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9章 煮熟的鸭子要飞了

我的书架

第9章 煮熟的鸭子要飞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红披风将军大惊,问道:“你是谁?”

“你是在问我吗?”丁零笑着反问。

“你到底是男是女?”红披风将军问出这话时,像是随了所有人的疑惑,一众人都紧紧的盯着丁零,等待着答案。

丁零没有往前走,稍稍一跃,便坐在了倾倒在路旁的大树桠上,回道:“我是你姑奶奶。”

那红披风将军骤然大怒,吼道:“你到底是谁?”

丁零虽依旧一副嬉笑模样,只是那眸中的冷漠却变得极其骇人,“你说你姑奶奶应该是男是女?或者是说你根本就不知道自个的姑奶奶是男是女。”

“找死。”红披风将军再次被激怒,取箭,上弓,杀气骤浓。

丁零轻笑,看着飞驰而来的利箭,潇洒的抬手,一声枪响,一声惨叫,箭擦身而过,持弓的人却狼狈掉下了战马。

丁零看了看手中枪,甚是满意,“沙漠之鹰,0.357口径,效果不错吧!”

红披风将军捂着伤口,一把推开正要过来帮衬的随从,起身,咬牙切齿再问:“你到底是谁?”

“这个问题不是已经讨论过了吗,我——是你——姑奶奶,你说你姑奶奶是谁啊,真是的……”

红披风将军怒然下令,一小队士兵举着长枪迅速上前,呈圆弧状,迅速逼近。

“怎么这么少?”丁零甜笑着,明澈的眸中杀意骤起,恶魔般举手抬枪,一连击伤七人。

毕竟是久战沙场之人,红披风将军脸上掠过一阵惊讶,瞬间便又恢复了平静,冷然挥手,另一拨人踏尸而上。

“好啊好啊,最好是一次性全上来才过瘾呢?”丁零笑着,却不知道这笑让多少人顿感心惊肉跳,如面死神。

这次是十个,红披风将军看着都快躺成人墙的士兵,听着此起彼伏的哀嚎声,心里开始发毛,“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M134型速射机枪格林,7.62毫米弹药速射机枪,感觉挺好,怎么?你不会是害怕了吧?”丁零抬手轻抚着发热的枪膛,再次把枪口对准了那红披风将军。

“你到底是谁,跟他们是什么关系?”此时的红披风将军望着那黑漆漆的枪口,心中不由颤栗。

“我,是,你姑奶奶,至于他们,怎么可能有什么关系?”丁零一字一顿的说着,回眸看了一眼墨子非,很快撇清了关系。

“疯子,简直是个疯子,我们走。”那将军虽不甘心到手的肥肉就这么被夺走,但是也只得指挥死伤多半的士兵离开,却没有看到丁零目光里乍现的寒光。

“想走,没那么容易。”丁零漠然抬枪准备射击。

那将军的走字还没落音,丁零的子弹便已穿过他的肩甲刺入了他的肺腑。

“射出来的不管是箭还是子弹,总是要还回去的。”看着摔下马,被随从拖着快速逃跑的将军及早已溃不成军的队伍,丁零淡然道,眸中的杀气渐褪。

人都撤走了,丁零却瘫坐在地,想起那日满身鲜血的李文,心里一阵难过,泪终是涌上了眼眶落了下来。

即使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生死,即使已经早有永别的心理准备,丁零还是要死的心痛,痛到哭不出来,痛到无法呼吸。

青衫男子上前致谢,丁零未抬眸,摆了摆手,道:“我只是想替死去的李哥讨债罢了,与你无关。”

青衫男子局促,回眸望向墨子非,只听得冷冷的,不带一丝温度的话语“七弟,我们走。”

“五哥,这位姑娘她……”

“你觉得她需要你来护吗?你能护的了吗?”

青衫男子看着丁零手里的黑色物件,想起之前的血腥画面,打消了刚刚的想法,俯身查看墨子非的伤势。

“五哥,你的伤很重……”

墨子非依旧是一个“走”字,接过青衫男子手中的长剑,一手捂胸,一手以剑撑地起身。

丁零漠然站在原地,看着眼前两人相互扶持着离去。

跳上马车,抬手正欲扬鞭,却见那青衫男子回头,轻念了一句,“姑娘虽身怀利器,但,凡事还是小心些好。”

丁零看着青衫男子眉宇间的忧虑,蓦然察觉,这份情绪竟那般的似曾相识。

往事恰如滴入清泉中的一滴水墨,在她的脑海里慢慢氤氲开来。

犹记得,年少时初见李文,他人像是一颗白杨树,清瘦笔直,伸出一双满是茧子的手,涩涩的说道:“你好,我叫李文,有事找我就好。”话语虽少,却字字暖心。

犹记得,每次出任务,他总会叮嘱一句,“丁零,万事小心为好。”那眉宇间的担忧与思虑,清晰一如刀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