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33章 朋友与夫妻

我的书架

第33章 朋友与夫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墨子非坐在大厅的上座,下面捆绑着的是岳城的守将刘勇跃,本是忠直勇士,并非运筹帷幄之人,对于刘将军的质问,他只是破口大骂,始终不肯把这次指挥守城的幕后操纵之人供出。

刘将军再问:“刘勇跃,只要你肯说出他是谁,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而那刘勇跃却毫不领情,反而往地上吐了一口,大声骂道:“守城的人就是你爷爷我,没有别人。”

“就你一个鲁莽的家伙怎么可能有如此能耐。我看你还是快快招出出他是谁吧!”

“狗娘养的,凭你也配问他的名字,要杀要剐给爷爷个痛快,别像个娘们儿一般罗里吧嗦。”

“你……”刘将军气的直哆嗦,手执马鞭,正要抽过去,却听得墨子非说道:“拉出去斩了。”一脸的厌恶与冷漠。

一声令下,立马便有人上前,拉起刘勇跃便拖了出去。

“墨子非你个狗娘养的,老子就算是死了,也定会回来剐了你。”刘勇跃破口大骂着,人却很快就被拖了出去。

此时,丁零正好抱着刚刚救回的小女孩进门,小女孩一见到满身是血的刘勇跃,“哇”的一声便哭了起来。

而刘勇跃却也骤然停止了谩骂,拼命挣扎着止步,瞪着眼,冲着丁零问道:“姑娘是谁?”

丁零先是一愣,抱着小女孩,直截了当的反问,“你想问什么?”心下里却不由琢磨,仅仅就这么一眼他竟然会断定自己是女儿身。

刘勇跃倒也爽快,问道:“闯戍城和攻破岳城的,都是姑娘一人吧?”

“是我,有问题吗?”丁零答话,目光里没有丝毫得意之色,反倒是一片冷然。

刘勇跃听后,大笑着赞许道:“姑娘倒真是爽快之人,刘某平生最讨厌婆婆妈妈的女人,不想临死之时,却可以遇到姑娘这般的人物,无憾了,怎奈没酒,有的话定会痛饮几大碗。”

“谢谢将军厚爱,将军一路好走。”丁零看着刘勇跃,不卑不亢,回礼感谢。

“哈哈哈……相见恨晚,恨晚哪!”说完,刘勇跃大笑而去。

丁零抱着小女孩入厅,只见墨子非端坐在座上,朝着刘将军讲了句什么,刘将军领命离去。

“左岸,刚才出去的那人是谁?”

墨子非漠然答道:“刘勇跃,岳城守将。”

“哦。”丁零抱着小女孩坐到座上,轻应了一声,随意拨弄着小女孩柔软的头发,问道:“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月牙儿。”小孩拽着一脚,喏喏的回答。

“月牙儿,你的小名吗?蛮好听的名字,那我以后能叫你月牙儿吗?”

月牙儿点头,“嗯”了一声。

丁零继续问道:“月牙儿,你饿吗?”

“嗯。”月牙儿仰着笑脸,极为认真的点头道。

这次,丁零还没开口,却听得墨子非说道:“李将军带她们去吃饭。”声音里依旧满是冷清。

李将军应允,回身向丁零说道:“请姑娘随末将走吧。”

丁零呢,像似未曾听闻,回眸望着墨子非问道:“你不一起去吗?”

“你们先……”

墨子非正要拒绝,却听得丁零说道:“一起走吧!从凌晨到现在,你也累了半天了,是不是也该好好休息了。”

话虽是询问的语气,丁零的人却早已放下了月牙儿,扶上了墨子非的手臂。

而刚入大厅,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劝说墨子非去好好休息的墨子瑞,挥着手,向着丁零使了使眼色,催促道“就是就是,五哥你先去吧!这里的事情有我呢?”

