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31章 夜莺与战狼

我的书架

第31章 夜莺与战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胡扯。各国必定会笑话我殷朝无人……”

“笑话?那就打赢他们,我看他们谁还能笑的出来。”

“你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玩泥巴呢,随随便便打一场就能赢了,简直是幼稚、无知。”

“姜老右将军多虑了,我丁零下了决定的事情,必然是会做到的。”

姜健手指着丁零,一时气的有些讲不出话来“你——”

“要不,姜老右将军与我赌一把。如若胜了,你便与我道歉,承认自己是一老顽固。如若见我拖了后腿,那我丁零任你处置,绝无二话。可好?”

姜健依旧不同意,暴怒着,指着丁零定然会祸害旁人。甚至筹谋好了计划,明儿一出战,便会叫人把其绑了,软禁与大帐。

不知何时墨子非已负手于身后,轻哼一声,引得众人回首,见是贤王到来,众人纷纷行礼。

却听到墨子非问道:“姜将军为何不答应?”

姜健躬身行礼,道“回贤王殿下,末将认为女子绝不该上战场,所以不赌,还请贤王殿下应允。”

墨子非道:“本王觉得姜右将军大可以一赌。”

姜健不曾想到墨子非会如何回答,愣在了当场,一时不知该如何答话。

见对方没有回话,墨子非又道:“姜右将军这是不同意?”

姜健抬首,看了看一脸漠然的墨子非,无奈道:“末将同意。”

“那好,本王就静等两位的赌局胜负了。”

“是。”

听得姜健的回话,墨子非转身离去,只剩的这两人,一人呆若木鸡,一人开怀偷笑。

任人都能看的出,这墨子非是故意帮着姜健,而任谁也不知晓,这一帮,实则是为给丁零名正言顺、堂而皇之参战的借口。

任人都能看的出,这墨子非是铁了心等着赌局,而任谁也不会知晓,这墨子非心中已是万分明了。

大帐内。

“七弟,她现在在做什么?”墨子非人坐在帐内,心却早已经走在了丁零的身旁,他好奇,几乎是无时无刻不在打探着丁零的一举一动。

“丁零姑娘好像是准备去做战前动员。”

“哦?战前动员?倒是有意思的很。”墨子非饶有兴趣的问。

“五哥,你要去看看吗?”墨子瑞天天向墨子非一字不漏的汇报着丁零的动态,今天,他决定动员墨子非自己去查看。

对于墨子瑞的提议,墨子非没有说话,像是沉思着什么。

脑海里却出现,那天丁零警告他要乖乖听话,不许离开营帐的情景。

“五哥,你到底是去不去?”墨子瑞催促着问。

墨子非略略迟疑,说道:“好吧!”

“她应该在营前不远处那一片空地上,我们走吧!”

墨子非和墨子瑞去的时候,丁零正在用危人耸听的话语描述着战争的千钧一发的险情,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走近。

暗夜里,火把随风跳跃,那被拉长的黑色身影跳跃着,像是一条被拽住了尾巴的黑龙。

墨子瑞问:“五哥,我们要过去吗?”

墨子非没有说话,摆摆手,示意墨子瑞不要讲话。

战前动员会要开始了,只见起身,站在了人群中央,环视众兵士,浅笑着,说道:“各位,今天,我们唯一需要做的的事情便是为明天的战事做好万全准备。第一,现武器已经分发到各位手里,还请各位务必小心收好,莫要还没等到明天去炸别人,今晚倒先把自个先毁了。”

这神秘武器的威力,大伙也算已见识过了,听丁零的嘱托,却还是不由的低头,看了看脚下的小铁菠萝。

“第二,请各位务必记清楚自己的任务。李健你们六个负责炸毁岳城城门,朱玉你们十三个负责往城墙内投弹,主要是掩护李健他们冲向城门以及后续进攻的将士,知道了吗?”

“是”各兵士齐声回答。

“第三,请各位务必保护好自己。作为一名军中男儿,上战场捍卫国家安危,博取功名荣誉,乃是正途,好男儿本就该志在四方,同仇敌忾,奋勇杀敌,但是请各位视死如归成英雄的同时,切记不要蛮干,务必竭尽全力减少无所谓的牺牲与伤亡。明白了没有?”

众人同声回答:“明白。”

丁零继续道:“你们配备的手雷壳体内则装有1600颗钢珠,它的致命杀伤半径均为6米,致伤杀伤半径为30米,破片最远可达230米,该手雷爆炸后,将产生1600高速飞行的弹珠,被击中者会变成筛子。

所以各位一定要小心保管和使用,一旦投出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逃离,掌握好安全时间,护头趴下。如有特殊情况,请寻找庇护物或是低洼处,务必护住自己的脑袋,切记不要站着,切记。”

“是。”

“要知道你每时每刻都在和阎罗王赛跑,只要是你慢上一丁点,疏忽上一丝,迎接你的都将是死亡。当然我相信你们都是最优秀的战士,也相信你们都很珍惜自己和与我们并肩作战、生死与共战友。对吗?”

“对。”

“各位,可还有什么问题要问?”

“没有。”

“那好,请各位回去好好休息,吃好,睡好,养足精神,明天我们一起杀他个人仰马翻。”

“好”

“我会备好酒菜等着大家凯旋而归,到时把酒言欢、不醉不归。”

众人各自行礼,纷纷散去。

只有丁零直直的躺倒在了草地上,望着漫天的星辰,傻笑着。

她想起了她的搭档李文,每次出任务前,他俩也总喜欢把所有可能遇到的最危险的情况,当做玩笑讲出来,互相揶揄,亦互相提醒。

而现在呢,偌大的天地,仅剩下了她一人,在说,在笑,在重复,再也没有人与她一起把玩明天会存在的一切可能。

“李哥,你在那里过的好吗?是否找到新的伙伴……我想你了怎么办?”丁零呢喃着,夜风清凉如水,思念如潮汹涌而起。

丁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了,并没有发觉,不远处站着的墨子非,轻笑着,表情里满是欣赏和肯定。

墨子瑞不解,问道:“五哥,有她这样鼓舞士气的吗?兵士们还没上战场都快被她吓死了。”

墨子非却不以为然,反倒赞赏有加,“倒真是特别的很。”

“昨天刘吉被炸掉了一条腿,现在还昏迷不醒呢?本来已经够心惊肉跳的了,还那么动员其他人,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交代下去,好好善后。”

“明白。”

“如若没有刘吉的教训,明天的损失便不止是他们那一小队,也许伤亡会波及到全军。”

“哦。”

夜风习习,墨子非负手于风中,面向着丁零所在的方向,良久都不曾言语。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是呀,古来征战几人回。

入夜了,丁零有些睡不着,辗转多次,干脆起身,坐在在灯下,抽出随身携带的笔,胡乱的画着。

突想起泰戈尔的《我的祈祷》,便轻写了下来。

回想着这么多天来的种种,从穿越,诈尸新娘,李文离去,遇见左岸与左左岸,闯戍城,训练兵士,到明天的激战,似乎一切都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

可是,不知为何她内心总是迷茫着,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是继续呆在这里,还是离开?

到底是不是还可以回去,如果可以回去,那又是什么时候……

小小的蜡烛灯火,跳跃着,发出吱吱的声响,因着失眠,顿觉夜变得越发漫长起来。

黎明时分,天地无光,一片混沌,丁零站在墨子非的身后,抬头望去,墨子非站的笔直,晨风吹着他的长发与衣袍,冷冷的像是寒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