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97章 妞儿,给爷笑一个

我的书架

第97章 妞儿,给爷笑一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仙仙,小仙我是真心服了你了,行不行?”面对这样的丁零,尉迟安邺只能树白旗,交降书,他虽是男人,但是真心没有这女人奔放。

“难不成,小小仙真心没见过什么春什么图、什么这个经那个经的书?那不是你们这些古人自有的东西嘛?你怎么会没见过?”

尉迟安邺看着丁零贼溜溜转动的眼睛,心中到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摇头吗?或是点头吗?真是太为难人了。

“小小仙,咱能不能换个换题,讨论点别的事情呀?”

“好呀。”丁零满口答应,尉迟安邺总算是心中舒了一口气,只是那一秒,却听得丁零问道:“小仙有被别人尝过鲜儿吗?”

“尝过鲜儿?”尉迟安邺重复着,这词这么听起来这么变扭、奇怪呀?什么叫“尝过鲜儿”,而且还是“被别人尝过鲜儿”。

“有没有啊?”丁零使劲追问着。

“没有。”

“没有?居然没有?不是吧?你们这些有钱人家不是都有什么通房丫头、暖床侍女吗?怎么到你这就什么也没有啦?”丁零瞪着一双眸子,像是发现了追着打猫的老鼠,惊奇的不得了。

尉迟安邺故意高声强调道:“真没有。”

“那好吧!不过……”

听着丁零语气里的玩味,尉迟安邺后脑勺一阵发麻,他是真心觉得这丁零定是又在琢磨什么诡异幺蛾子了,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道:“不过什么?”

“不过,今儿妞儿你就从了大爷我吧!”丁零笑的色色的,尉迟安邺却不禁后悔起来,早知道次女如此的色,自己怎么都不会为哄着她开心,着了这女装。然,早已是大晚,特晚了。

“妞儿,在给爷笑一个呗?”

“为何爷就不能给妞儿笑一个呢?”

“也行,只是……要不咱一起笑……”

这明明是在玩闹,她却真是像极了那好色男人,而他亦是像极了娇滴滴的女子,明明是各种作各种秀,他演的认真,她却真心觉得痴迷。

有那么一瞬间,他竟是真怦然心动了,有过那么一眼,她亦是真真假假难以分的清楚。

回忆如花,悄然开放,亦是无声飘落。

尉迟安邺的一袭衣裙明艳动人,温存话语余音绕耳不绝,躺在石头之上丁零,兀自开怀大笑,阳光轻泻,暖暖的,风吹过,带着缕缕的香,晴空之上的云朵,仿若也在笑了,惬意之极。

墨子非回府,走过竹园,看到圆石上的丁零大八字仰躺着的丁零,悄然走近,却发现丁零双眸轻闭,嘴角微露笑意,竟是睡着了,顿时既觉得无奈,又觉得好笑,情不自禁唇角微微扬起,居然也破天荒的露出了笑容。

然,下一秒,墨子非却脱下蓝色披风为丁零盖好,侧身半卧在了她的身旁,凝眸看着她那睡梦中犹带俏皮的侧脸,居然走了神。

这是墨子非第一这般亲近、清晰的看丁零,虽说从相遇到现在见过诸多次,但是这样咫尺距离的真切的看着对方,倒还真是第一次。

从在山林里初遇遇、后闯戍城乃至大破岳城,墨子非只能用心感受着丁零的点点滴滴。

第一次见到丁零时,她一袭男儿装束,无聊的弹着桌上的花生粒把玩儿,直到意外的摔碎瓷碟,墨子然点出其为女子,尴尬之余却有墨子轩相护,然那会他却并没有认出她是谁?直到墨子瑞证实所见女子便是丁零,他才知晓她便是他心中猜测过千百次的女子;而那两次的夜访轩王府,一次他觉得她就是一不知羞耻的女子,二次,他却被当成了小贼,屡屡被揶揄、调笑。

