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49章 哭笑不得

我的书架

第49章 哭笑不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还是小仙最可爱了。”丁零回身紧紧地抱住小仙的脖子,撒着娇摇晃着。

尉迟安邺问:“是银子可爱吧!”

“银子固然可爱,可哪里有小仙你可爱哪,小仙可是我的水中仙呢,天下无双,绝世独有的。”丁零肉麻的说着脑海里仅有的词汇,用力赞美着尉迟安邺。

“好啦好啦,坐下,不然别人还以为我们有病呢。”

丁零轻“哦”了一声,坐回圆凳,正要灌一杯茶入肚,确被尉迟安邺拉住了手。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丁零不解的问。

“喝凉茶喝多了不好。”尉迟安邺说着,便倒掉了茶水,为丁零重新到了一杯,递了过去。

在这秋意渐浓的天气了,丁零握着手里这白瓷茶杯,顿觉心暖。

恰在这时,门被推开了,一穿浅紫色纱衣的女子走进,丁零抬眸,惊觉,这女子的确是极美。

芙蓉如面柳如眉,杨柳细腰,动似弱柳扶风步步生莲,乌发如漆,肌肤如玉,美目流盼,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怀抱一琵琶,素手轻扶琴弦,行礼,抬眸一笑,真是千姿百媚,百花失色。

“奴家紫玉见过两位公子。”声音轻柔,恰似那缓缓温泉水,汩汩顺流而下,直至旁人心底。

丁零侧身,附耳低声问尉迟安邺,“小仙小仙,你觉得她美吗?”

“还行吧!”尉迟安邺话说的不咸不淡,敷衍至极,人也懒得去细细查看着女子是否真的貌美如花。

“不要不好意思嘛,美就是美喽!”丁零揶揄道,只是她不曾了解尉迟安邺,全然是自发性的念念叨叨着。

“紫玉姑娘真是漂亮。”

当然这话还是出于丁零的嘴巴。

“紫玉多谢公子夸赞,不知公子想要紫玉做点什么?”紫玉再次拜谢,说话婉转顿挫,柔而不媚。

“这个,小仙你呢?”丁零再次扭头问尉迟安邺。尉迟安邺却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回了句“随你。”

丁零也不是懂这些乐理,本想问问尉迟安邺,他还懒得说话,便说道:“姑娘会弹琵琶,那就随便弹一曲吧!”

紫玉答道:“那奴家就献丑弹一曲琵琶语吧,不妥之处还望公子海涵。”

“好啊,弹吧!”

紫玉轻弹浅唱着,丁零有些无聊,趴在窗前看着各异的嫖客百态。

突然有一女子杀猪般尖叫,不顾青楼计阻拦冲上二楼,然楼中男女倒是依旧饮酒作乐,好似未闻。

丁零正要出门去瞧瞧,却被尉迟安邺反手拉住。

尉迟安邺问:“你要去做什么?”

丁零却毫不在意的回答道:“我想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一直默默坐在窗前的拨弄琵琶的紫玉开口道:“无非是丈夫在外偷欢,妻子寻来这里罢了。”那种看透世俗的淡定与无所谓深的刻骨,与其年轻柔弱的外表极不相称。

“嗯?”丁零回头看着一脸漠然的紫玉,心想:也是是,要不然一女子又为何会身现这风尘之地。

突然,外面又热闹起来,丁零扭头看去,依旧是刚才的那女人,只是不同的是她发髻凌乱,苦苦哀求着拽着她下楼的男子,早已不是之前奋不顾身勇猛冲进来的形象。

“求你不要打了,放开我,求求你了……”

“你这恶婆娘不在家好好给老子看孩子做饭,竟然跑到这里来坏老子好事,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不可。”说着,那油腻中年男子再次抡起拳头,雨点般劈头盖脸的砸了过去。

女人也不反抗,依旧在哀求着,“求你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哼,现在知道错了,已经晚了,老子非……”男人却还不解气,手脚并用,下手之狠,像是在揍一与自个有深仇大恨之人一般用力与决绝。

