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7章 谁要娶本新娘回去

我的书架

第7章 谁要娶本新娘回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老朽看他们个个腰佩长剑,应都是习武之人,他们都被吓成这样,我看各位……”老板看了看周遭的人,继续说道:“各位,今日的茶钱老朽就不收了,也奉劝各位小心些,天黑之前尽快离开这里为好,老朽我也今日准备搬离这里到他处去了。”老板躬身作揖,表示歉意。

“哼”长胡子大汉再起身,猛拍把桌子,指着老板,张口便骂,“老怂包,老子今儿就偏不信这世上鬼还能骇死个人不成,等老子上山去定然把那女鬼给你们捉下来瞧瞧。”

老板看着劝人不成,还被人恶骂,干瘪的嘴张了张,不再言语,转身回了内屋。

丁零心中暗暗吐槽这群人愚不可及,想的出神之时,只觉有一手轻覆上了自己肩头。

“姑娘这大热天的是要赶路去哪里,如不嫌弃可到本少爷家中避避暑气再走不迟,到时如若姑娘不愿走了,要留下亦好,想我家中良田百亩,家财万贯,定也会随了姑娘的荣华富贵的命,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丁零听后大笑,却不想笑岔了气,偏偏咳不出来又咬了舌头,痛的龇牙咧嘴。

“姑娘你这是怎么了?需要帮忙吗?”那公子倒也热心,提着茶壶边倒茶边急切的问着,空余的一手还不忘占点便宜,顺势摸上丁零的后背。

丁零弯着腰,挥了挥手,费了好大的气力,终是呼了口气出来。一口血吐在地上,起身接过公子递过的茶碗正要喝下去,却瞧见那公子原本色眯眯的眸子正直愣愣的瞧着自己,便笑问道:“公子,你这是怎么了?”

“你你……”

这话不问还好,一问,那公子竟然哆嗦起来,唇齿打着颤结结巴巴,一时居然讲不出话来。

丁零嘲讽着,问道:“难不成是要叫声少爷,你才肯说话?”

“鬼……鬼新娘……”

“鬼新娘?我吗?”丁零指着自己再问,双唇轻启,笑容可亲,只是血牙初露,那公子却早已是吓丢了魂儿,摔了手中的茶壶,惨白着脸直直向后退去。

“你刚才的话,可是要娶我进门儿的意思?”丁零拽着即将要撒脚丫子逃跑的公子继续追问。

“不不……没……”公子哀嚎着,吓得眼泪鼻涕直流。

“夫君,这是要后悔了吗?”

一声娇柔的夫君出口,那公子本就奔溃的神经,再也经不起任何的刺激,脑袋一歪,人便直接昏死了过去。

众人在惊叫声中回神,却看到,一身红衣、唇齿血红、笑容诡异的女子娇笑着俯身,那手正直指年轻公子心脏部位的画面。顿时心神大乱,满脑子都是新娘诈尸、手挖活人心吃的情境,纷纷嚎叫着作鸟兽状四散奔去。

丁零顿觉无聊,无奈的耸耸肩,一松手那公子便直直的摔在了地上。

而那刚刚还大呼小叫着要去捉女鬼的长胡子虽手举大刀,却是哆哆嗦嗦的尿湿了衣裤。

丁零走近,问:“刚刚可是你要捉本新娘回去的?”

“我……”长胡子正要说点什么,猛地一头栽了下去,眼珠上翻,嘴角尽是白沫。

丁零原以为他能留下来没跑,就算是尿了裤子,终归还是有点胆量的,不想却只是被吓得痉挛,跑不动罢了。

“真是不经吓。”丁零拿过茶碗漱口,眼角却不由瞟向茶棚最角落里一直静坐着的一白衣少年。

这少年身形修长,白袍玉冠,干净的一若那池中的白莲,一尘不染,亦孤冷清寂。

丁零肆无忌惮的犯着花痴,直勾勾的瞧着这谪仙般的人物,也打心眼里觉得紧系在白衣少年腰带上的那个红色香囊,用料粗劣,针脚参差,实在是个蹩脚的物件,与其形象极其不相符。

“你为何不走?难道不怕我会吃了你吗?”丁零踱步到少年身旁,好奇的问道。

然,那少年却没有回应,起身付了茶钱在桌上,径自牵马离去。

“长得好就可以这样没礼貌吗?真是的。”丁零望着那渐行渐远的身影轻怨着,端起手中的茶碗一饮而尽。

生气甩茶碗在桌上的手却不经意碰到了少年留下的茶钱,脑海里不觉回荡起了少年那双清冷的眸子。

丁零见过无数双眼睛,却从未曾见过这样眼睛,薄凉清冷,冷他人亦凉自己。

“他到底是谁?他是生来就这样?还是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丁零猜测着,冥思苦想着。

殊不知这少年便是名动天下的名剑山庄少庄主秦皓月,名剑山庄素以侠义闻名,而这少庄主秦皓月之名却以剑术为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