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102章 准王妃吗

我的书架

第102章 准王妃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奇怪?这怎么就没画脸呢?脸呢?”丁零嘀咕着,这墨子非人独特,难道连这画也随了他的性情,亦是这般独特吗?丁零不解,一双眼睛像极了刚出洞的老鼠,贼溜溜的探查着抽屉里的东西,在好奇心的催促中,下手越发一发不可收拾起来,片刻便又拿起了另一张画卷。

浅黄色的宣纸上画的却是趴在桌上摆弄花生米的无聊少年,看到这里丁零笑了,这不是那日墨子非的庆功宴会上,无聊弹着花生玩的她吗?

再翻开时,却是一手握七彩风车坐在护栏上回首浅笑的女子,这不是那天吹着风车误以为是店家催促回头巧笑的她吗?

打开第四张,画上是一躺在湖边石头上浅寐的女子,第五张却是一极为不雅的大八字仰卧在床上的女子。丁零笑,笑的花枝乱颤,墨子非的画画的极好,画中人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抬足,栩栩如生,恍若真人在现。

她不曾知晓,原来墨子非竟把自己的看的这般细致入微,那画竟然会是这般贴合与真切。不曾知晓,这些天,墨子非执笔轻描淡写原是为这些画卷,思及至此心中顿觉开怀,这墨子非定然亦不是像表面看起来那样厌烦自己,不喜自己。

丁零小心的整理好画卷,放入抽屉,来到窗前,轻推开窗门,慢慢伸出脑袋,四下里查探了一番,没发现园中有何异样,心中大喜,一跃上了窗台。

然,正待她要跳出窗外之时,猛地一声音自远方传来,丁零抬首,眸中却映入了墨子非黑沉沉着的脸。

“你在做什么?”只是,值得意外的事,墨子非的脸虽是阴沉,但是那轻淡的语调里居然带着些许调笑的味道。

“我……我只是想看看窗外的风景。”丁零暗自一声哀叹,抬眸却发现自外面走进来的墨子非此刻已经在了她的身前,她轻挠头,整个半蹲在窗台之上尴尬着。

“门不是开着吗?”

“啊?什么时候开的?不是一直都关着嘛。”丁零懊恼,为何要跳窗前就没想过要去试试门,是不是还被关着呢。如若试了,开溜被抓至少也不会这般尴尬呀。

墨子非望着蹲在窗台上的丁零,故作不经意的说道:“我要去城外一趟,你可以一起出去走走。”

丁零雀跃的附和道:“城外?是吗?好,好啊!”对于一个野惯了的人来说,被关着几天后,突然就得知能出去溜达了,心情怎么能不激动啊。

墨子非当然知道此时此刻丁零的开心,只是他依旧没能习惯随心所欲的去表达自己内心的情绪,依旧板着脸道:“那还不快下来。”

丁零笑着正准备跳下窗台,不想,却被墨子非喝止,他提醒道:“走门。”

然,丁零此时却是个给点颜色便能开个大染坊的心情,耍赖道:“我都已经上来了,这样不是更方便些嘛。”

“嗯?”墨子非听后还没来得舒展的双眉立马便又皱了起来。

“我知道了,我下去还不行嘛。”丁零顿悟,撅了噘嘴,准备回身下窗,走门出去。

“来吧!”

“啊?”丁零看着窗下向着她伸出双手的墨子非,一时竟然大脑有些转不弯儿来,傻愣在了当场。

“把手给我。”

“哦。”

丁零听话的把手伸出,墨子非却顺势抱她下了窗台。

而这一动作,却丁零极为意外,甚至是有几分被吓着了模样,怔怔的看着墨子非近在咫尺的脸,他的表情依旧是冷冷清清的,只是柔和了许多,亦少了份以往的漠然。

“这几天不许你乱跳,不许你乱跑,走路也不能太久,要格外小心些,你可听明白了?”墨子非依然是命令的口吻,不容他人有一星半点的质疑。亦或是他自己也有些不习惯这种关心的话语,明明是一句话能表达的事情,偏偏他却啰里啰嗦的说了好几句。

丁零点头,轻“嗯”了一声。

然墨子非却依旧不放心,再次强调道:“你到底听明白了没有?”

