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53章 桃花微雨

我的书架

第53章 桃花微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年尉迟风扬十七,桃花烂漫之时,邀的三四好友春游,山花丛中,酒酣之时,却远远的看到了一粉衫女子,穿梭桃花间,亲手摘取桃花的模样,风吹起她的长发与衣袂,美得不可方物。

还真应了那句“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

尉迟风扬起身,不顾众人打趣,早像是痴迷了一般走了过去,将近之时,偶然间,听到那女子与身旁婢女的对话。

小婢女撅着嘴,轻声抱怨道:“小姐,咱摘得的桃花已经够多了,咱能不能先回府去呀?”

那小姐却也不生气,劝说道:“你呀,累了就歇会儿,我得再去摘一些,要不然这花期一过,可就得等到明年了。”

“可是小姐你的手都快被划的不成样儿呀了,如若老爷知晓,定然会打死我的。”

“没事,有我护着你呢,爹爹定然不会责罚你。”

“小姐,奴婢是在心疼你呀,你怎么连这都不明白呀。”

“我明白,知道啦,就一小会儿,一小会儿。”

主仆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念叨着,却完全没有听到尉迟风扬的到来。

时间过了许久,或是桃花摘足了,两姑娘说笑着收拾起了竹篮,回身这才发现了不知何时已经站在眼前的陌生男子。

那婢女倒也忠心,一把把自家小姐拉在身后,略略颤着声音问道:“你是谁?为何悄悄站在我们身后,可是有何企图?”

尉迟风扬望着这明明怕的要死,却又故作镇定,护主心切的小婢女,不禁笑出了声。

婢女被尉迟风扬的笑搞得莫名其妙,“你笑什么?”

身后的女子,略略拉了拉挡在身前的婢女,唤道:“云珠你……”正待说什么,却被叫做云珠的婢女截住了,她大义凛然道:“小姐你别怕,有我云珠在,谁也不敢欺负你。”

尉迟听后大笑,向前一步,正要自我介绍一下,却被那云珠再次挡住。

“你……你想做什么,我们小姐可是丞相府千金,你若敢得罪,我们老爷定然会打断你的,扔你到山里喂狼去。”

“哦?小姐竟然是右丞相的千金?”

“那还有假。”云珠得意的说。

“确实是位高权重没错,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云珠好奇的问。

“只不过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你……”云珠没有想到,眼前的着登徒子居然会不为其身后的权势所动。

“我是尉迟风扬,敢问小姐芳名?”而尉迟风扬开门见山般知白的介绍,也让一直旁观的女子心中不由惊讶。

她重复道:“尉迟风扬?”

“是。”

女子心中不禁琢磨,她虽身处闺阁,可天下谁人不知晓,尉迟这一姓乃国姓,风扬乃尉迟国主的第七个儿子,且是最得宠的小儿子。

世间,姓有重姓,名有同名,但是这尉迟风扬,这姓与名却是无人敢雷同的,哪怕是同音不同字。

女子再次斟酌,抬眼打量起了尉迟风扬的衣着配饰,当看到那精致的玉佩时,心中疑虑顿然明了。

盈盈一拜,说道:“小女凤仪见过七殿下。适才有所冲撞,还请殿下恕罪。。”

然这话出口,惊到的不仅仅是身旁的婢女云珠,还有站在对面笑的风轻云淡的尉迟风扬。

尉迟风扬问:“右丞相之女凤仪。”

凤仪低首垂眸答:“是。”

尉迟安邺从未想要要遮掩自己的身份,只是本以为,就算这凤仪要知晓自己的身份,那是回家禀了父亲凤清之后的事情,不想这凤仪竟是如此的聪慧,当场便识破了。且没有把自个当做是个冒充贼人。

“凤仪你为何会这般肯定我便真是那七殿下?”

“凤仪细细查看过殿下的衣袍与饰品,尤其是您佩戴的那块玉佩,从中断定您便是七殿下。”

尉迟风扬望着凤仪自信满满的笑容,心中自此便认定她便是他今生要执着一生的那个人。

“凤仪你摘得这桃花是要做什么?”

