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23章 睡仙附体吗?

我的书架

第23章 睡仙附体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时,墨子瑞摆手示意丁零,“丁零姑娘,先来这里吧!”

看到墨子瑞的召唤,丁零不做任何思考,立马屁颠屁颠了跑了过去,站在了墨子瑞身后。

议事继续,墨子非依旧言语凛冽,运筹帷幄,仿若没有发生丁零“冒泡”事件一般,正常的再不能正常了。

众将士也摸不着头脑,弄不清楚,他们的贤王殿下对这女子到底是宠?还是厌?明明几次三番让姜健去请,明明又晾在一旁不管不顾,任由其尴尬尴尬。这要猜得透贤王的心思,也太难了吧?

也不知过了多久,丁零半靠在木柱上哈欠连连,险些迷糊着睡过去。

伸了伸腰,决定自个还是找个地方窝会儿比较实在,趁四下无人注意,便在帐内随意溜达着,寻找着合适的落脚之地。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了,议事总算是要结束了。

“这一战已经是迫在眉睫了,各位务必按计划办事,各司其职,不得有误,如若明了,各位将军便退下吧!”墨子非挥挥手示意众将士告退,转身看到一身倦意的墨子瑞,说道:“七弟,你也早些去休息吧!”

“五哥,我有些担心你的伤……”看着揉着太阳穴一脸疲惫的墨子非,墨子瑞很是担忧。

而墨子非像是没听见,转而问:“她呢?”

墨子瑞这才察觉,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丁零,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正要出帐去寻人,却被墨子非喝止,“不用了,她自有分寸,你还是下去好好休息吧!”

墨子瑞片刻迟疑后,回身道:“也行,那我先扶五哥进去后帐休息吧。”

墨子瑞扶着墨子非走进后帐,这才发现已经在床榻上睡着的丁零。惊讶道:“咦,那不是丁零姑娘吗?”

“她睡了?”

“嗯,这几天,她为了我们没少吃苦,估计是累坏了。”

墨子非挥手示意墨子瑞别去惊扰丁零,扶他到前帐休息。

“七弟,你的伤好些了吗?”

“五哥,我好多了,你无需担心。只是这丁零姑娘她……要不五哥你就去我帐内休息吧!”

墨子非轻摆了摆手,“七弟,你回帐去吧!”

“五哥——”

“去吧!”

见墨子非态度坚决,墨子瑞只得作罢,为他收拾好一切便出了营帐。

夜色恬静,星辰闪耀,帐外除了巡逻兵来回的踱步声,万物都已归寂。

而墨子非有些失眠,不能很好的入睡,索性起身,坐到桌前,正欲取本书看看,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双眸上还蒙着纱布,叹口气,扶桌站起,走向了后帐。

他的脸依旧是憔悴而苍白的,只是棱角分明的五官却带着月光般朦胧迷蒙的温柔。

要到床边的时候,他的脚下突然像是踩到了某样柔软的东西,俯身拽了拽,才知晓原是一床被褥。

猛然间,他的脑海里显现出了一女子极其不雅的睡姿,歪着脑袋,大字朝天,一脚穿着鞋子,而另一只却早已经不知跑去了哪里。

他笑,笑间的绕指柔似乎要融化掉世间的所有邪恶与酷寒。他又笑了,自从遇到这个奇怪的女子,他的心似乎真的温软了许多。

抱起丝被,轻迈着步子,像是踩在云端的谪仙,走近,俯身,为丁零掩好被角。

只是他的手还没有离去,丁零便呓语着翻身,被子再次落地。

伴随着那叮咚一声闷响,墨子非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砸到了脚,伸手一摸,原是一直靴子。

虽然样子有几分奇怪,他依然可以肯定,这定是丁零的鞋子。

然而,墨子非不知道,刚才他脑海里出现的画面,与此时丁零的睡相是何其的相似。

他笑,依旧为她再次遮被。

让墨子非的诧异的是丁零竟会睡的这般深沉而安稳,这本不该是她应有的态度。

通过几天的相处,墨子非可以深刻感受到,丁零笑脸下的层层戒备与警觉,为何这次丁零竟然会察觉不到自己的到来和举动。

如若自己是敌人,那丁零的后果便只有死路一条,到底是什么让丁零放下了所有的防护与戒备?

墨子非思索着,他甚至是有些为她担忧,但同时,内心却不禁隐隐的波动起些许开怀。

或许,她只是觉得他值得信任呢。

而在军营外,一路从新娘诈尸现场尾随而来的中年男子,守了半夜,却探得丁零已在贤王殿下的军帐内一直未出来,思索片刻,只身离去。

却不知,他之后仍有人在暗中查看。

来者两人,身形修长,黑衣劲装,却未曾蒙面,原是尉迟安邺及其属下追影。

追影道:“主上,黑鹰密信。”

尉迟安邺回眸,饶有兴趣的问道:“信上怎么说?”

“会主上,信上说,那日郑荣本已是胜券在握,定能擒了墨子非,不想半路杀出了一女子,杀了郑荣不会说,还救走墨子非与墨子瑞,而那女子便是她,也就是从那时起,她才跟随在了墨子非左右,至于两者之间的关系,并未详说,依今日傍晚的情形,此女在墨子非心中还是有一定分量的。”

“还好他是被救走了,不然这刚刚开盘的棋子,还有谁能下得了。”尉迟安邺笑,笑容里竟然有些欣慰与快意。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墨子瑞来到墨子非的帐中,墨子非坐着,听着李将军汇报军中作战准备、进度以及一些敌国情报。

墨子瑞倒是也不客气,进帐,径自走向后帐,只是走了一半却又不好意思的折了回来。作为男子只身闯入女子的的闺房是于理于理都是不合的,虽然这也不能算是闺房,但毕竟此刻此地是丁零休憩的地方。

墨子瑞歉意的笑笑,而后坐到一边,悠闲地喝起了茶,直到等李将军离去,才迫不及待的问起丁零的情况。

“五哥,丁零姑娘呢?”

“你觉得她在做什么?”

“五哥你什么时候也学会打哑谜了,我今儿一整天也没见到她,怎么会知道她在做什么?”墨子瑞瞧着墨子非微微上扬的唇角,心中诧异着。

“她?你今天没见到她,我也没有。”不知为何,墨子非此时的心情格外的好,居然难得的说了这么多。

“什么?她不是一直在你这里吗?”墨子瑞细细琢磨着。这丁零到底是去了哪里,怎么会连五哥都不知晓,却听得墨子非轻轻淡淡的回了一句“她在。”

“那……她,她不会是还在睡觉吧?”

“嗯,很奇怪吗?”

墨子瑞确实觉得很奇怪,从回营到现在都这么久了,这丁零还没睡醒。

而墨子非明明一副高冷寡言、波澜不惊的神情,却总会在不经意间有笑容起起落落,总会在漫不经心里碎碎念念,他能不奇怪吗?

“七弟,回去好好休息,等你养好伤再来担心别人,至于丁零,她丢不了。”

墨子瑞还想再问,话还未出口,就被墨子非挥手止住了。

正要离去,突然又想起了那日戍城的事情,便说道:“对了,五哥,那天我们离开戍城后,据说守城将士杀掉了那些个跪地求饶的兵士,而被丁零姑娘伤了的人倒是安然无恙,没有受到任何处罚。”

墨子非轻“嗯”一声,继续品着茶,没有半点惊讶的情绪浮起。

“五哥,你是不是在那天就已经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

墨子非点头,算是对墨子瑞的回答。

“为什么?”

这次墨子非没有直接回答墨子瑞的疑问,而是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你会对战场上盲目下判断的逃兵手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