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96章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我的书架

第96章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哈哈哈……”突然那女子大声笑了起来,声音居然是温厚略微沙哑的男中音。

“小仙!真的是你吗?”你狂喜一蹦到了女子面前,上下其手胡乱摸索着,引得该女子阵阵大笑不止。

“好了好了,你再这么乱摸下去,我得得笑死不可。”

丁零望着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尉迟安邺,满心的疑惑,问道:“小仙真的是你啊。”

“是——是——是——”尉迟安邺连回答了“是”,丁零终是停了四处肆虐的双手,满是惊奇与不可思议的问道:“小仙,你怎么这身装扮?”

然,尉迟安邺却满是打趣儿的问道:“怎么?你不喜欢吗?”

“啊?”丁零瞠目结舌,这问题问的,该怎么回答呀。要说不喜欢话,着实有些太伤人、太伤面子了,但是,难道如若说喜欢,他便会一直着女装吗?丁零笑到,这里自己到先笑成了一个泪人。

“你还笑,要不是你每天抱怨衣裙讨厌、难穿,我怎么会想到要只身示范陪你、教你?”尉迟安邺故作生气的模样,然那话语里却满是宠爱与纵容。

“小仙——”

“嗯,这下你开心了吧?心里亦是平衡了吧?”

“嗯——”

“感动吧,想我堂堂七尺男儿,竟为你扮起了女人……”

“小仙,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不待尉迟安邺的邀完功,晒出战绩,丁零早已踮起脚尖儿,双臂搂上他的脖子,照着那粉颊俏丽的脸上送上了一个大大的香啵儿。尉迟安邺一愣,双颊微红,整个人还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却又被丁零那不安分的手肆意侵犯,双双抓在他那突冒出的胸上,人儿笑的花枝乱颤,戏谑异常。

“小仙,你的胸?这里的胸是怎么回事?”话还在说着,那手在已经收到了好奇大脑的指示,急不可耐的伸入了小仙的衣衫里想要一探究竟。

尉迟安邺赶忙伸手护胸,大声嚷嚷起来,“喂喂喂——你这人怎么老是吃我豆腐啊,还摸我的胸,现在我可是女人哪……”

“女人?我就是要摸你这女人的胸,怎么了?”丁零笑的特坏,那双黑瞳顿时变得色眯眯起来,直勾勾的猛盯着尉迟安邺的“胸”,如饥似渴的像只饿狼在捕食猎物。

“来人啊,非礼啦……”

“非礼?大爷我今天还就非礼定你了。”

“救命哪……”

“别跑,别跑……”

正当两人满屋子追逐玩闹的时候,门却被人一脚踹了开了,两人一惊,双双看向了门外,只见那两店伙计,各自拿着扫把、鸡毛毯子真凶巴巴的站在门口,下一秒便踏足进了房间。

“姑娘发生什么事情……”

看着两个店伙计抓贼救人心切的模样,丁零与尉迟安邺险些被笑憋出了内伤。

“姑娘贼人呢?”

正在两人不知该如何解释清楚这尴尬至极的场面时,抬眸却看到了打开的窗户,尉迟安邺眼睛一转,便直直大叫道:“两位小哥,那……那贼人跳窗户走了。”

“跳窗户走了?”两位店伙计冲了过去,向着窗外四下里寻找了一番,却不曾发现任何异样,再说这窗户下就是客栈后院,平日里也着实没有什么人进进出出。

“姑娘,我们这就去后院找找,看看能不能抓到那贼人。”

“好。”

店伙计出门,关门之际,仍旧不忘嘱咐道:“两位姑娘,以后夜间记得关好门窗,我们也会告知掌柜的,会加强巡逻,定然会保的两位姑娘安然,如有需要,叫一声便是,两位姑娘好生歇着,我们去了。

“谢谢两位小哥关心,劳烦了。”

当然落落大方致谢已然是尉迟安邺,对于丁零来说,能好好憋着不笑出来,也已经够为难她,哪里还能做得了其他。

店小二走了,听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两人这才笑出了声。

只是下一秒,丁零却嬉笑着,问道:“咱继续吧?”

