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93章 轩王府的来客

我的书架

第93章 轩王府的来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要傻愣到什么时候,还不快走。”

“哦哦。”丁零抬眸见墨子非回头正看着自个,心中恍然大悟,便小跑着迎了上去,却没有发现这个外表冷漠孤傲的人,此时,那双清冷的眼睛里竟然闪烁着轻巧的笑意。

两人并肩走着,众人围着圈跟随着看着,丁零的脸笑的绯红,墨子非却一副宠辱不惊,海阔天空的样子。

与殷朝的王爷墨子非并肩招摇在大街上,就算是想要低调也委实没办法低调,谁让他是殷朝的战神呢。

丁零侧眸,眼角余光偷偷瞟向身侧的墨子非,双眉修长,眼睛深邃,鼻子坚挺,唇角弧度美的恰恰好,老天还真是鬼斧神工,竟然能将一个人造就的如此完美,还真是汗颜。只不过,为何就不能给他眉宇间留几许阳光的暖意,画几笔温柔的笑意呢?

然,想起这笑容,丁零的脑海中却浮现了另一人缱绻浅笑的模样,是呀,可能如若墨子非也能像尉迟安邺一般笑容款款,那墨子非便真不是墨子非了。

丁零想的入迷,笑的娇俏,却不知此时此刻的墨子非正望着她那傻乎乎的样子,不知不觉中竟然露出了轻轻浅浅的笑容来。

轩王府。

墨子轩望着自从他封王赐府邸以来,一直不曾到来过的墨子非,着实是有些惊讶,起身,寒暄道:“五弟要来,怎么不遣人先来告知三哥一声,这样三哥才能好好招待你呀,这眼下,不周之处还请五弟见谅。”

墨子非还礼,淡然说道:“三哥不必多虑,子非只是来告知三哥一件事。”

“是有关零儿的事吗?可——是零儿冲撞了五弟?如若是,还请五弟谅解,零儿做事莽撞,五弟就莫要与她计较了。”墨子轩目光犀利的盯着墨子非,话语却依旧温文尔雅、滴水不漏。

“既然三哥明白,子非就直言了,丁零这段时间劳烦三哥费心照顾了。”墨子非面无表情的说着,有一种原本朦胧的情感在此时却越发的浓重清晰起来。

墨子非这话答的貌似很得当,其实非也,根本就是驴头不对马嘴。

墨子轩重在问丁零是否“冲撞”墨子非,请其“谅解”,而墨子非意在告诉墨子轩丁零“莽撞”,让其“费心”。一个在说轩王府的在丁零心中的重要性,一个却在讲丁零从来都不属于这里。

既然此话讲不通,那又何苦躲猫猫、绕弯儿呢?

墨子轩直问:“零儿现在在哪里?”

墨子非亦是直答:“我府上。”

“她是自愿的去的?”墨子轩这句反问却并不像是问墨子非,倒更像是在反问自己。

“是。”墨子非的话语极为肯定,目光里投射出墨子轩的身影,却有些恍惚。

然,墨子轩却没有再讲话,回望着站在眼前的墨子非,暗暗握紧了双拳,眼眸微垂,陷入了沉思。

墨子非依旧直截了当,亦不愿给墨子轩任何质问的机会,起身,上前一步,道::“三哥,子非还有事,就先行告辞了。”说完,回身,毅然离开了轩王府。

看着墨子非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墨子轩紧握着的拳头颓然松开,整个人仿若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重力一般恍惚坐到了地上。

墨子非垂首,喃喃自语,道:“为什么?为什么?就连零儿都不愿留在我身边,也要离去了吗?”他的话语像是寒冬夜里凛冽的刺骨冷风,冻得人直颤抖,眼眶里的伤痛与落寞却是那般的深刻。