再见便是那日明月茶楼,丁零悠然坐在高处吹着风车,风拂过,长发轻舞,整个人轻快的像是只百灵鸟;

此时,见到丁零,却是金色阳光里安然甜睡的她,墨子非这才发现,她的眉宇间总是有意无意的挂着暖人心窝的笑意,杏眸微闭,参差不齐的睫毛微卷浅投着一弯光晕,秀挺的鼻,樱桃色的唇,皮肤却隐隐的带着些金麦色。

细长的食指间却藏匿着若有若无的薄茧,裸露在外的小腿及双膝依旧残留着还未淡去的浅浅伤痕,格外白皙的双脚青色细脉微现,脚掌上的茧子微厚,像是长期跋涉留下的痕迹。

是呀,相识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这么专注的看她,她亦是这般安静的被他看着。这世间,有些事情、有些缘分还真是微妙的叫人猜不透。

然,他察看的越细微,心中便越觉得好奇,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身上究竟藏了些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墨子非曾派人暗中调查过,只是收获甚微,来历仍旧是一片空白,唯一能调查到的便是那些经历,而这些经历几乎都与他息息相关,这又能算是什么收获。

风过,长发随风而起调皮的钻进丁零的颈间衣领里,她伸手轻挠,然墨子非却生怕她翻身掉进湖里,便起身急护在她身前,谁知她只是换了个舒适的姿势继续沉睡着。

良久,墨子非见丁零睡的安稳,便再度倚靠在了石头旁,心中寻思,这女子怎么不知道担心在这石头上睡觉,一个不小心便会掉进水里送了性命。墨子非浅笑,无奈的摇头,看着眼前的人儿,眼眸中竟然流露出了些许怜爱。

这画面有些似曾相识,只是那时,睡着的是墨子非,分分钟相护的丁零罢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丁零打着哈欠,伸了伸委屈了许久的腰肢,迷迷糊糊的睁眼却看到了一张近在咫尺的清俊脸庞,像被什么咬了屁股一般,立马尖叫着起身,早已完完全全的忘记了自己是躺在湖边的石头之上,这一大动静的翻身,致使她整个人险些落入水中,下意识的尖叫起来,不想却有人反身一把拉她入了怀。

丁零埋首在那人的怀里,轻嗅着他身上独有的清香,心中便已知晓这人定是墨子非没错,然,这虽不是不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她却依旧心跳骤快,双颊迅速变得绯红起来。

低着头,心里猜想着此时的墨子非在想什么,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为什么他不再那么急切冷漠的拒人于千里之外,是不是也可能露出随和的笑来。

丁零静静的靠在墨子非的胸口,满心的小九九,却完全没有意识的到此时的墨子非并没有像往常一般推开她。

突然,不远处有人经过,众人见自家主子搂着一女子,不禁发出了阵阵惊呼,墨子非亦是心中一惊,这才后知后觉的放开了环抱着丁零的手臂,横眉看向那几个婢女奴才。

几个奴才立马下跪,“奴才该死,请贤王降罪……求贤王饶恕……”

墨子非的眸中掠过些许不喜,却意外没动怒,抬手摆了摆,示意来人可以离去。

奴才们见主子没有愠色,便心中松了口气,小跑着退出了视线。

丁零见那人感恩戴德的退下,这才抬眸,“那……那……这……这……”只是,她却结结巴巴的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表达,或是该表达些什么。

墨子非拧眉,轻声责备道:“下次不许躺在这里睡觉了,明白了吗?”

“哦——”丁零抬眸,偷偷的瞧了一眼墨子非,发现墨子非正在看着自己,便迅速低头,四下里寻找起了鞋子。

好容易才看到别踢飞到一便的鞋子,着急站起取鞋,不想越忙越乱,居然一脚踩进了石缝,顿时疼得龇牙咧嘴,眼里直冒泪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