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73章 冤家真多

我的书架

第73章 冤家真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丁零你又要干嘛?”

“墨子奕——”丁零气的直跺脚,伸手拽了墨子奕的耳边便要走,不想却早已是身陷囹圄,早已是亡羊补狼,为时晚矣。

那墨子奕的一声尖叫,生生把房里的那一众人马给活活的、一个不露的统统都召唤了出来。

一众爪牙立马飞一般的围堵了过来,就连一旁的墨子奕都被阵仗吓了一跳,稍后便贼笑这问丁零,“丁零,你该不会是有闯什么祸端了吧?”

丁零瞟了墨子奕一眼,故作不屑的,说道:“这话说的好像是你要来给我善后一般,你有那能耐吗?”

然,这激将的话着实凑效,墨子奕当下一马当先,冲在了丁零的前面,还不忘回头,晒晒心中的得意之色,“你给小爷瞧好了。”

阵脚刚刚站稳,拉开了立场,只听得人群外传来一声娇滴滴的话来。

墨子奕抬眸,却见一女子微笑着正朝着这里走来,众人见状立马,让出了一条道。

墨子奕眸中颇现厌恶之色,下意识的说了一句,“真是阴魂不散。”

丁零立马凑了上去,打趣儿道:“那可是你未来的三嫂,你这样评价,可不符合规矩呀。”

“三嫂?规矩?”

“嗯。我听说是太后钦点了的未来的轩王妃呀。”

“就她?轩王妃?”

“难道不是吗?”

“我呸,就算是天下女人死绝了,我三哥也不会喜欢上她,更不要说娶她做轩王王妃了。”

“人家可是一口一个轩哥哥叫的很是热乎呀。”丁零笑,顿觉得门所谓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事越发的可笑起来。

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完全把周遭的一众人统统都当做了透明的空气,就连那秦乐仪已然走近,都不曾打断过他们的聊天劲儿。

秦乐仪行礼,说道:“乐仪见过奕王殿下。”

丁零拽了拽墨子奕的衣袖,示意其回个话,墨子奕却对于乐仪的礼遇,毫不领情,不耐烦的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乐仪来这里寻轩哥哥……”

秦乐仪正待解释自己此行的目的,却不成想,话刚出口便被墨子奕豪不留情面的拒绝了。

“三哥今日不再府中,你还是赶紧走吧。”

“乐仪初来帝都,想着与姐姐年龄相仿,姐姐亦住在轩哥哥这里,来往也方便,所以过来聊聊天。”

“我就不劳您费心了,您哪,还是去别处转转吧。”丁零亦是满口的拒绝。

秦乐仪故作可怜状,满是伤心的说道:“妹妹可是还在为之前的事情生气,如若是,妹妹便更不能走了。”

“没有,本姑娘饭量大肚子亦大,早就把那事忘道九霄云外去了。”

丁零依旧在下着逐客令,无奈那秦乐仪还真是脸皮极厚,怎么碰壁都不愿走。

“那姐姐既然不生气,妹妹带了些点心,姐姐可愿尝尝看。”乐仪说着,便示意身旁的婢女递上了手中的糕点盒子。

丁零无语,一旁的墨子奕却烦不可耐起来,嚷嚷道:“秦乐仪你这是有完没完了?”

然,那秦乐仪反倒不理睬起了墨子奕,径直从盒里拿了块点心,递到了丁零的面前,说道:“姐姐如若不愿吃,便是不愿意原谅乐仪,乐仪就守在这里不走了。”

丁零看着那奶白色点心中间那点朱砂色圆心,猛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竟然伸手接过了秦乐仪手中的点心,假意要咬过去,竟然发现了乐仪脸色略过思思的得意之色,心中顿时明了,这点心果然是有猫腻的。

秦乐仪亦有所察觉丁零的迟疑,便问道:“姐姐可是怕我存了坏心眼,不肯安心尝一尝。”

