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87章 原来如此

我的书架

第87章 原来如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丁零听着墨子奕的诉说,几乎是尖叫着说道:“什么?这曼珠沙华……曼珠沙华居然是因着……因着这原因才会这开的荼蘼艳丽……这……这也太可怜了吧?”

墨子奕却对丁零的情绪惘若未闻,继续说道:“后来,父皇虽念及宛虞的贞烈及其父的忠勇为国,但是只因这曼珠沙华人称地狱之花,不吉,要将其铲除,三哥上书要求此事由他去执行,父皇也无奈只好同意了,然这花下唯独留下的亦只有一把枯骨。”

“难道你说的那片曼珠沙华便是眼前这片花儿吗?”

“嗯,三哥担心会伤害到这些花儿,特意让人掘地整片挖回来栽种的。”

“那……那宛虞还是被埋在这花下吗?”丁零犹豫半天,最终还是问出了口。

“是。”

“哦,可是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因为你和宛虞长得竟有几分相像,准确来说,是神似,你并不像她,然三哥望着你时候,我总能在他的眼睛里,寻到宛虞的影子,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你们两的性格却是截然相反的,宛虞是难得的端庄贤淑,柔情贴心,而你泼辣好动,刁钻古怪。”

丁零没有想到这曼珠沙华的背后竟然会有这样忧伤的故事,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里面的主角有了一线的联系,一时心中五味杂呈,好不痛快,不禁嘀咕道:“这么说三哥喜欢的不是我,是我有一点点像宛虞的这张脸……”

墨子奕望着自顾自嘟嘟囔囔的丁零,问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丁零嘴里虽说着没事,心里却在纳闷儿:既然我和宛虞是天壤之别,既然他喜欢的是宛虞,那又为何要对我这般的好,难道仅仅是因为我们长得相像吗?墨子轩你到底是在想什么?想要什么?

然,当丁零的脑海中又浮现出墨子非含情脉脉的眼眸之时,心里的疑惑瞬间变得柔和了许多。

但是,只要丁零一想到自己被人混作一锅粥的时候,傻傻的分不清楚的时候,便立马恼怒起来,“她就是她,我就是我,怎么能把我看做是她,把她看成是我呢,这时什么破事呀。

都快烦死了,不管了不管了。”丁零突然嚷嚷着起身,拉着墨子奕便走。

“呃——”墨子奕抬头,用一种极其奇怪的眼神看着咋咋呼呼的丁零,问道:“你这又是怎么了?”

“去玩,你不是找我要去玩吗?走吧,现在就走。”说着,也不等墨子奕有所反应,直直拽着墨子奕的胳膊便走。

“哦——你慢点,我还没穿好鞋呢?”

“穿什么穿,走走走……”

然,漫无目的的闲逛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丁零的心情却不没有半点起色,一声脆响,一个极好看得糖人被她一口咬的粉碎,掉了半截在地上,低领垂眸,望着满是尘土的半截糖人,心中顿时好生难过。

原来这生在这风光无限、地位显赫的帝王家,亦并非是什么好事。穷尽一生都无法摆脱朝堂势力、乃至同袍血亲间的明谋阴谋、权衡利弊,无法摆脱光环之下厚重的伪装与戒备,更无法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与人生,甚至是想要携手一个喜欢的人都成了莫大的奢望。

思及至此,丁零侧眸,望着一脸玩世不恭的墨子奕,问道:“墨子奕,是不是有一天你也会沦为政治联姻的工具与牺牲品?”

墨子奕眸中划过一丝的黯然与无奈,故作无所谓的说道:“可能吧!”

“墨子奕——”

“没办法啊,这就是帝王家儿女的命运吧!”

墨子奕垂着眼睛,丁零看到他眼中的神色,却也从未见过情绪如此低靡的墨子奕。

丁零故作欢快,伸手猛地拍了一把墨子奕的肩膀,说道:“墨子奕,姐姐今儿请你吃城南的小汤包去吧?”