“七弟——”墨子非的眉头皱了皱,话语虽冷,责备虽重,终究还是多了些许温情。

“五哥,你也太小看你七弟了吧,如果就连这点事情我都处理不好,这些年不是都白跟你了吗?你让你七弟的脸以后还往哪里搁啊!”墨子瑞的这话,竟然有些仗着是自己的哥哥,而恃宠而骄的味道,

“走吧!”听着半抱怨的墨子瑞的话,看着分明有些动摇的墨子非,丁零不由分说的扶起人便往内厅走。

直到走进厅门,丁零还不忘回头,朝着墨子瑞示意了一番成功的得意。

内厅,坐在饭桌旁,月牙儿倒是也落落大方自顾自的吃着。

丁零问:“你的伤口还疼吗?可以自己吃饭吗?”

“嗯。”墨子非也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

“那就好!这是青菜豆腐,这是红烧鱼,这是鸡汤,这是………”

丁零拉着墨子非的手,慢慢的一道菜一道菜的告诉着他菜名,稍后把一小碗米饭放到了他的手里。

丁零拿起筷子,正准备开动吃饭时,却发现墨子非握着筷子的手搁在半空,迟疑着久久无法下箸。

她突然明白了其中的缘由,浅笑着,说道:“还是我来帮你吧!”说话间,便伸手接过了墨子非手里的米饭碗和筷子。

墨子非没有讲话,表情里闪过些轻轻浅浅的不快,继而便轻扬起嘴角,那种笑意让丁零觉得难以捉摸,不清不楚,压根儿就不明白他到底是在表达着什么。

这家伙到底是高兴,还是在嘲讽,为何从不轻易露出笑容的他,居然此时会有笑意浮现。

“告诉我,你想吃哪道菜,我夹给你吃,要不就多吃些青菜吧,清淡些对伤口好,呵呵……”

丁零自顾自的笑着,亦自得其意的张罗着,墨子非倒也不言不语,全当是乐意接受吧,气氛是从未有过的温馨惬意与和谐美满。

突然,一边的月牙儿瞪着大大的眼睛,笑嘻嘻的冒出了一句直叫人喷饭的话来。

“姐姐和哥哥是夫妻吗?好幸福喔!”

“啊?夫妻?”丁零一听,负责夹菜的手顿时凝滞在了半空,不解的重复道。

“是啊,姐姐对哥哥这么好,就像是我爹娘一样,爹爹生病时,娘总是很细心的照顾他的起居,现在哥哥受伤了,姐姐不也是像娘照顾爹一样照顾他吗?”小丫头仰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天真的问着。

丁零转头看着墨子非,问道:“咦,左岸,我们像夫妻吗?”,只是话刚出口,没几秒钟,却又径自摇起头来,自我嘲讽道:“嗯——哪里有老是对自家老婆板着脸的老公呢。”

这话是自问,然更是自答。

墨子非鼻腔里轻“哼”了一声,不做任何答复或是辩白。

丁零亦不知是为何,倒也一丁点儿也不介意,伸手揉了揉月牙儿的小脑袋瓜儿,说道:“月牙儿不要乱讲话啊,姐姐和哥哥只是好朋友,好朋友也应该相互关心、相互照顾的,对不对?”

听到这话,墨子非却有些不快。

只是好朋友,只是好朋友,好朋友也应该相互关心、相互照顾。原来我们只是好朋友,她只是把自己当做是好朋友,好朋友……

当墨子非意识到脑海中突然冒出这种念头的时候,似乎是被这种想法给吓到了,可是却又找到不到理由证明,亦找不到理由反驳。

当然,对于这事,墨子非是绝对不可能说出口的。

然,月牙儿却是单纯的,想与不想,说与不说,完全凭着当时的心里思绪,绝对不会因为没理由便选择不去表达。

她虽然是认真的点了点头,但是失望之色却很是明确,噘着樱桃色的小嘴,嘟囔了一句,“月牙儿还以为姐姐和哥哥是夫妻呢。”

丁零看着小丫头可爱的模样,轻点了点她的鼻头,说道:

“明明是月牙儿你误解了,还要把小嘴噘这么高,不开心哪?”

“可是我娘就是这样对我爹的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