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104章 谁的珍宝

我的书架

第104章 谁的珍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月牙儿瞪着大大的眼睛听着,却不曾明白其中的含义,便转头看向了墨子非,问道:“子非哥哥,真的字丑也能成为珍宝吗?”

墨子非略微一愣,垂眸看了看满脸稚嫩的月牙儿,转而望向了嘚瑟嬉笑的丁零,说道:“不能。”

月牙儿听了这答案后,越发的糊涂起来,明明零姐姐是说子非哥哥说是能呀,怎么到子非哥哥这里,就变成不能了呢?这是怎么回事?总不至于是他们其中一人在撒谎吧?

“零姐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呀,月牙儿还是不明白。”

“月牙儿,这世间有许多很奇妙的事情,这人哪,不一定你很优秀很出色,人们就会都喜欢你,亦不一定你很平凡很逊色,就不会有人喜欢你。总之呢,喜欢你的人,不论是你的好或是坏,他都会喜欢;讨厌你的人呢,就算你再好亦不会多看你一眼。所以呀,我们只要做好自己就好,别的不用去管。知道了吗?”

丁零自顾自着说着自己心中的所想,亦没有想过这话月牙儿是否能听得明白。

月牙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抬头却见墨子非若有所思的正望着丁零,他在思索着她的话,而丁零亦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心中却在暗自告诉自己,等回去了,她一定要从他的书房拿走她的那首小诗,既然不能成为宝贝,为何还要藏着掖着。

月牙儿仰着小脸问道:“那零姐姐的字可漂亮?”

“你零姐姐我的字呀?”丁零想到自己的字突然就怎么也淡定不起来了,想了想,笑着说道:“我的字很丑呀,不过姐姐也有很想要做好的事情,并也一直为此永不停歇的努力着。”

“零姐姐想要做好的事情是什么呀?”

“我呀,一直在努力好好的生活,努力好好的保护自己,努力好好的保护我所爱的人哪。”

“那零姐姐所爱的人是谁呀?”

面对小精灵鬼的问话,丁零想了片刻,这才幽幽的回答道:“这个呢,是你零姐姐我的秘密,不能告诉你。”却不知道满心期待答案的不仅仅只有这个天真的月牙儿,还有那个一直漠然望着远方,但是怎么也忍不住去细细听取她与月牙儿对话的墨子非。

月牙儿满怀期待的问道:“那零姐姐的秘密名单里有月牙儿吗?”

“当然有啊,怎么能没有我们这么萌萌哒的月牙儿呢?”

月牙儿听后雀跃着,然那小脑袋里却又冒出了另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她问:“那零姐姐这个秘密名单是一定还有子非哥哥是不是?”

“呃?”丁零愕然,看着眼前的欢悦的小丫头,抬首望向了负手而立的墨子非,他依旧是清冷孤傲的模样,扪心自问,她的秘密名单里到底是不是有他呀?丁零不知道墨子非是不是在听,她竟真心觉得发愁起来。

要说有吗?那墨子非会不会自心里的笑死她呀?

要说没有吗?这份直截了当会不会让他有所伤心呀?

要说有吗?丁零自问,她爱墨子非,会不会是自寻死路?

要说没有吗?他墨子非在她丁零眼中心中,还真是与众不同的存在,像极了恋爱的感觉。

“零姐姐,难道你的秘密名单中真的没有子非哥哥吗?”这小丫头真心不让人省心,居然一惊一乍的嚷嚷了没来。

丁零笑笑,颇为尴尬的说道:“当然有啊,你子非哥哥是大殷朝的最最英勇英俊的战神,谁会不爱呢?”

也不知道这丁零说这话时,是不是也会觉得心虚、冒冷汗,是不是也已经察觉到了来自墨子非的那道犀利目光,是不是也感知到了那目光中的失神与落寞,是不是也感触到那失神与落寞里竟然也带着些许的欣慰与喜悦。

“零姐姐,月牙儿以后也一定要向你好好学习,努力做好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丁零揉了揉月牙儿的小脑袋,说道:“姐姐知道月牙儿一定会很努力想做好,但是有些事情呢,是着急不得的,得慢慢来,比如这写字,只要我们坚持不懈,总有一天会写出一手漂亮的好字,对不对?”