女人祈求着,妆容五花,嘴角血迹殷红,她的示弱并未得到男子的任何怜悯和谅解,反而得来的是更加严重的拳打脚踢。

眨眼间的功夫,已是鼻青眼肿,而她人除了痛哭流涕,再也没有其他意愿,像团毛线一般,抱着头蜷缩在地上,双手努力挡着那越发有力的拳脚。

“贱女人——”

在下一巴掌在即将打到那女人脸上的时候,男人的高高扬起的手,突然被人硬生生的制止了,男人大怒,愤然抬头,正待张嘴大骂,却被回扇了一巴掌。

“你——”男人你字还未落音,脸颊上便又着实挨了一巴掌,瞬间黑乎乎的脑子里火星星直冒。

“我怎么了?”丁零怒气冲冲的瞪着趴在地上的男子,一脸的鄙视。

“你……哪里来的狗东西竟然敢管老子的事……”男人话刚溜出嘴,丁零的脚已经死死的踩上了他的胸膛,脚尖儿卯足了力气使劲儿踩着。

“这事我管定了,你要怎么着?”丁零的话虽说的豪情,眸中的冷却是那般明显。

“你……咳咳咳……”男人一手捂脸,一手指着丁零结结巴巴的想要表达些什么,只是那满口的血沫子和那刚刚脱落的牙齿,险些划入喉眼,被呛得险些背过气去。

“你什么你,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无耻。”丁零说着,脚再次腾起,狠狠的踢在了他腰间,疼的那男人嗷嗷直叫,鼻涕眼泪直流。

男人嚷嚷着,乞求起来,“大侠饶命啊,饶命啊……疼疼……疼死我了”

“现在知道疼了,你打人的时候怎么不知道疼啊,那是可是你妻子,为你生儿育女洗衣服做饭全心全意付出的老婆,你倒好在外寻花问柳、风流快活,不知悔改也罢,竟然还打起了自己的老婆,你还是人吗?”

“大侠饶命啊,我知道错了,我错了……”

“错了,你以为认个错就算是没事了吗?你就留该死……”丁零飞起一脚朝着跪地求饶的男人一踹,那人变相一个肉球一般滚下了楼梯,直直的撞在了墙上,再次反弹了出去。

楼下的男子哀嚎着,不想,本在一边的无助哭泣的女人看到后,却着急起来,大叫着冲下楼梯,手忙脚乱的去扶满脸是血的男人。

丁零下楼,正准备开口,人却被这女人抱住了腿。

那女人哭着乞求道:“公子,求你高太贵手放过他吧,他知道错了,求你放过他吧!再打会死人的……

丁零看着脚下的苦苦哀求的女人,却气不打一处来,责备道:“你这女人怎么这么不可理喻,他打你的时候可曾想过你是他的妻子,可曾有过一丁点儿的心软,你竟然还为他求情,值得吗?让开,今天,我非得好好教训一下这猪狗不如的东西不可。”

然那女人却死死的抱住了丁零的腿,使得丁零寸步难行,而那男人却一个劲的往女子背后躲着,见丁零有所被阻,嚷嚷着,“老婆你救我,救我……”

丁零看着顿觉愤怒,用力推开那哭泣的女人,抬腿再次踢向了那男人,只是令人意外的是,那女人竟然反身挡在了那男人身前,用自己遍体鳞伤的柔弱身体紧紧护住了那男人。

“你……”看到此情此景,丁零既有恨铁不成钢的愤怒,又觉得带着些同情的心疼,终于还是没能控制住情绪,猛地一脚踹向了那无耻男人,心中默愿,这男人自此可以明白,不会再辜负身边的爱他护他的女人。

“来人哪,救命啊,打人了,打人了……”突然本抱着男人的那女人,见丁零不收手,便厉声尖叫着反扑过来,像是遇到狼似的抓狂着、拉扯着丁零的衣服,死死的,不论丁零怎么训斥,怎么都不肯松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