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98章 属于他的温柔

我的书架

第98章 属于他的温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墨子非本来见丁零手忙脚乱,便故作没看到,等着她找鞋子,穿鞋子,却不想自个没忍住,一个垂眸映入眼帘的竟是丁零皱成一苦瓜的的小脸,急急问道:“怎么了?”

“脚……我的脚……”丁零边说边用另一脚用力蹬着压着自个脚的石头,企图抽出脚来,不成想石头没动一丝一毫,脚丫子却越发更疼了。

“脚?”墨子非俯身,这才看到丁零被卡在石缝里的通红的左脚。

“脚被卡到里面了……”丁零唯唯诺诺的说着,像是个做了错事的孩子。

墨子非叮嘱道:“别动,我看看……”立马单膝跪地,细细察看起了石头的堆砌方向以及丁零脚被夹的位置。

丁零“哦”了一声,望着墨子非严肃认真的神色,心中颇为意外。

墨子非低头查看,而后解下手腕间的丝带,轻绕在了丁零的脚上,问道:“疼吗?如若觉得疼就说一声,知道吗?”见丁零点头,这才极为小心的挪动着丁零的脚,尝试着看能不能抽出来。

“呀——”

丁零一声轻呼,墨子非刹那停手,抬眸看向丁零,目光里满是关切。

“对不起,弄疼你了。”

墨子非说对不起,他竟然因为这事说对不起,丁零惊讶的望着他,一副完全不相信的神情。

然墨子非却不曾觉得有何不妥与一样,肃然问道:“准备好了吗?”

“啊?”丁零回神看着小心翼翼一手扳着石头,一手轻握着她的脚的墨子非,顿时明了。

墨子非解释道:“我一会儿会用力搬开石头,你抽脚就好,明白了吗?”

丁零赶忙点头,应允道:“哦——哦——”

“一……二……三——”墨子非轻念着数字,满神情的谨慎,甚至有些紧张的情绪,可是对于历经沙场百战的人来说,这算哪门子的事情,又何须紧张。

随着墨子非的口令,石头微动,丁零的脚顺利摆脱了它们的围困,总算是恢复了自由。

“出来了,出来了……”丁零开心的叫着,双手扳回自己的脚丫子,一时竟然忘了那隐隐传来的痛楚。

墨子非已然恢复了平日的冷漠,命令式的说道:“别动,脚会疼的。”明明是温柔的话语,偏偏从他嘴里说出时,竟是满满的强势与不爽快。

“啊?脚?还好啦,不是特别的疼……”丁零垂眸望着自己的刚有了自由的脚丫子,亦没有发现有什么大不同,便随意回了一句。

然,墨子非却黑着脸,一把夺过了丁零手里的脚,说道:“我看看。”虽说是动作极其敏捷的夺,其实真正抓到手里时,却是温柔的力道,不轻不重,恰恰好。

丁零“哦……哦……”着,诧异的望着细细察看着自己脚丫子的墨子非,简直是受宠若惊呀,有那么一刹那,她却是是看到了他眸中的柔情,虽觉得有些不可置信,然却是真的。

脚有些红肿,脚趾周围被蹭破了多处,隐隐的渗出些血来,丁零倒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只是墨子非的表情却是极其的严肃与认真。

丁零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道:“没事的,回去擦点药就好了。”不知道为何,每次面对墨子非,不论是什么事情,她总是会下意识的觉得心虚理亏、会不知所措、会尴尬至极,就像是那日在军营大帐,明明突然闯入房间,撞到正在沐浴的丁零的是墨子非,然最后道歉的却是她丁零。

然墨子非却冷冷道:“闭嘴。”黑着脸,甚至略带些不耐烦。

“哦?”丁零抬眸看着墨子非紧拧在一起的眉头,心里莫名其妙着。

“你跟我回去。”

“哦。”