丁零只好,再次点头,明明白白的回了一句,“我听明白了。”

“嗯。”墨子非一声应允,却没有半分想要放丁零下来的意思。

丁零低声提醒道:“左岸,我可以自己走路。”

“我刚才不是说过要你少走路吗?怎么这么一点功夫,你就给忘了?”

丁零望着又开始皱起双眉的墨子非,只得悄声解释道:“我记得,只是……”

“那就给本王闭嘴。”

这尊冷面佛像貌似又要恼怒了,丁零只得“哦”一声,闭上了嘴巴。却不曾知晓,墨子非这一抱,惊动了整个王府上上下下的百十来口人,那百十来口人的嘴虽不敢揣测与妄加论断他们家主子的心思,却各自怀着各自心思偷偷活跃了起来。

只是有一条大家却都是认同的,那便是,他们家主子还真是喜欢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呀,瞒着全世界愣是悄悄给他们弄了一准王妃回来,而且还一大宠妃。

贤王府大门外,早已经有人备好了马车,车下放着小方凳,等待着主人上车。

丁零望着豪华的皇家马车,不由惊叹,道:“这马车真心豪华呀!”映入墨子非眸中时,他却露出了一丝笑来,那笑里有对丁零小家子没见过大世面的不屑,亦有博得美人开心的得意。

丁零抬眸,望着墨子非,不解的问道:“不过,左岸你不是不喜欢马车吗?”

墨子非亦是不言不语,抬腿直接把丁零抱上了马车,丁零没有想到会有这般待遇,险些惊叫起来,却听得墨子非警告道:“坐好了。”

丁零试探着问道:“咱们要去的地方很远吗?”

“啰嗦。”

墨子非抬手扶正丁零的腿,拿过靠枕进行了一个简单的固定,而后才轻摆袍角端坐在了丁零的身侧。

车夫催马前行,墨子非微闭清眸,倚靠在车侧,丁零无聊的撩起车帘子向外眺望着。

“你在看什么?”

丁零回眸,却见墨子非依旧闭着眸子,便回道:“没什么。”

“为什么你会害怕骑马?”墨子非抬眸看着丁零,目光澄亮,仿佛是要探入她的心底把每一个角落都瞧个明白。

“这个……这个……因为……”那夜的情景真切一若是昨日之事,只是她始终不知该如何去想外人述说其中的原委。

墨子非看的出丁零眸中的犹豫与心底的忐忑,亦不愿意强求,便淡然说道:“不想说的话,可以不说。”

“其实也没关系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只是我一直无法忘怀,亦做到释然。”丁零说道这里原本明朗的双眸一再变得黯然,顿了顿,才再度说道:“我清楚的记得那是我们第一次执行任务。”

墨子非问道:“第一次是执行任务?”虽然,在这之前他对她有过无数的揣测与最精准的调查,有些事情已然是有了一定心理准备的,然当他从丁零口里第一次听说“第一次是执行任务”这句话时,他还是颇为震惊的。

“是呀,第一次,那是我们第一次执行任务,而且还是集体任务。记得那天晚上天很黑,阴沉沉的,我们需要穿过一片野马栖息地才能抵达目的地,不想却被人伏击,尖锐的枪声引起了野马群的骚动,受惊的野马疯了一般四处乱跑乱撞,很快我们一队人便被冲散了。

后半夜天又下起了滂沱大雨,泥泞里我们各自困难前行着,好容易挨到到天微亮时,约定好的集合点只来了四人,其他三人一直未到,那时的我们曾想过回头去找他们,然却为了减少更大的伤亡与损失,为了那该死的大局,只能全速前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