“啊?”尉迟安邺愕然,聪慧睿智的他一时间竟没能读懂丁零话中的意思。

然,丁零却已经骤然跳起,搂了尉迟安邺的双肩,捏起了他的下巴,一脸色眯眯的模样,调情道:“妞儿,给爷笑一个。”

“呜呜呜……”尉迟安邺这才明白丁零那句“咱继续吧?”的所指,稍稍迟疑后,立马配合起了丁零的节奏,故作楚楚娇羞状,垂下了那双诱人的丹凤眼。

“妞儿,大爷我好喜欢你呀,就给大爷笑一个吧,甜的话大爷我就赏你个樱桃吃。”

尉迟安邺居然笑了,那笑的宛若一朵羞羞答答的小野花般带着些许涩与甜,丁零开怀顺手喂了一个红玛瑙般的樱桃在他嘴里。

“叫声大爷听听,叫的舒心的话,大爷今儿就娶你回家填房。”

尉迟安邺故作惊呼道:“填房?大爷你家里有多少妻妾啊?”

丁零用手托着尉迟安邺的满是好奇的脸,特豪气的说道:“多你个不多,少你个不少。”

尉迟安邺认真问道:“那是多少啊?”

丁零亦是认真的说道:“多少,你想知道吗?”

“想。”

“那就随大爷我回家数数不就明白了吗?”

“爷,你真花心!”

“爷不花心的话,妞儿你怎么有得男人嫁啊,不过……”

说这话的丁零说的老练至极,问那话的尉迟安邺亦是问的纯真可爱。

他问:“不过什么?”

“不过,妞今儿个能把爷我哄开心,伺候周到了的话,爷就把家里的那群娘们儿给统统都休了,这以后啊,爷就只爱你一个,只疼你一个,怎么样?”

“天哪,如若世间男子都像你这般贪婪、薄情,那女人还要怎么活哪,就太命苦了。”

听着尉迟安邺略微哀伤的责怨,丁零颇为生气的问道:“妞儿你到底是从不从了大爷我?”

然丁零问的霸气,着了女装的尉迟安邺却答的娇柔,“大爷说话可还算数,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当然算话,三千弱水全喝那还不得撑破肚皮啊。”丁零笑的特满意,答的却极其巧妙。

尉迟安邺稍作思考,点头答道:“也是。”

然此时是大爷的丁零却投机取巧,耍赖道:“只取一瓢饮,一次只饮一瓢足够。”

“那以后还得饮多少瓢,五千?三万?”

“那可不是!”

“啊——”尉迟安邺望着一脸贪婪不知足的丁零大爷,顿觉自己快要疯了,怎么就能遇到这么一一心想吞大象的贪吃蛇了呢。

“从了吧,妞儿,俺好稀罕你啊……”

“喂——那客栈那两店伙计又该回来了?”

“怕什么呀?”

“会把你当做事采花贼的?”

“那爷就告诉他们俩,爷的房中乐事,岂是他们能懂得……哈哈……”

尉迟安邺听着丁零的说辞,笑的险些背过气去,好容易的停下了笑,这才问道:“小小仙你居然还知晓房中乐事?”

“难道小仙你不懂吗?啧啧啧……莫不是小仙你真不懂?”

听着这话,尉迟安邺委实觉得汗颜,这女人也太每个女人样儿了吧,张口闭口房中乐事,还说的那般轻巧与开怀。

见尉迟安邺不言语,丁零更是笑的嘚瑟,说道:“真是的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嘛!”

哪知道尉迟安邺更加的哭笑不得起来,什么叫没吃过猪头,还没见过猪跑啊,人家行房事,难不成自个还去偷偷瞧去不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