“零儿……零儿……你还会回到我身边吗…………”他轻声呢喃着,整个人像是丢了魂儿般痴傻着,平日里温存的眸光早已失去了明朗,混沌里满是伤痛。

站在轩王府外,墨子轩回眸,却看到失神落魄坐地的墨子轩,陷入了困惑中个,他是喜欢她的吗?那她呢,也是爱他的吗?那宛虞呢,那个埋葬在三色花下的女子呢?他还那般爱她吗?如若爱,那丁零……丁零在他的心目中到底又是以什么存在……

只是,只是,丁零你也爱上他了吗?这问题墨子非本该去问问丁零,然他却在这里纠结起了根本不会有答案的答案,而心,心竟然会莫名的隐隐作痛起来。

墨子非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去琢磨这些事情,去在意这些事情,就算是因着丁零,那只要她在他眼前就好,至于她爱不爱谁,会被谁爱着,他又何苦去探究这些与自己毫无关系、亦从未去关注过的事情呢?

对于他,他只是想要看到她,仅此而已罢了。

思及至此,墨子非回身,飞身上马,猛的打马,离去。

然,墨子非刚刚离去,轩王府的墙后却走出来一人,望着那远去的一人一马,笑的一脸阴险与得意,而后,走到轩王府的守卫前,说道:“麻烦兄弟向轩王通报一声,就说是丁零姑娘的老朋友来访。”

守卫亦是知道,这丁零姑娘是府里的贵客,思索片刻后,便嘱咐一旁的守卫看好此人,转身进了王府。

不一会,那守卫便出来了,做了请的动作,说道:“请,轩王在大厅等候,你进去后,自会有人带去见轩王。”

那人拱手,道了一声“劳烦兄弟了。”便径自入了轩王府。

大厅主位之上,墨子轩已然恢复了平静,望着站在厅中的来人,上下一番大量,却不曾言语,他在等,等来人给自己一个说辞。

来人,下拜,“小人张竞,见过轩王殿下。”

墨子轩喝了口茶,这才问道:“你说你是丁零的朋友?”

“也不算是吧!”

“何意?”

那人左右看了看,示意墨子轩屏退众人,他方才会说出其中的缘由。

墨子轩会意,挥了挥手,众人鱼贯而出,离了大厅。

墨子轩抬眸,却见那人蹭的一下,双膝跪倒在地,略微诧异,正欲开口问,然听得那人说道:“小人,欺瞒了轩王殿下,还请殿下降罪。”

“你何罪之有?”

“小人只是多次见过丁零姑娘,知道丁零姑娘的来历,而并非是丁零姑娘的朋友。”

墨子轩这才正色道:“你知道丁零的来历?”

“是。”

“你可知欺骗本王,重则非死不可。”

“小人知道。”

“起来吧。”

张竞再拜,欣然起身,说道:“谢谢轩王殿下不责罚之恩,那日……”

原来,这张竞就一市井流氓,平日里闲散无事,手里缺钱时,亦会做一些小偷小摸的勾当。那天,丁零的车子骤然落在这个世界时,最先遇见的便是张竞,然,那时的张竞,因着好奇查看了一番,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值钱的物件,便愤愤离开了。

不想,回村后,村头老张家死了儿子正张罗着冥婚,他便去了准备蹭吃蹭喝一番,顺道看看热闹,却在下葬之日目睹了新娘诈尸踢破棺椁的惊现事件,惊恐之余却也看到了新娘就是那日自己那个破铁盒子里看到的女子,便悄悄尾随在了这位邪乎的新娘身后。

因着这份好奇心,通过诸多事件,他便知晓了这新娘其实并非是什么诈尸,说白了就一装神弄鬼的女人罢了。直到丁零马车进了大殷朝军营,这一切才划上了句号。

只是没想到的是,今日,在轩王府门前,他再次遇到墨子非,他才肯定了最近在帝都遇到那个女子竟是那诈尸新娘。

想着这么多心惊动魄的秘密事件,只要找对了人,定然也能发一笔横财不可。当然,这种想法他是一定不会告诉墨子轩的。

墨子轩问:“你是说,那铁盒子是突然冲出来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