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60章 小仙亲笔

我的书架

第60章 小仙亲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丁零来不及细细去想,恍然醒悟,拾起桌上的玉佩、步摇等物件,便直奔尉迟安邺所在的客房,未扣门便直直闯进了屋内。

然,早已是人去楼空,唯有那店伙计耷拉着肩膀,拿着鸡毛毯子漫不经心的打扫着桌椅、器皿。

丁零上前,问道:“小二哥,一直住在这房里的人呢?”

“小姐你都不知道……”

“人呢,我是问你人呢?”丁零气急败坏的冲着店小二嚷嚷着。

“走了呗,今儿一早天还未亮就骑马离开了。”店伙计极不情愿的回答道,而这一答案却让本就心急的丁零更加火烧屁股了一般焦急起来。

她一个箭步冲过去,伸手一把拎住店伙计的衣领,大声喊道:“走了?去哪里了?”

店伙计摊摊手说道:“不知道。”不情愿里更是多了几分的嘲讽意味。

“你这小二怎么了……”

“你这女人都看不住自家的男人,这会儿还好意思找我一伙计出气,真是不知羞。”

看着漫不经心与一问三不知的店伙计,丁零气的直跺脚,却也无奈,一时本就握做拳头恨不得朝着这张满是讥诮的脸生生砸下去。

那店伙计却趁势嚷嚷道:“怎么你还想打人啊?”

“你……”

是啊,此刻的丁零真是想要揍人,只是如若被店家围住,麻烦事一堆不说,反而还会错事了追寻尉迟安邺的最佳时间。

想到这里,她也只得作罢,一手推开店伙计,反身风般冲出了店门。

店伙计整理了整理被人拽歪了的衣领子,嘴里骂骂咧咧着。

是啊,确实不是他的错,怪只怪丁零一早便对尉迟安邺的领取有所察觉,却从未多去多做用心。

大街上,丁零逮住一个人便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人……身材修长,腰间配有一把长剑……身着水蓝色衣袍,有见过吗……”

“有吗……长得很俊很仙的男子……见过吗?”

“拜托,我就问一句,你见过一蓝衫男子吗?”

“你别跑啊,到底是见过没有……”

“大叔……大姐……大娘大爷……你们到底谁见过,谁见过……”

然,众人的回答却一致的可怕,“没有。”

望着陌生的人群,车水马龙的街市,那一刻,丁零感觉自己仿若置身于一个无声的世界,周围渐渐失去了色彩,变得苍白,一如她此刻的心情,无力的空白着。

“小仙你去了哪里……谁能告诉我他去了哪里……”

正午的阳光晒得耀眼,丁零的脑门儿里满脑袋都是闪着金光的小星星,不得已,只得一屁股坐到了石头阶梯上。

“这家伙,居然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这样一溜烟跑了,等我再遇到他一定要揍他个满地找牙才解气不可。”

“要走就不能说一声吗?非得这样悄悄的跟做贼儿一般离开,难不成我丁零知道你要走,还会耍赖抱着你的腿不让你不成……”

丁零撅着嘴,径自一人半倚在石头阶梯上大声嚷嚷着、抱怨着。

来来往往的人们,用看一弱智一般的眸光扫向念念叨叨的丁零,丁零暴跳如雷,扯着嗓子问道:“看什么看,想挨揍吗?”

看着挥舞着拳头的丁零,众人要不忍气吞声的溜走了,要不就回怼一句“有病吧你”甩甩宽大的袖子走开了。

确实,她也觉得自己像是真的病了,心里窝火,却更多的是空落落的难受。

其实自从那天,丁零在尉迟安邺房里无意间看到那小卷白锦绸,她便已经明白,尉迟安邺终是要走了,或许就在赏玩杏花后便会离开。

她犹记得花下她问他“小仙,你有心事吗?”时的表情,他欲语还休,笑的风清云淡,眸底的忧伤却一览无余的展露在了她的心里。

她便也不再去追问,不愿去过早去解开那离情别绪。

不想,尉迟安邺受伤,意外的多留了些时日,她明知他会走,只是依旧无法承受这早已不突然的突然离去的心疼。

丁零回房,坐在桌旁,一点一点慢慢的展开已被自己揉皱的翠竹暗纹织锦,上面的字俊逸洒脱,一如尉迟安邺风朗云清的笑容。

信中尉迟安邺的话依旧说的轻巧,只是那离别的愁绪却像是化不开的浓浓烟雾,笼罩着写信人与读信人的心。

他说:

