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70章 到底是谁

我的书架

第70章 到底是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午后的金色暖阳洒下来,那一袭红衣像是一抹妖艳的轻纱红幔,随风摇曳,那种仿若是刻在骨子里的漫不经心、随遇而安,随处体现的淋漓尽致。而与其保持着距离的丁零却嚼着狗尾巴草,像极了一个毛头小子,满身心的无处安放与激情活力。

他径直走到马前,解了缰绳,翻身上马,却垂着迷人的桃花眼眸看着她,像是在等待着她作何打算的样子。

丁零四下里寻去却没有找到马车踪影,无奈,只得直言道:“我不会骑马。”

丁零刚说完,他便想她伸出了手。

然,他的手却白嫩的让人妒忌,直叫作为女子的丁零亦有些羞于把自个粗糙的手放到他的手心。

丁零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办。如若对方是尉迟安邺,如若对方是墨子奕,哪怕是墨子非向着她伸手,她亦会毫不犹豫的抓了过去,只是面前的这人,她却真心纠结了。

或是看透丁零的小心思,他那桃花眼微微眯起,他笑,这笑却让她的心扑通扑通直跳起来。

猛地,他半身直倾下来,随着丁零的一声惊呼,修长的臂膀早已揽了她的小蛮腰,直接把她抱上了马背,那动作娴熟、迅速的像极了一只大雕在虏获一只小白兔的帅气、干练,然,却又不缺温柔。

他附耳问道:“你在迟疑什么,难道是怕我吃了你吗?”

“哦……”一个哦字在丁零的下意识里不经意的溜出了嘴。

“我还真是想吃了你。”他的勾魂似的声音与气息在丁零的耳鬓厮磨着,丁零心就在那一刻像是被触电般变得发麻,身形下意识的一闪。

“呀——”

因着挣扎,险些摔下马的丁零,却不想引来对方更大的寻找刺激的心。

他问:“怎么?你是想掉下马去吗?哈哈哈哈……”

看起关心的询问刚出口,却在她的心还在紧张兮兮的时候,他却大笑着打马疾驰而去,引得她阵阵惊呼。

然,这并不是矫情,是她真心害怕,害怕置身于马背之上,害怕马蹄奔腾而起,害怕那铁蹄踏出的铮铮响声,那是血一般的记忆。

站在轩王府的石阶上,看着一脸妖媚笑容的红衣男子,轻揉着被他一路紧抱着的腰,丁零气鼓鼓的亦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忘不了自己是被他一把抱上马背的,亦忘不了自己同样是被那双手抱下了马背。

只是猛的竟然明白了一件事,男人呀莫要找借口说是自个的女朋友太重,给不了公主抱,更给不能举高高,怨只怨自个臂力过小,为自个的女友撑不起一片温柔与浪漫。

然,丁零自个也是第一次觉得,原来她的体重还真是身轻如燕型的。

正陷入胡思乱想的丁零,顿觉眸前的光束骤然变的灰黑,猛地抬眸,却迎上了那双浅眯这的桃花眼。

只见红衣男子探过身,低眸紧盯着丁零的粉颊,吹气如兰,他附耳轻语,“女人,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哈哈哈……”话语里竟是满满挑逗的意味。

然不待她反应过来,那人早已经飞身上马潇洒离去,只留的那一抹红色背影与那清冽的酒香依旧盘旋在了丁零的五官感知里,久久不愿离去。

丁零跺脚埋怨道:“我才不要再见到你呢。”

说罢,正准备进门,却看到了迎面走上石阶的墨子轩。

“丁零,你怎么不进去。”

“等你呀。”丁零倒是顺嘴,从没想过听者的心里是涌起了多少波澜。

“是吗?”