“嗯。”小姑娘用力的点点头,两只美丽的大眼睛扑闪着,小酒窝浅浅,笑的可爱至极。

“月牙儿真乖!”

“零姐姐,对不起,你都来了这么久了,我一高兴就忘记请零姐姐进屋了。”

“没关系,姐姐觉得人只要开心在哪里都是一样的,你说呢,月牙儿?”

月牙儿牵起丁零的手说道:“嗯,月牙儿明白,零姐姐我们现在进去吧!”

“好——”丁零起身随着月牙儿进了院子。

然,正待进门的时候,小丫头突然放开丁零的手跑向了远远落在身后的墨子非,垂着眼睛,双手绞着衣衫,低声说道:“子非哥哥,对不起,月牙儿看见零姐姐就忽略子非哥哥了,是月牙儿的待客不周,请子非哥哥原谅月牙儿不知礼数之错。”

小丫头的话说的诚恳、滴水不漏,倒是让丁零颇有些意外,是要高兴这小丫头的学的认真,已然有了小大人的成熟模样,还是要悲催作为一个孩子,不应该没了孩童该有的率真与纯净。丁零的感觉有些奇怪,却亦是不知该如何去阐述着其中的种种。却不想,那墨子非的反应更让她惊讶的险些掉了下巴。

“我……我不怪你,因为我……知道月牙儿一直都很想……见到姐姐。”墨子非伸手,僵直着手臂,轻抚着面前小小的月牙儿,控制着情绪,竭力试着用和缓的口气安慰着月牙儿,虽然语气依旧有些生硬,但是也足以见得他的真诚与努力。

“月牙儿知道子非哥哥最疼月牙儿了,哥哥我们一起进去吧!”小家伙听后露出了一脸甜甜的笑容,伸手手牵着墨子非的手走到了丁零身旁,另一手牵起丁零的手,开心的哼着小曲,进了门。

丁零看着墨子非,彼时墨子非也正回望着她,她笑,犹如百花绽放,他的心头一紧,如果可以他想永留这一刻在心间。

“零姐姐、子非哥哥,月牙儿给你们泡茶,这水可是山泉水喔!很好喝的……”

“好啊,我得好好尝尝我们月牙儿泡的茶。”

坐在小院的是桌前,月牙儿煮茶,手法娴熟,茶香幽幽,而丁零茶不醉人人自醉,贪婪的欣赏着这一幕美丽画面。

墨子非微扬唇角,似笑非笑,一抹暖意轻轻浅浅弥漫,端茶,凝神,轻嗅,启唇,一股清香直入肺腑。风过,一两只彩蝶翩翩起舞落在他的肩侧,扑闪着精美的斑斓翅膀,似乎是迷恋着什么,久久不愿离去。

丁零只恨自己不是画师,可以挽留住这一唯美情境,端起一盏茶,仰脖一饮而尽,引得月牙儿阵阵娇笑。墨子非似乎并不意外,看看丁零,便回神与月牙儿继续品茶论茶,指点着月牙儿煮茶时的不足之处。

或是秀色可餐,望梅亦能止渴,向来不喜茶之苦涩的丁零,此时却觉得茶虽已瞬间穿肠入肚,唇齿间竟余香犹醇。

“零姐姐,你好像不喜欢喝茶?”

丁零端起一盏茶,望着盏中澄亮的茶水,想了想,才道:“嗯——这个嘛,还行,不过我只是更喜欢喝果汁罢了。”

月牙儿惊讶道:“果汁?”她确实不知道这所谓的“果汁”是何物。

“嗯,我喜欢那味道,柠檬酸爽、橙子香甜、香蕉软糯、草莓酸酸甜甜,真的很不错。”丁零觉得自己再说下去,非得口水直下三千尺不可。

月牙儿略略失落道:“可惜月牙儿不会做果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