“小小仙,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走了,因家中有事,急需我速回。莫要怪我不曾道别只身离开,只因我怕看到你清眸噙泪,便再也无法再离开。

如若可以安然归来,我定与你把酒言欢,牵手共赏那朵朵拥簇的杏花,此生定不相离,如若事与愿违,那……”

看到此时,丁零仍可以想象到,烛火之下,尉迟安邺顿笔踟蹰,稍后笔锋回转的画面。抬眸看向窗外夜幕之上的点点星辰,久久都不愿意再往下看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丁零这才低头,把那双忧伤的眸子再次落在了那翠竹暗纹织锦之上。

“小小仙,我走之后,你去殷朝帝都吧,那里繁华喧闹,四季如春,我猜你定然会喜欢,只是切不可凉水中嬉戏,以免着凉引来病患,我留给你的玉佩定要随身携带,在尉迟国如有难处,自会有人出手相助,只是去到殷都,切不可外现,谨记。还有,便是这支金钗玉坠步摇,希望你能喜欢。小仙亲笔。”

看着手里的信,丁零的心五味呈杂,无法言喻的疼与担忧,纠结着自个到底该如何打算。是要去寻尉迟安邺,还是听他的劝说去殷朝帝都。

(作者提醒:以下内容是丁零与尉迟安邺的一个小彩蛋,如果喜欢就看看,如果不喜欢小伙伴们可以直接跳到下一章看起,不会影响整个小说的剧情节奏。)

(一夜辗转反侧未成眠,当清晨的那一束光洒进房间时,丁零终是下了决心,做出了选择。

起床,迅速收拾行囊,驱车日夜兼程追寻而去,最终在尉迟国邺城找到尉迟安邺。

那日午后,阳光正好,轻轻浅浅的撒了一片暖光在这世界。

丁零驻足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望着近在眼前的思念至极的人,一步一步,不远不近的跟着他的脚步,踩着他的脚印,穿梭在熙熙攘攘的集市,那眸中的笑意像是一朵桃花,一点一点的慢慢绽放开来。

尉迟安邺依旧是尉迟安邺,身材修长,玉冠长发,蓝色长袍之上,金色的丝线精致的勾勒出了栩栩如生的图案。

只是人群中的他,看似温和随意,笑容谦逊,却总是却是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出的落寞与孤独。

难道他有事情不胜意吗?

难道他过得不开心吗?

难道这世间还有什么事情和人是他那个七窍玲珑般的心解决不了、想不通透的事和人。

他是她的水中仙呀,那个谪仙般的人,望着他眉心间的那丝丝缕缕的忧,让她怎么能不心疼?

丁零以手做扩音工作,喊出了“小仙”二字。

只见,人群中的尉迟安邺骤然回头,四下里寻找去,在看到丁零的那一刻,眸中一愣,之后,随之便笑了起来。

那笑容像是一束光,在着暖暖的午后的阳光里竟然熠熠生辉,而世间的一切在那一刻渐渐失去了色彩,唯留的他一人,望着她,色彩斑斓,闪耀夺目。

“小仙——”她喊。

他双唇轻动,一时欣喜的竟然有些说不出话来。

站在几步之外,纷纷扰扰的人群中,两人就这样互相望着看着,一时竟无语凝噎。

正是睡莲开放的季节,他随手别一朵在她的发髻。

丁零笑,那娇俏的容颜映入尉迟安邺的清澈双眸,涟漪圈圈荡漾开来,有她在,他的眉宇间慢慢的都是惬意与温存。

风起,那金钗玉坠步摇轻响,一切皆是幸福模样。

达成伪结局,神仙伴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