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89章 二探轩王府

我的书架

第89章 二探轩王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墨子瑞颇为失落的说道:“是啊,本来我是打算吃过小汤包后,再请她来五哥府上坐坐的,但是当时她的态度非常坚决,我亦不能强行说什么,只得随了她的意愿,让她跟着十一弟回了轩王府。”

“她跟十一弟回了轩王府?”

“是啊,五哥你们之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呀?为什么她会不准我提你,一提就大为恼火。”

“轩王府?”墨子非重复着,这丁零竟然是跟着墨子奕回了轩王府墨子轩那里,墨子非骤然醒悟,那……那……那日太子宫所见的女子不就是住在轩王府吗?难道真是她?墨子非想起了太子宫前,他对嗤之以鼻,鄙夷训斥,贤王府门前,再见她怒然回怼,以及夜闯轩王府她酒醉之时亦是念念叨叨这那句“自知之明”的情景,墨子非心中竟然有些懊恼起来。

为何,他一心想要寻她,却在遇到之时,没能弟一眼认出是她?为何,明明直觉一再告知他自己对于她的熟悉,他非但没有去问清楚事情原委,还鄙夷、轻视于她?为何已经站在了她眼前,他却因着那份极端情绪,没头没脑的一味的要否决于她?

他不是没有看到她,亦不是没有机会去问她,而是任由着心中那份猜疑与不快,霸占了他所有的理智与冷静。他对她有鄙夷、不屑,是没错,但更多的却是越演越烈的愤怒与失望。

而那缘由却只是因为,她会安心依赖的站在墨子轩身旁,接受他为她束发深情;会那么毫无顾忌的半抱半拖着醉酒的墨子奕,任由其当个抱枕趴在肩头;会那么不顾男女之别于大庭广众之下,同墨子然暧昧不清。所以他愤怒,他失望。

然,现在,他却知晓了自己最鄙夷、愤怒、失望的那个人,竟然是他从心底里一直有所期盼的那个人,这叫他如何能够安然接受这样的转变。

“不过,她答应了我,说是改天有空会回来看五哥。”

“是吗?”墨子非心不在焉的答了一句。

“应该是吧!但是,至于改天是哪天,看那情形应该得……得很久吧。”墨子瑞老是说出了他的判断与猜想。

夜深了,墨子非端坐了桌前,望着那张绢布上纤细的笔记,思绪一再纷飞起来,他曾想过许多种可能想能发生的相遇情境,但是从未想到会成了如今这般境地。

他亦分不清,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情感,竟然会惹得他的心忐忑不安起来。

夜半,一袭黑色劲装翩然如风极快的出了贤王府,直奔轩王府而去。他得去见她,无论如何他亦是等不及她口中所谓的“改天”,即便是再闯一夜轩王府又有何妨,他今晚必须得见到她。

与那夜不同的是,今夜丁零的房间早已没了灯火,夜色如水,静静轻泻,墨子非站在那黑暗里,望着依旧睡姿极其难以入眼的丁零,他的心感慨万千,竟有几分小激动、小惊喜油然而生。

想到那夜,她骤然拉住他的长袍,嚷嚷道:“你这小贼,竟敢跑到本姑娘房里来行窃,看本姑娘不打断你的腿。”背着银灰色的月光,他竟然露出了一丝笑意,而那笑容里竟然带了一丝丝的甜蜜的味道。

墨子非下意识的坐到了丁零的床边,正要伸手之时,突想起了那时初回军营,丁零睡了许久都不曾醒来,自己心急曾覆手于她的额际,不想却被她抓住了手,那画面清晰一如刀刻,只是那时的他并不曾看到她素养的模样。