“酿酒。”

“那这酒酿好之后,可愿意请我过去尝尝。”

“好。”

尉迟风扬问的洋洋洒洒,凤仪答得简单直白。

月余后,尉迟风扬应凤仪相邀,兴然前往他们初遇的地方。

正值初夏,山坡青草苍翠,彩蝶翩飞,凤仪一身鹅黄色衣裙,坐于翠绿的梨树下,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尉迟风扬正欲大声喊去,却意外发现了躺在凤仪身侧的男子。

原来,她的唇齿呢喃,眉间浅笑是为他。

此刻的尉迟风扬,心中愤懑,想过要悄然离开,踟蹰再三,却故作轻松的走了过去。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尉迟风扬这才了解,相思是个多么磨人的东西。

只是当他走过,才明了,这男子原是他尉迟军中一年少将军慕云,而凤仪的桃花酿也是因着这慕云才亲手所做,他也明了,流连在凤仪与慕云眸中的缱绻爱意。

尉迟风扬悔了,真心悔了,早知如此自己便不该顺了心意走过来。

如若没来,他便还能存有那一份期待与幻想,梦一般的度过更多的时日,而这一刻,无论是梦还是幻想便都全部覆灭了。

那日,尉迟风扬食不知味、形若木偶,最后竟然不知自己是如何回了王府。

窝在家中数日,不眠不休、不吃不喝,每每闭眼,他的耳旁便会想起迎亲乐曲,眸中尽是身着喜服慕云牵着凤冠霞帔的凤仪在众人的喧闹中拜堂成亲的情景,整个人像是着了魔一般折磨着自己。

尉迟国主大怒,朝野上下轰动。

直到那日,尉迟风扬在迷迷糊糊中看到了凤仪,一个翻身坐起,痴痴傻傻的望着她,静静的朝着自己走来。

他冲了过去,抱着她痛哭流涕,他断断续续的说着,“凤仪,我以为你已经嫁给了旁人……凤仪,你不要嫁给他,好不好?”

尉迟风扬哭得像个拽着大人衣服哀求的孩子,直教人心疼。

凤仪亦是涕泪连连,只是这泪却并非为他尉迟风扬而落。

数日后,尉迟国七殿下大婚,举国欢庆。

七殿下府邸的黑暗处,慕云喝得酩酊大醉,像只落水狗,趴在地上一动未动。

金色凤凰刺绣的喜帕下,风云泪水一若那断线的珠子,颗颗晶莹剔透。

端坐在一旁的尉迟风扬,几次三番抬手,却没能揭开新娘子的盖头,他犹豫着,双唇轻动,问说:“凤仪,你说我是不是还在梦里?”

他怕呀,怕自己只要一伸手,便这个美梦便碎成沫儿,化作风消失了。如若真是梦,他宁愿傻傻的看着,这样一来,这个梦便可以更久一些。

任谁都不会知晓,他是做了多少次这样的梦,有多少次是一碰便碎了疼了泪落了,有多少次是红盖头掀起却不是心中的人儿心痛绝望嚎啕大哭。

洞房里,红烛摇曳,新娘子轻点了点头。

尉迟风扬热泪盈眶,却依旧小心翼翼,再问:“你是凤仪吗?”

喜帕下的凤仪轻轻“嗯”了一声,只是那泪水却再次无法抑制的汹涌而来。

尉迟安邺欣喜,眉眼间是从未有过的开怀,他从未想过,他还能娶到喜爱的凤仪。

当那做工精巧的秤杆,挑起红色的喜帕,尉迟风扬用手轻轻托起凤仪微微垂着的脸庞,原以为今生今世称心如意,不想一脸幸福与欢喜的尉迟风扬却看到了一张泪水涟涟、哀婉悲伤的脸。

尉迟风扬颓然坐在床侧,心中顿然明了。

“对不起,凤仪,对不起……”说着,尉迟风扬抬手便给自己一巴掌。

那一巴掌打的生疼,脆生生的发出响亮的声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