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马匹从南到北,一路挟裹着寒意。

  到建安城外时,已近黄昏。

  杨涣想,总算赶着关城前到了,不然还得在外住一宿。

  然后她一抬头,就看到城门口处有两个小小的点。

  随着越来越靠近,两个人的身形也显露出来。

  杨涣又想,这两个人莫不是傻的,天寒地冻,又快黑了,站在城门外风口处做什么?就算是等人,城门里头不是一样吗?至少里面的风小一些。

  再近一点,就发现那两个身影有些熟悉。

  她心里“咯登”了一下。

  等我的?

  看着有点像国师和莫寒。

  嘿,还真是他!!!

  马蹄在东方晞面前停下来,杨涣翻身下来,笑眯眯地道:“你们两个怎么在这儿?”

  东方晞已经迎过来,手自然地拉住她的手:“一路可好?”

  “好,没什么事。”

  “手这么凉,都冻成冰了。”他又说,把她的手往自己的锦袍里揣了揣。

  莫寒已经把马匹接了过去,在后面补话:“主子,赶紧进城吧,马车里暖和。”

  杨涣是悄悄出建安城的,她走的这段时间,外间说法是大伤未愈。

  所以回去的时候,也要悄悄的。

  东方晞牵着她往城里走,眼睛一直没离开她的脸。

  “瘦了不少,是不是在路上都没好好吃饭?”他问。

  杨涣不在意地道:“哪有不吃饭,不吃早饿死了,建安怎样,我们走后没什么大事吧?”

  东方晞:“没有,这里有什么大事。”

  杨涣点头:“也对,有国师在,就算有事也都处理了。”

  东方晞看她的眼神里就多了一抹笑意:“你倒是对我有信心。”

  “那是自然,国师大人是随便叫的吗?没两把刷子,皇上也不会信你。”

  东方晞:“你以前可不是这么想的。”

  杨涣的眉尖立刻挑了起来:“怎么?要跟我算旧帐呀?”

  “不敢,我只是想,如果之前你有同样的想法,怕是现在我们都成婚了……”

  “美的吧你,还成婚,头昏还差不多。”

  杨涣翻他一眼,随即又笑了起来。

  待两人入了城门,坐进马车里,才开始说这次的江南之行。

  “还算顺利,有何家帮忙,再有花如烟的力量,没费什么劲就把人找到了。”

  说到这里,杨涣的眉头微微皱了一点:“花如烟比我想的还要厉害,竟然能把人铺到江南去。”

  东方晞对此一点也不意外:“碧落国的边界本来就靠近江南,当年大宛把他们的国灭了,并入自己的领土。

  可他灭的不过是皇族而已。

  这些年碧落国的百姓,与江南来往甚密,这里有她的人并不意外。”

  杨涣看着他问:“这些皇上知道吗?”

  东方晞:“他要知道,花如烟还能活到现在吗?”

  也对,依着白晨的性子,明知道他们有异心,还有这么大的势利,怕是早就下手灭了。

  他是连自己亲兄弟都要逼反,灭杀的人,对别人怎么会轻饶?

  一提起白晨,杨涣的心情就不怎么美妙。

  她绕开话题说:“人我带回来了,暂时先放在西凉山,你跟上面说好后,再让他们入京吧。”

  东方晞见她神思低落,声音跟着也柔了下来:“已经说了,明日让皇上安排人去接就行了。”

  大将回京,还是受过委屈之后回京,皇家给点面子还是应当的。

  虽然这种东西很虚,但却很有用。

  这事东方晞一早就跟白晨说过,他也同意。

  几人回到国师府,花如烟直接告别离去。

  杨涣也没留她,只道会再去花楼见她,便随东方晞一道进门。

  莫冰见他们进门就跟了过来,但是看到自家主子一直跟三小姐说话,就默默跟在身后,并未出声打扰。

  直到东方晞开始出来传晚饭,他才凑上去说:“主子,皇上病了,还派人来请您入宫呢。”

  东方晞眼皮都没抬一下:“什么病?”

  莫冰道:“说是气血攻心,气的。”

  他便点点头:“那没气就好了,我明日再去。”

  莫冰:“……”

  晚饭是按着杨涣口味做的,各种美食,一样接一样的端上来。

  吃饭喝足,丫头们把洗澡水都烧热,放进了她的房间里。

  东方晞亲自把她送过去说:“一路劳顿,回来就好好休息,剩下的事交给我来做。”

  杨涣笑道:“好,那就麻烦国师了。”

  她的澡没洗完,白云和红叶已经在外间等候,手里捧着她要换的衣物。

  一路确实辛苦,泡个热水澡后,困意便袭上头。

  所以这一夜,并无多话。

  第二天一早,东方晞进宫之前,先来看杨涣。

  她已经醒了,正披着衣服坐床沿上,跟两个丫头说话。

  不知说了什么高兴的事,笑的双颊染红,眉眼弯弯。

  东方晞进去,顺便把门掩了掩说:“外面都是冷风,怎么连门也不关?”

  杨涣的声音清朗:“嗳嗳嗳,你也别关,这屋里放的炉子太多,热的不行,我刚叫她们把门打开,散散热气。”

  东方晞道:“开一点窗就行。”

  “不行,太热了,你还当我是去年呀!”

  话虽这么说,也没强行再去开门,只看着东方晞问:“你今日不是要入宫,怎么还不走。”

  四更天就早朝了,他现在已经晚了,竟然还没出门。

  东方晞的话跟着就来:“我不用早朝,什么时候去都可。”

  白云红叶看到他来,就笑着退了出去。

  东方晞等她们出去后,才坐到杨涣身边,看着她问:“昨晚睡的可还好?”

  “好,还是家里的床榻舒服,在外面住再好的客栈也不行。”

  这个“家”字,让东方晞的心里跟着暖了一下,看着她的目光软的像一碗温水。

  杨涣被他看的不自在,催着他入宫。

  他起身:“好,你吃些东西,别四处跑,我很快就回来了。”

  杨涣坐在床沿上看着他笑:“我能往哪里跑,现在不是还病着吗?”

  “对呀,还病着。”他也笑起来,靠近了,帮她把衣领拢拢,“不过,应该快好了,再不好起来,我招牌都要砸了。”

  杨涣顺脚在他的小腿上踢了一下:“你是国师,又不是神医,治不好病很正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