丁零亦不做声,双眸紧紧盯着手中的点心,故作迟疑状。

“既然姐姐不信,那妹妹便先吃给姐姐看看,如若姐姐觉得可信了,姐姐再吃,可好。”

秦乐仪本是使着欲擒故纵的计谋,不想,那丁零却给个台阶下脚,竟然点着头,肯定的说道:“那好啊,姐姐我可是真心被人害怕了,还请妹妹不要见怪啊。”

“这——”

这下秦乐仪是真心犹豫了,旁人不知,她还能不知这小小的点心中,到底放了什么东西。

丁零压着心中的笑意,故作认真的问:“妹妹这是怎么了?难不成这点心真心有是没问题吗?”

“怎么会,怎么会?”

“那就请妹妹先尝一尝吧?”丁零说着,瞄了眼墨子奕,墨子奕很快会意,便也附和道:“就是就是,如若这点心有问题,传出去还不得被人骂你秦乐仪善妒,害人性命呀,到时这轩王妃的位置可就真心不保喽。”

一说起这轩王妃的位置,秦乐仪可是最最心急的那个,她曾发誓,不论如何自己都不能丢了这轩王妃位置。然眼前已经是骑虎难下、进退两难的局面,只能赌一把了,心下一狠,自盒里重新拿了一块点心,重重的咬了一口,然后,故作镇定的说道:“姐姐这下可能放心了吧!”

丁零瞧着这秦乐仪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勇气与决心,心中倒还是真心有些佩服,这女人对别人狠毒,对自己亦是无情呀,真心能下得了手,如若换做是自己或许还真没如此的勇气与决心。

“辛苦妹妹了。”丁零说着,再次把点心递到了嘴边,正在大家都在拭目以待的时候,她却再次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她问:“妹妹,听三哥说你见过诈尸了的新娘,是真的吗?”

乐仪险些气结,真想扑过去,摁住丁零的脑袋,把那满盒子的点心统统都塞进她的口中,只是她还是拼命揪住帕子,忍了忍满足的火气,故作和气的说:“是啊,哪天晚上可把我吓坏了。”

“不知妹妹还记得那诈尸了的新娘的模样吗?”

“当然记得。”

“哦?那妹妹可愿描述一下鬼新娘到底是什么样的呀?比如那眼睛,那嘴巴……”丁零故作惊讶的问道。

自那次被鬼新娘堵了一次之后,只要有人略提鬼新娘三个字,秦乐仪脑海中都会不由自主的骤然冒出那鬼新娘惨然阴森的脸孔,后背冷汗淋漓。

“姐姐,咱还是说个别的吧。”

丁零当然看得出秦乐仪的害怕情绪,也就是因为看出了其的害怕,这才会在这场恶搞事件的操作中更加得心应手起来。

“姐姐就是好奇,好奇那鬼新娘的眼睛到底是红的还是绿的,那嘴巴到底是白的还是青的,那脸是不是也跟传说中的一样是白森森的,还有那笑声是不是真的很刺耳……”

丁零细细的说着,声音很低很轻,像是一股股风一点一点的灌进了秦乐仪的耳朵。

秦乐仪像是重新回到了山林的那个漆黑夜晚,眸中一阵强光射来,她勉强睁眼,却在模模糊糊中看到了一张极其恐怖的脸。

秦乐仪不由得哆嗦着后腿了一步,肚子中略略传出的通触感,让她略略的而有些情形了一些。

抬手扶助了身侧的婢女,缓了缓身心,这才再次抬眸,见丁零手里的点心依旧完整,故作镇定的盯着丁零问道:“姐姐可还是再怪妹妹,不愿意吃这点心?”

“姐姐怎么会还怪妹妹呢。”

“那就请姐姐尝一尝妹妹亲手送来的点心吧!”

“妹妹的点心真是美,红红的像极了人心,只是这味道可比起人心来差太远了。”丁零盯着秦乐仪慢悠悠的说着,话语阴冷冷的。

“姐姐,这是何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