听了墨子非的命令,丁零赶忙伸手取过鞋子准备穿上,不想却被墨子非夺了过去。且扔出了好远好远。

丁零望了一眼远远滚落在地的鞋子,回眸悄悄看着骤然恼了的墨子非,纠结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嘟嘟囔囔说道:“左……哦……不不……殿……殿下……不对,是贤王……”此刻的丁零真心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眼前这位沉着脸、恼了的墨子非什么为好,好容易说出了口,又觉得不妥帖,忙着再更正,然到最后,就连那脑袋都觉得生疼起来,仍旧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叫法。

或是看出了丁零的慌乱与不知所措,墨子非抬眸,看了一眼丁零,重重强调道:“左岸——”

“啊?哦,左岸……左岸……”丁零笑着重复道,心中却懊恼极了,想想早之前,不就已经约定好了可以叫“左岸”吗?怎么一着急便什么也忘光了呢。丁零顿然觉得,自个只要与墨子非在一起,本来转速极快的脑筋便会时时发生短路故障,隔三差五的出糗,闹笑话。

这时,墨子非的眉头才稍微舒展开了一些,他对于这女人突然火急火燎的叫唤着自己以及她想要表达事情、想要的说的话,颇为好奇起来,便问道:“怎么了?”

然,丁零却只是指着被墨子非扔到远处的鞋子说道:“我的鞋子,那是我的鞋子……”

对于整个答案,墨子非委实觉的有些失落了,她这般着急的想要说的事,竟然是这只鞋子,墨子非心中一再自嘲起来。

“你觉得你的脚还能穿鞋?”

“呃——”丁零愕然,她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到底能不能穿的,她还真不知。

“真笨。”墨子非话虽是在责备丁零的愚笨,那眼角眉梢却没有忍住,露出了颇为无奈的笑意。

“可是我要怎么回去……应该赤脚也能行吧……”丁零支支吾吾的说着,一双眼睛却四处查看着园中的曲折小路,下定了光着脚丫子走回去的决心。

然墨子非却没有给她这个光脚丫子走路的机会,伸出修长有力的双臂,俯身径直抱起了丁零便走。

“呀——”丁零下意识的惊呼,却疼的墨子非在其耳旁,说道:“抱紧了。”他的语气依旧是在发号命令,只是明显的柔和了许多。

“其实,我能自己走的……”

“你是要本王现在把你扔下去吗?”

“扔下去?别别……别啊”

“那就闭上你的嘴,少啰嗦。”

丁零“哦”了一声,伸手环上他的肩膀,听话的依偎在了他的宽阔怀抱里,只是那眼角却偷偷瞄向了墨子非冷峻的脸庞,竟意外发现了那薄唇之上似有似无的笑,不禁有些痴了,心中琢磨,其实这家伙笑起来还是很迷人的,只是这极其平常的笑容,要出现在他这冷面王爷脸上,简直是难于上青天呀。

墨子非垂眸,瞧见了丁零的花痴模样,低语道:“真是个傻瓜!”

“哦?”丁零被这一声“傻瓜”惊得顿时醒悟,抬眸却迎上了墨子非直直望来的眸光,都未来的及辩驳什么,竟听得他一句理直气壮的反问:“难道不是吗?”

丁零“哦——”一声,再次垂眸,躲开了墨子非的眼睛,面对他,她总是会无端的紧张,甚至是紧张到只能通过“哦”一个字眼儿来应允他所有的问话与疑问。

墨子非抱着丁零径直走向距离竹园最近的书房。书房,那可是墨子非最不喜人进出,最不愿意被打扰的地方,然,今儿他居然丝毫不曾犹豫的便直接把丁零抱了进去,要知道这地方就连墨子瑞也是很少会被邀请进去的,何况是别人。

墨子非进门,把丁零放在了软榻之上,便回身走入里屋去了。

丁零从来没有到过这里,眼神极其专注的像个雷达一般360度无死角的一一扫描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