第311章 堵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是他家未出阁的小姐,平时走的近也就罢了,怎么还住到他的府上去?

  傅柏游气势汹汹,可才只到国师府门口,就被早等在那儿的莫寒拦住了。

  “丞相大人,三小姐伤重,床都下不了,人也时醒时昏,所以国师大人才把她接到这儿来。等过几日,三小姐病情稳定了,国师大人一定、亲自把她送回相府,并向您赔礼认错。”

  傅柏游满腔怒火,连东方晞的面都没见着,就被泼灭下去了。

  难不成要把傅清歌强行带回去,看着她病死?

  傅柏游对自己摇头,死是肯定不能死的,不然他要怎么跟皇上交待?

  昨日自己入宫认错的画面,他还清晰的记得。

  当时皇上是怎么说来着?

  靖柏公主的死与傅清歌无关,是皇上听信谗言误会了她,才会让她受此冤屈和伤害。

  傅柏游当时以为自己耳朵坏了,要不然就是脑子坏了。

  在他面前的,是一人独大的皇权,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他怎么可能会认错?

  当时傅柏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腿软的像面条,跪在地上一会儿反醒自己脑子是不是有毛病,一会儿猜测皇上这么说,是不是要试探他?

  直到高公公走到他面前,说皇上已经走了,让他起来回府,傅柏游还觉得两脚好似踩到棉花里,不着实地的虚。

  在国师府里养着也好,不会出什么意外,就算出了意外也怪不到自己的头上来。

  这么一想,他立马就心安理得了。

  傅柏游弹了弹自己的衣裳,正正头冠,带上仆从顺着来路往回走。

  走出没多远,看到一辆马车,停到了国师府门口。

  先前把他们拦下来的,国师的随从,毫无留情地也把对方拦了下来。

  傅柏游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大家都一样,似乎就是合理的,可以接受的。

  莫寒在门口拦了一天的人,晚上回去时,两条腿都站成了棍,苦着脸跟东方晞抱怨:“主子,明儿能不能换个人去,我看莫冰也很闲的。”

  东方晞点头:“可以,你今夜就可以出国师府。”

  莫寒精神一提,连忙问:“主子,出府做什么,可是有新任务了?”

  东方晞:“出府就不用再跟着我,不用听我吩咐了。”

  莫寒:“……主子,我错了,我明儿一定早早就大门口等着,把所有要来找三小姐的人都挡回去。”

  东方晞看他一眼,转身走了。

  莫寒在他身后擦了一把脑门上的汗。

  以前的惩罚,都是蹲大门口,现在竟然是赶出府门,这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为啥主子只对他一个人苛刻?

  莫冰莫凌他们,明明都跟自己是一样的,为什么他们总是办一些高大上的事,而自己只能混大门口?

  莫寒百思不得其解,第二天却还是早早起来,在大门口等着。

  他们家国师冷淡成性,早就没人主动上门拜访了。

  但傅三小姐不一样,年轻的小姑娘,出远门刚回,又受了伤,最重要的是丞相的女儿。

  所以借着各种名目,来看望她的人不计其数。

  莫寒才刚在大门口站定,就来了一个漂亮的女子。

  她恭敬地递上名贴道:“我是京城花楼的花如烟,与傅三小姐是旧识,听说她病了,故而前来看望,烦请通报。”

  莫寒连名贴都没掀开:“三小姐重病在身,谁也不见,请回吧。”

  花如烟还想说什么,莫寒却已经转过身去,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在远处转角,看着这一幕的大头,犹豫着跟马车里的人回报:“爷,谁也不让进,我们还去吗?”

  “去,老师伤成这样,我怎么也得去看看。”

  白夜离把自己的披风系上,兜帽戴好,又拿着铜镜检查了一遍脸上的妆,掀开车帘跳下去。

  “大头跟我走,你们几个在这里等着。”

  将近十二岁的白夜离,单从个头上来说,已经是个大小伙子了,只不过脸上还带着稚气。

  他没走到门口,莫寒就认出他了。

  当然白夜离也认识他,毕竟在宫里时,这位国师的随从,与他这个皇帝的儿子,见面的机会还是有很多的。

  但他给自己乔装了一下,刻意不想让别人认出他。

  莫寒多善解人意啊,果然就没认出来,所以一点脸都没给他,直接堵了回去:“三小姐病重,不能见客。”

  白夜离:“我是她的学生。”

  莫寒:“什么生也不行。”

  “你……”

  大头有点看不过去,站上前来道:“你知道我们家爷是谁吗?”

  莫寒一副榆木疙瘩不开窍的样子:“不是说了是三小姐的学生吗?那你们就应该知道,病重的人应该多休息,都照你这样,见完这个见那个,不是让她的病情更加重了吗?”

  白夜离:“……”

  好像有点道理。

  可他将近一年都没见老师了,在宫里又不能太放肆,好不容易等到她出来,又是这种情况。

  白夜离也很为难的。

  莫寒就梗着脖子,眼睛看天。

  但实际上,眼角余光却有意无意地瞥着白夜离。

  到底是皇子,要真端起架子,梗进国师府,他是拦不住的。

  也不知道他家主子是怎么想的,万一白夜离真的进去,他是会乐意接待,还是罚自己晚上蹲大门口?

  估计后者的可能性会大一些。

  除了傅三小姐,莫寒还没见过他家主子乐意接待过谁。

  所以,他又把脸仰的高一点,连一点余光也不给白夜离,更不会认出他是谁。

  希望他能知趣而退,不让自己为难。

  白夜离在门口犹豫一阵子,正纠结着是不是自报家门,就看到一顶小轿也往这边赶来了。

  人多的话,自报家门也不太好。

  算了,还是再等些时日吧。

  他转身往自己的马车走,与小轿擦身而过时,透过风吹起的轿帘,看到里面坐着的是一名女子。

  女子长相一般,但是眼神很特别,里面带着狠毒的恶意。

  白夜离的脚顿了一下,悄声跟大头说:“你等会儿再走,看看这女子是谁?”

  大头领命,跟着轿子又回去了。

  白夜离在马车里等了一盏茶的工夫,大头回来禀报:“是傅三小姐的朋友,说是旧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