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91章 做个榴莲试试

我的书架

第91章 做个榴莲试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月仪故意朝着丁零晃了晃手里的绢纸,像是抓到了丁零的小辫子一般,特得意的炫耀着。

看着这副嘚瑟嘴脸的秦月仪,丁零的眸中陡然对了些厌恶,心中的“坏心思”一发不可收拾的蔓延开来,唇角上扬,特诡异的笑着说道:“是与不是管你什么事,我劝你还是快些还给我为好,不然,小心本姑娘一个不痛快,便随便跟三哥说起点什么事情,秦乐仪,你也知道被所爱的人嫌恶,可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

“丁零你竟然敢那轩哥哥来压我,你要知道我可是轩哥哥的未婚妻,任你怎么说轩哥哥又怎么会相信你一个外人。”

丁零故作认真的问道:“我是外人吗?你确定我对于三哥来说是一个外人吗?”

秦乐仪十分笃定的回答道:“那是。”

“这么说秦乐仪你是觉得你自个是三哥的内人了,那我问问你,你来帝都这么久三哥可有约你出去过一次?三哥可有主动找过你一次?你自认为是三哥的未婚妻,三哥可送给过你婚书?三哥可给过你什么承诺?”

“你……”

“我想起来了,你秦乐仪想来执着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我问问你,三哥的父亲,当今的皇上可有把你指婚给三哥吗?你秦乐仪至今可有收到过媒婆喜娘送去聘书?哪怕是一件像样的定情信物也成?你有吗?”

“我……”

“秦乐仪,据我所知,这些你一样都不没有,不是吗?还要自夸说是三哥的未婚妻,说出来还真不嫌臊,秦乐仪你可也真算没皮没脸的了。”

秦乐仪自出生起,便被秦家人放手里捧着护着,哪里受过人这般的数落,气的直跺脚,顿时所有的章法、思维乱做了一团,一手指着丁零,怒然骂道:“丁零你……你才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你逃婚,你蛊惑我轩哥哥,现在还又去勾搭别的男人……”

然,就连这骂人的招数,此刻也变得缺词少句起来,想了半天,也只能反反复复的骂出这些话来。

“秦乐仪,你别自个没本事守好自个的男人,还怪别人蛊惑,这到底是谁不要脸呀,再说,刚才本姑娘已经给你论证过了,你——到目前为止,还真不是三哥他的什么人呢?如若给个脸上贴金不成,反而抹了一身黑,到时三哥可是真要恶心你了。”

秦乐仪听着实在气不过,便挥手示意身后的侍从,道:“来人,给本小姐好好教训教训这死丫头。”

“秦乐仪,你觉得我丁零还是当初任你绑来拖去的丁零吗?我既然能住的进轩王府,叫一声三哥,自然有我能耐。”

“丁零你休要唬我,本姑娘才不会上你的当。”秦乐仪犹豫着,却再也没有信心去指使侍从去收拾丁零,因为她真心不能肯定她的轩哥哥会不会毅然站在她这边。

然,当丁零看到秦乐仪心中的动摇,没有任何收敛,反而更加嚣张与肆意起来,咄咄逼人道:“秦乐仪,你再愚蠢,也该想的明白,记得清楚,那日我们捉弄于你,把你吓晕过去,三哥究竟为何会同意你的恳请送你回府?难道你仅仅是觉得三哥只是心疼你吗?难道你会觉得三哥亦会对你如此纵容吗?”

秦乐仪听着丁零的话,气的直掉眼泪,大声喊道:“丁零你给我闭嘴,闭嘴——”

“孰轻孰重,难道你还想不明白吗?”