“嗯,我们回家去吧!”说罢,丁零拉起墨子轩的手便往府里走去,那神情就像是轩王府的主人般理所当然。

“好。”墨子轩眉头露出喜色,眸底的柔情更加深刻了些,顺着丁零进了府。

大厅里,两人刚落座,婢女已经奉上了热茶。

墨子轩掀起茶盖,细细品了一口茶,这才问道:“你是不同十一弟一起出去了,怎么就你一人回来了?他呢?”

丁零翘着二郎腿,丢了一颗果脯在嘴里,说道:“我也不知道,反正他就是凭空消失了。”

“凭空消失了?”

“是啊,我们吃完烤鱼,他说去遛马,结果就没有回来,还说什么是皇家御用狩猎场,闲杂人等绝对不能踏入半步,那那家伙是怎么进去的,难不成是被空投进去的吗?切——”丁零也不管墨子轩能不能听得明白,自顾自的噼里啪啦的说着,想想那红衣男子,满身便顿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墨子轩思考着,这狩猎场虽然是极大,却是真是殷朝皇家专用的,守卫甚是严厉,进去的无非是些……想到这里,他突然记起今天父皇带人去了狩猎场,便着急的问道:“你是遇到什么人了吗?”

“那是人吗?应该是只妖吧,对,是只妖,而且还是狐妖,莫名其妙的狐妖。”

“哦?”听着丁零的回答,墨子轩琢磨着她口中所谓的狐妖,却更加的不知眉目起来。

人也就罢了,怎么还跑出来一只狐妖了呢,还是只会莫名其妙的狐妖。

就连厅外的王府侍卫,听着丁零的这番言语,都不禁脑阔儿疼了起来。

午饭后的小花园里,阳光明媚,繁花馥郁,鸟鸣婉转,丁零仰躺在竹制摇椅里,哼着不知名儿的小调,优哉游哉的晒着太阳,很是惬意。

突,听得远处有人群叽叽喳喳的凑近,亦懒得理睬,干脆找了块帕子覆在了梁上,继续享受起了暖暖的闲暇时光。

不远处,鹅黄色衣衫的女子,正亦步亦趋的跟在墨子轩的左侧,朝着这边走来。

“轩哥哥,作为一个女子本该遵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虽说不中意,也得嫁给那个人命中已经注定的人,即使是死了,乐仪都觉得也应该生死相随,携手共赴黄泉。

“乐仪,凡是不能这般绝对,既然是爱,无论哪一方先去了,都会从心底的希望,对方能够好好活下去,幸福的活下去,而不会是要其随着自己去死。”

秦乐仪嘴里虽然同意了墨子轩的说法,心中却仍旧是对此行为嗤之以鼻,坚决道:“轩哥哥,或许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乐仪始终觉得,如若要乐仪去面对这样的事情,即使他希望我能活下去,乐仪仍不想独活,宁愿随着所爱的人一同赴死。”

“乐仪,你这是有何苦呢?”

“轩哥哥,难道是乐仪错了吗?”

墨子轩略略无奈,却又不想扫了秦乐仪的心情,毕竟这秦乐仪也是女子,颜面要薄一些,便淡淡的说了句,“每个人的看法、想法不一样,所以乐仪有这种想法亦没有什么错不错可言。”

“所以,乐仪在来寻轩哥哥的路上,遇到一逃婚的女子,便叫下人抓了起来,本想着扭送到官府,让官府张榜,早日让男方把她带回去。”

“哦?乐仪来的时候竟然还碰到这样的事情?”

“是呀,但是那女子却说是被不认识的人许配了个已经死去的人进行冥婚,所以她才会趁机逃了出来。”秦乐仪得意洋洋的说着自己的所见所谓,却未曾发现墨子轩的眸底闪过的那些许不满。

“所以,乐仪你还是把那女子给送回去了吗?”

“我是想着把她送回去的,但是,那女人狡猾的很,竟然趁着我们不注意,竟然逃跑了。”乐仪喋喋不休的表达着心中的不甘与遗憾,全然不顾他人的所思所想。

墨子轩敷衍的“嗯”了一声,神情的不满更加严重了几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