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75章 惊天秘密

我的书架

第75章 惊天秘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墨子轩问:“你真这么想去?”

“明天那得是多壮观的场面呀,我当然想去了。”

“或许你可以扮作我的随从……”

还未等墨子轩的话讲完,丁零便已开心的摇晃着墨子轩的手臂,兴奋的大叫起来:“三哥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去吗?”

“嗯。”墨子轩点点头,对于丁零的请求,他总是不能拒绝,不论是什么都好,只要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庞,他总是应允。

“三哥你真好,我就知道三哥最好了……”丁零蹦跶着,搂着着墨子轩的手臂,用脑袋抵着他的肩膀,满脑袋都是帝都明天热闹的场面,心里乐开了花。

“三哥最好了最好了……”墨子轩的喉结轻动,唇齿间的呓语般重复着丁零的话,脑海中一幅幅温馨画面慢慢舒展来开来。

清晨的阳光刚刚洒下来,穿过重重的树林,墨子轩终是站在了小院的大门前,抬手,轻轻叩响了铜环。

风过,门里的风铃摇曳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叮叮当当声,就像是此刻一袭白衣站在简陋的大门前的墨子轩唇边的笑容,温柔缱绻,清新明朗。

他在踮着脚尖儿静静的等哪,附耳细细的听呀,听那屋里之人的脚步声渐行渐近,等那屋里之人轻快婉转的话语传来出。

此时此刻,向来风轻云淡、温润如玉的墨子轩竟然变得急不可耐了些,再次,抬手扣响了门上的铜环。

半盏茶后,终是,一声“吱呀”,那山大门慢慢被推了开来,里面露出了一张遮着白色轻纱的脸庞。

她的五官被轻纱藏去了多半,唯独留的那双清新透亮的黑眼瞳,带着些许愠色,望着眼前同是一身白色着装的墨子轩,轻轻的“哼”了一声。

墨子轩依旧温柔,伸手抚上了她的发髻,轻轻说道:“你还在生气吗?”

“是。”那女子不曾反抗,亦不曾躲闪,嘴巴却依旧犟着,重重的回了一句。

“是因为那秦乐仪吗?”墨子轩问,眸中的神色却是极尽宠爱,

那女子略略噘嘴,轻声抱怨着,说道:“她不是太后钦许的轩王妃吗?”

“也许很快就不是了呢?”墨子轩答,袖长的手指流连于女子的发间久久的都不愿离去。

“为何?”

“一个秦乐仪又能算的了什么,怎么能当的住我的脚步?”说这话时,墨子轩一改往日的谦逊和善,那眸中竟然满是不屑与鄙夷。

“那她呢?”女子继续追问着,清澈的眸子中竟有了些许的担忧与忐忑的情绪。

“她?”

“是啊,毕竟我与她太……”

女子正要说下去,却被墨子轩一声轻“嘘”制止了,他揽她入怀,低头,轻吻过她的耳际,安慰道:“对不起,是我让你担心了,对不起,是我不好。不该让你如此不安的。”

“子轩,这不是你的错,错就错在我们的命运太过于颠簸,老天对于我们太过不公,所以你无需这般抱歉,我知道你一直都在努力。”女子亦是心疼,伸手抚上了墨子轩的脸颊。

“就算这是天命,我墨子轩定然也要扭转了这乾坤,我命由我不由天,不由天。”墨子轩说的坚决,仿若换了一个人般,霸气、决绝。

“子轩……”

“所以,再等等我好吗?我一定会给你一个这世间美好的人生、最幸福的人生。”

“好,无论未来的路会如何,我都会陪着你,陪你生亦陪你死。”

女子笑着,那双仿佛会说话一般的漆黑眼瞳此刻竟然笑的是那般的甜蜜与璀璨,而映入她眼眸中的墨子轩却亦是热泪盈眶。

是呀,她知他信他爱他,他亦是如此,面对这生死与共的承诺,怎能不让他欣喜若狂、喜极而泣。

他知道这可能是条不归路,但是只要有她在,他又何惧前方黑暗险阻,又会何惧路坎坷颠簸,又会何惧一条道走到黑走到头。有她在,他今生夫复何求。

翌日,丁零女扮男装站在墨子轩的身旁,看着城墙下越来越近的队伍,心里期待着,想象着相见时的情形,只是心里却不禁又有些许怀疑,或许他们早已经把自己忘记。

一旁墨子轩侧眸,望着丁零时而舒展时而又紧皱的双眉,问道:“丁零,你在想什么?”