回忆至此,墨子非的眉宇间的笑意更深了些。

然,这次,迎接他的却不是她那柔软温润的手,而是被这只柔软温润的手紧握着的冰冷的黑色物件。

墨子非低头,望着此刻深抵在自己胸口的黑色物件,抬眸望向了此物件的主人。

丁零依旧一脸巧笑,探过身来,低声说道:“小贼,你大半夜的来本姑娘房里,这是准备要谋财,还是要采花儿呀?”那笑迎着月色看过去,满满的坏意,仿若被劫财劫色之人是墨子非,而并非她。

丁零见对方不曾言语,手中着力,用枪口重重的顶了顶对方的胸口。然,对方除了肩膀略略轻颤,喉咙间发出了一声闷哼外,仍旧不言不语。

丁零嬉笑着,问道:“哎呦,今儿这时遇到一犟驴主儿了,不过,你说我是该夸你竟然这么沉得住气呢,还是该怀疑你本就是一不会说话的毛贼呀。”

说话间,丁零慢慢起身、下床,墨子非亦是跟着起身,往后退了过去。

“小贼,既然你不说话,那一定也不介意本姑娘过去点个灯吧?”

灯已经亮了起来,然,丁零的枪依旧抵在墨子非的心口,没有半点的放松。

“小贼,你说你是聪明呢,还是愚蠢呀?说你愚蠢吧,你还知道要到轩王府来偷盗,但是说你聪明吧,又有些说不过去,你说你偷就冲着那藏宝的地儿,再不济也寻个书房去,拿些名人字画,也能换不少钱,你却偏偏跑到了我这里,我这人一没钱二没宝贝的,你说你来偷什么呀?”

丁零端起茶壶,到了一杯茶水,一杯凉水入肚,仅仅留有的那点睡意也跑得没有半点影子。

“现在倒好了,你把本姑娘也惊得没睡意,睡不着了,要不咱就说道说道呗?”

墨子非依旧没有说话,眼睛直直的盯着丁零,也不知道脑袋里到底在琢磨着什么。

“既然你同意,那咱就先搜一搜身,让本姑娘看看你到底携带了些什么厉害武器,成不成?丁零的话虽是这样说的,那空出来的手却早已经乱摸了开来。

从胸部到腰际,最后从靴筒里折了回来,居然连一件武器也没有发现,丁零不禁有些无聊起来,嘀咕道:“你这小贼,怎么出来混连一件武器也不带呀,不怕被抓吗?还是良心较好一点,从没想过要伤害人呢?小贼呀,你能不能说句话呀,要不然本姑娘这后半夜的时间可怎么打发呀?”

突然,丁零抬眸笑了起来,因为他发现这小贼竟然有着一双特别漂亮的眼睛,人家说眼睛漂亮的人就算再丑也丑不到哪里去,心下便有了更有意思的念想。

“小贼,要不然,咱玩个游戏呗,让本姑娘把你的面巾给摘下来。如若你长得俊俏,本姑娘便既往不咎,明儿再放你去是官府;但是如若你长得忒对不起你的这双眼睛,本姑娘就只能立马叫人来,打你一顿,等着明儿一早再扭送你到官府去。你说好不好?”

丁零也不管这对方愿不愿意,她已经极快的伸手拽开了对方的面巾。

然,当她看到面巾下的那张脸时,却惊呆险些把下巴掉了去。

“左……左……左岸,怎么会是你?”丁零结结巴巴道,眸中满是不可思议,任她怎么也没想到这墨子非竟然会大半夜跑到轩王府,进了她的房间,且任由她撩逗了半天,亦是不曾有任何抗议与恼怒。

墨子非欺身向前,问道:“怎么,是本王太丑,吓到你了吗?”

丁零边后退边摆着手,解释道:“不……不是,怎么会是太丑了呢。”话虽是这样说,心中却在嘀咕,墨子非你哪里是太丑吓人,分明是本身来了就已经够吓人的了。

“为何亦是不告诉本王你是谁?”墨子非问。

丁零悄声抱怨着,说道:“这……这,你也没给我机会说呀。”

对于丁零的这话,墨子非静静听着,亦不曾有任何反驳,一时间,竟然陷入了略略有些尴尬的安静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