“闭嘴你给我闭嘴,不要说了……不要说了……”秦乐仪捂着自己的耳朵,一时委屈、伤心至极,竟然蹲在地上大哭起来。

她秦月仪却是满心满肺的以为自己是定然可以嫁给墨子轩成为轩王妃,以为墨子轩对自己是与众不同的,以为就算现在什么都不是,但是绝对不会影响到自己已然是准轩王妃的事情,但是经丁零这么一说,那她到底是算什么,对于墨子轩算什么,难道一切仅仅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掩耳盗铃式的独角戏吗?这种结局,她——向来心高气傲的秦月仪着实无法接受呀。

“秦乐仪,你最好给我记住,以后你休要再来招惹我,不然,我定然会让你比今日更家痛哭百倍、千倍。”丁零说罢,伸手拽过秦乐仪的手,掰开了她手指,取走了那被握的皱皱巴巴的绢纸,径直大步离去。

秦乐仪蹲在地上,泪眼朦胧的望着丁零离去的背影,大喊道:“丁零我恨你恨你……”

丁零却满脸的不屑,只回了一句与她,“那你自找的,活该。”明媚的笑容中却带着冷冷的漠然,是呀,既然与她无关,她又何需去同情与怜悯。既然秦乐仪决定要做一扎她的榴莲,那她便只会是劈开榴莲的那把利刃,凛冽与无情这更像是本能。

申时,丁零如约来到明月茶楼等着墨子非。

坐在栏杆上,轻摆着双脚,吹着手里的风车,看着街上的行人频频的回头,倒也一副莫不在意的样子。

然,却把身后的茶楼老板下的够呛,“小姐,算小的求您了,成不成?您就下来吧。”

“这儿是你这茶楼最高、看得最远,风景最美的地方,我为何要下去?”

“小姐,您瞧瞧这得有多高呀,您若万一一个不小心摔了下去,小的可怎么承担得起呀!”

“老板,你就放一百二十心吧,我丁零肯定摔不下去。如若真摔下去了,那也是我活该,定然不会跟你要半个铜板的。”丁零特直爽的说着,然那茶楼老板都快要哭了。

“如若您真摔下去,就算您不跟我要半个铜板,小的这茶楼往后谁还会来呀,您这不是要要了小的的命吗?呸呸呸,瞧我这乌鸦嘴,姑奶奶我求求你了,你就下来吧。”

“我就坐一小会,一会儿我就下去了。”

“您就现在下来吧?”

“老板,你再啰嗦,我摔不下去也被你烦下去了啊,你赶紧走人,不然我就真跳下去了。”丁零说着,往前挪了挪身子,威胁道。

那茶楼老板一看,大惊,赶忙解释道:“小姐小姐,我走我走还不成吗?”

“那就赶紧走。”

“那你一定要坐的稳稳当当的啊,还有就是就坐一小会儿啊……”茶楼老板极其紧张的叮嘱着,虽不情愿,也只得退下了楼去。

“总算是安静了……”丁零望着渐渐脱离视线的茶楼老板,欢呼着。却不知此刻的墨子非正远远的望着一脸悲催的秦月仪,听着属下的细细讲述,眸中竟然露出了极其难得的赞同之色。

这个女人对人掏心掏肺是真好,但是对人下手狠毒亦是不争的事情,然,墨子非却没有半分的厌恶,反倒是对丁零的此种行为,竟然有几分的欣赏。

明月茶楼的楼顶的木制护栏上,丁零仰着脑袋,微微抬眸,望着天际的朵朵白云,心情是从未有过的畅快淋漓,不仅仅是因为手里的那娟纸上满满的“小小仙”,更是因为登高望远的舒畅与遗世独立的清净。

然,这份清净与舒畅却没有保持很久,只是那一小会的功夫,身后便有脚步声一起一落的由远及近的慢慢传来。

丁零心中嘀咕,这茶楼店家还真是守时,说一小会儿还真是一小会儿,这不已经来催人了,便也不回头径自喊话道:“店家,你就别催了,我不会掉下去的。”

然身后的人并没有回话,只是那脚步声却越来越清晰起来。

“店家你再要过来啰嗦,我可就真要跳下去了,到那时,就像你说的看你还怎么开门做生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