丁零“啊”了一声,幡然醒悟,不好意思的问道:“三哥,对不起啊,我刚刚走神,所以没有听清楚你刚才说了什么?”

“我是见那皱着眉头,故而问问你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

“没没,没有啊。”丁零笑着回答,心中却想起了昨天的事情,要说这不舒服,现在不舒服的要死要活的,该是那秦乐仪吧,一想到那满点心的泻药以及可能被折腾的整夜都下不了便凳、满身奇臭的秦乐仪哭丧着脸的样子,丁零的心情是从未有过的好,好到简直找不到可用的词汇来形容的那种大好特好。

墨子轩伸手为满脸得意笑容的丁零理了衣袍,说道:“那就好。”心中虽不知道她具体在开心什么,倒也能猜得透一二分。

“丁零,你与五弟他们是怎么相识的?”

“啊?”丁零惊讶,抬头望向墨子轩,她从没想过墨子轩在这个时间点会问及自己这件事情,脑袋里轰隆隆转动着,想着该如何回答。

到底要不要把自己和墨子非、墨子瑞相识的点点滴滴全部告诉了他,还有墨子非受伤和自己费城帮他取胜的事情呢,要都说吗?还是都不说,或是直说一点点无关紧要的事情。如若说了,到底会不会有什么影响呀?

丁零的脑海里,想的波涛汹涌、翻江倒海,却不知很多事情,墨子轩已经是知晓了的。

“这个啊,我就是偶遇了已经受了伤他们,然后把他们送回来军营。”丁零躲躲闪闪的说着,等到这话说完时,极其简单的描述,就连自己也着实被惊吓的不轻,心中祈祷着、希望墨子轩可以就此打住,不要再问了。

然,墨子轩问是问了,但是比丁零想想中的更加简单直接了许多。

他垂着眸子,望着丁零,认真的问道:“是吗?”

丁零抓了抓头,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你也知道你那五弟的脾气,如若我不送,就他那冷剑般的眼神,就能分分钟把我的脑袋瓜儿给剁下来啊。”丁零解释着,依旧只字不提她费城帮他取胜的事情,甚至是连她从尉迟国兵士中救他她的事情,也不曾说过一丁点儿。

不论是出于有意还是无意,她都一而再、再而三的维护了墨子非这“战胜”的威名。

“是这样啊。”墨子轩笑着,眸中没有了半分想要追问下去的意愿。

“是啊是啊,我只是帮了他一个小忙罢了。”丁零轻巧的一句话带过了自己与墨子非、墨子瑞相识的所有事件,她抬眸望着墨子轩的笑脸,随即也跟着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就连她自个都觉得无比的心虚与假惺惺。

这谎言啊,好比就是在给自己埋雷,说不定哪一天一个不注意,便把自己给炸的粉身碎骨,葬送没了。

“三哥,你看,他们是不是要进城了?”

墨子轩望了一眼远处人群中渐渐让出的一条宽敞大道,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三哥,怎么今儿没见墨子奕那家伙,他跑到哪里去了?”

“他啊,估计这会儿应是已经赖在接风宴上解嘴馋儿去了吧?”

“偷吃去了,还真是个吃货……”

“如若真不贪吃不贪玩儿了,那就真不是十一弟了。”墨子轩笑着说道,无奈的话语满满都是宠爱。

突然,听得丁零一声欢呼,“三哥,你快看快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