墨子奕抬头,略略一愣,这才一脸不屑的说道:“你这人也太抠门了,小爷我每次都是请你去仙恋居吃那最贵最豪华的饭菜,你倒好第一次请小爷我吃饭,竟然是那小汤包,还在城南,小气不说,还得走那么远的路,诚心是想;累死我呀。”

“可是那小汤包好吃呀?”

“小爷我不喜欢走路,不去不去。”

“切,你爱去不去,不去拉倒,反正我是去定了。”

“你……”

望着丁零大步离去的身影,墨子奕一声无奈,谁叫那城南的小汤包确实是殷都一绝呢,谁叫他这骨灰级吃货经不住任何美食的诱惑呢,咬了咬呀,只好快步追了上去。

丁零看着追上来的墨子奕,揶揄道:“你不是不去吗?这又是要干嘛?”

“好容易逮着个机会,就算是吃小汤包,小爷我今儿也定要把你的那小钱袋腾空不可。”墨子奕笑的特得意。

“那你就试试啊,小心撑破你的肚皮……”

两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向城南走着,兴致颇高,却不知有一人正耷拉的脑袋,没精打采的走在大街上,无心赏景,亦无心看路。

那人便是大殷朝瑞王墨子瑞,因着那天于人群中远远的瞧见了丁零,便火急火燎的满帝都寻起了人,只是时间一点点过去了,他依旧没有寻到要寻之人,正是满心的懊恼,为何那天自己竟然会那般愚笨,竟然跟丢了一大活人。

抬眸,望着茫茫人海,不禁叹气了气。

突然,从人群中传来一轻快声音,“墨子奕你再笑话我,我就要揍人了……”

“墨子奕?十一弟——”墨子瑞寻着身影寻去,只见一身着天蓝色衣衫的女子,正揪着一人的耳朵,被揪之人嚷嚷着,引得众人纷纷侧目,或羡慕或嘲讽,然两人却自顾自吵闹着。

墨子瑞颇为诧异,这女子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揪着一男子的耳朵,成何体统。

“墨子奕,你还笑不笑了?”

“姐姐呀,你先放手成不成,疼死我了?”墨子奕拽着丁零的衣袖,乞求着,丁零见其如此模样,如花的容颜笑成了一朵花儿。

然,墨子瑞却着实一震惊,心中琢磨,他自是知道自家的这弟弟想来霸道乖张,什么时候竟然被人这般欺负过,且他不生气,倒是叫了声姐姐,墨子奕觉得好生奇怪,便快步赶了上去。

“姑娘你……”墨子瑞的话刚出口,却见那女子轻笑着骤然抬头,略愣之后,便唤了声“左左岸。”

墨子奕望着这张熟悉的笑脸,顿时本要责怪的心,却一再凝滞,一时竟然不知该说点什么起来。

“左左岸,怎么是你呀?”丁零问,满心的欢喜。

“丁零,你怎么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你认识我七哥的?”墨子奕嚷嚷着,满心的不爽快。

“怎么没告诉你,那天在仙恋居你还见过那块玉佩呢。”

墨子奕拍了一把自己的脑门说道:“对对,我怎么把这茬事情给忘记了呢。”

丁零等着圆溜溜的眼睛,关心的问道:“左左岸,你还好吗?腿伤有没有彻底恢复呀?”

“腿……腿伤啊,好了好了。”墨子瑞虽古板,却是个心细之人,一提起这腿伤,丁零为他治伤的画面便像是一幅画在他的脑海里缓缓的展了开来,顿时,整个人再次变得不知所措的尴尬起来。

“左左岸,怎么这么久你还是这样呆萌呀?”丁零望着墨子瑞呆呆的模样,不由笑出了声。

墨子奕插嘴进来,好奇的问道:“左左岸?你叫七哥左左岸?”

“那是因为……”丁零正要说那是还是因为有左岸,只是话到嘴边,脑海里却浮现了满脸黑线警告她要有自知之明的墨子非,顿时愤懑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