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22章 他居然笑了

我的书架

第22章 他居然笑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果真,那姜健被质问哑口无言了。

姜健像是下了极大决心,这才抬头问道:“姑娘,之前是本将军惹怒了你,姑娘你快人快语,就直说,要本将军如何做,姑娘才肯进军营去见贤王。”

“好啊,既然姜右将军都直说了,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姑娘直说便是。”

“姜老右将军你来求我试试,或许我能跟你回去。”

丁零笑的轻巧,姜健听后却气的直哆嗦,“你”了半天,怒然一声重“哼”,走了。

丁零到倒也懒得理睬,钻回马车,继续优哉游哉哼歌去了。

大帐内,姜健拱手道:“禀贤王殿下,末将无能,不能请回丁零姑娘,请责罚。”

墨子非依旧一脸冷漠,问道“右将军,你可问过她为何不愿回来?”

“这……”姜健无语,面露难色,试想谁会笨到把他为难丁零的那些事都抖露出来。

站在一旁的墨子瑞正欲起身,却被墨子非喝住,无奈只的再次坐回座位。

“右将军既然不知道原因,那就再去问,直到给本王问明白了,再回来。右将军可明白了?”

“末将明白。”姜健无奈,只的退下,再次出帐。心中不禁琢磨,今日这贤王殿下是怎么了?为何会这般待自己。

而当丁零再次看都姜健时,心中也同样在思索,这墨子非是不是在故意给姜健小鞋穿整姜健呀,如若不是,难不成是自个真的对于墨子非来说很重要。

这次,姜健也聪明了许多,等到丁零刚探出头来,便拱手,说道:“丁零姑娘,之前是姜健唐突,失礼于姑娘,这便给姑娘道歉了,还请姑娘海涵。”

丁零略觉意外,姜健这一死要面子的半百老将军人,竟然会诚心给她一黄毛丫头道歉?

想到这里,丁零的眼角扫过那满是茧子的双手,这才发现,这双手十指紧握,关节分明,只是这肤色却泛着青白,由此可见,这老将军此时心中的煎熬与愤懑。

丁零下车,收起手里的马鞭,吐掉嘴边的狗尾巴草,也学着躬身拱手回礼。

“姜老右将军,言重了,小女乃一野丫头,您这礼,怕事要折煞小女了。”

那姜健却依旧没有起身的意思,继续说道:“既然姑娘这般说,那便是原谅了。”

“姜老右将军这话,可就讲错了。”

“姑娘这是何意?”

“姜老右将军的道歉我接受,至于原谅,还请恕小女心胸狭窄,没法接受。”

“既是这样,那姜健也不强求了,只是贤王殿下此时还在大帐内等候姑娘,还请姑娘随我进帐面见贤王殿下吧!”

“这倒不必了?”

“姑娘你……”那姜健听到这里,硬生生的憋了许久的火气,再次冲破脑门,正待爆发,却被丁零夺过了话。

“烦请姜老右将军给贤王殿下带句话,就说他的心意,我已心领,至于如何答谢,我更乐意听他亲自说声谢谢。”

听着丁零的回话,姜健气不打一处来,一手指着丁零,气的讲不出话来,“你……痴人说梦,愚蠢至极,愚蠢至极。”

“右将军就当我是作死吧!”

“不可理喻。”

看着甩袍子离去的姜健,丁零满肚子怨气竟然不知何时已经消退了。

“我就是想让他给个好脸嘛,这有错吗?”丁零说到这里,眼前突冒出墨子非板着的冷脸,顿觉后背一阵凉意,“算了算了,还是不用他说谢谢了,不用了。”

把马儿的缰绳递给身边的石杵子壮汉,“你给我看好车啊,要是丢了,我让你们将军砍了你的脑袋。”

那石杵子倒也没他的长相这么傻,接过缰绳,便牵马朝着营帐后的马厩走去。

大帐内,墨子非听着来人的脚步声,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丁零姑娘还是不愿回来。”

姜健的话刚出完,墨子瑞也顾不得腿上的伤疼,呼的站了起来,问道:“不愿回来?为何?”

“这……”

“莫不是右将军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墨子瑞深知这右将军姜健的脾气,猜测丁零不愿跟着回来,其中定然有什么缘由。、

“丁零姑娘让末将带话给殿下,说殿下的心意她已心领,只是……”姜健抬头,看了一眼墨子非的脸色,欲言又止。

墨子非依旧不曾言语,紧追不舍逼问的依旧是墨子瑞,“只是什么?”

“她说,至于如何答谢,她更希望殿下能亲自说声谢谢。”

姜健的话说完了,墨子瑞一脸愕然,丁零希望五哥能跟她说声谢谢?确实,墨子瑞是有些捉摸不透她的想法。

按理说,此刻最正常的莫过于求财或是要官,作为女子,求财是首选。

只是这丁零姑娘,为何只要五哥的一声谢谢。

而熟识五哥的人又有谁不知,想得他的一句感谢,实实要比求财、求官,更是难上加难。

当然同样不解的当然不仅仅是墨子瑞,就连墨子非也有些疑惑。

如若说他是预先就知道姜健一请丁零,会空手而回,他定然也会有所察觉姜健二请丁零,亦可能是同一结果。只是这丁零提出的答谢方式,确实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

正在众人心中默默大笑,这女子不知轻重,没有自知之明市,一直清冷安静的墨子非开了口。

“既然来了,为何不进?”

听着墨子非的话,众人更加诧异起来,齐齐转头,看向大帐门口,暗自猜测着来人是谁。

殊不知,此刻站在帐外的正是丁零,且心中无限自责与悔恨。自责自己为何跑的太慢,没来得及阻止姜健;悔恨自己脑门一热,竟然说了实话。

听到墨子非的喊话,她的心脏险些被惊得停滞,一拍脑门,一跺脚,掀起门帘,走了进去。

站在大帐中央,丁零浅笑着,挥手向各位将军打招呼,问好。

众将士却因着贤王的漠然,面对丁零的热情招呼,忽视其人一若空气飘过,个个保持着原有的严肃,无一人做出回应。

而墨子非呢,直到听到丁零那清爽的话语的这一刻,心中的猜测的脚步才消停了下来。

是呀,任墨子非再睿智无双,也不会想到姜健之后,追随而来的竟让会是丁零。

其实就在丁零在帐外徘徊时,他已听出了她的脚步声,只是他的心思依旧摇摆不定。

即使墨子非心中有那么一刻是真心希望门外之人是丁零来了,但是更多的理性却告诉了他,来人定然不会是丁零。

丁零站在大帐中央,环顾四周,面对如此冷场,尴尬之余,只能看向墨子瑞,抛眼色,猛求助。

墨子瑞接到信号,悄声提醒墨子非道:“五哥,丁零姑娘来了。”

不想,墨子非只是“嗯”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而这是何意,估计也只有墨子非本人才清楚明了。

或许这亦是墨子非的过人之处。他让姜健二请丁零,既在暗示众将士:这个女子在他面前自是与众不同的,又给了丁零合适机会,扬眉吐气整姜健。

而他此时的默不作声,又无时无刻不在向众人,包括丁零,宣示着、告诫着,任谁,即使再与众不同,在他面前仍旧需要保持着该有敬畏与分寸。

然而毫不知情贤王之心,向来一向嘴巴伶俐的丁零顿觉哑然,尴尬之情的无法言表。

心中不由琢磨起,墨子非这家伙该不是故意的吧,开始懊恼自己为何要进来找罪受,不是有话说,不作死就不会死嘛,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