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108章 秦月仪的蠢

我的书架

第108章 秦月仪的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然,秦月仪却落落大方,婷婷致礼,说道:“月仪知道,姐姐定然还在恼怒于我,所以妹妹不求姐姐能原谅妹妹之前的无理取闹,只求姐姐能给个机会,让妹妹好好谢谢姐姐。”

“我没什么可谢的,你走,别堵着我的路。”丁零虽心里虽好奇,这秦月仪葫芦是卖的是什么药,但是因着这份假惺惺,她也一分钟也不想看到其的这张脸,亦不想听到这个人的声音。

她丁零从来都不大度,不仅不大度,反而还记仇的很。她讨厌秦月仪,不想看到秦月仪,就像是只要秦月仪一出现,就连着周遭的空气都会被其污染,变得叫人讨厌,躺她觉得讨厌至极,甚至都不想去呼吸。

然,那秦月仪却依旧热情,客气,见丁零要走,便伸手拉了丁零的衣袖,说道:“月仪得谢谢姐姐上次痛斥,让月仪醍醐灌顶,彻底明白了自己的身份以及眼下的尴尬,明白了轩哥哥心里真正的想法,月仪受益匪浅……”

秦月仪的话还没有说完,却听得丁零一句“放手”,下意识的看到了被自己抓在手里的丁零的衣袖,便赶忙放开了手,致歉道:“姐姐,对不起啊,是月仪失礼了。”那小嘴一声一个姐姐叫的那是个亲昵,不知道人还真以为这两真是姐妹情深呢。

“既然明白了,那就请走吧!”丁零冷冷下着赶人走的口令,眸中的漠然,竟然与墨子非极其相似。

秦月仪却好像不曾听到那难听的话语,继续说道:“是姐姐让月仪明白了一件事情,婚姻虽得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还是要靠自己去争取,轩哥哥自是不喜欢我,但是只要月仪去努力,就算得不到,今生亦不会后悔。”

这话说的到让丁零有些意外,这丫头的悟性什么时候居然突然变得这般好了?

“那你就赶紧去找三哥呀,堵着我做什么?”

“月仪想请姐姐吃顿饭,不知道姐姐可愿意?”

“不愿意。”

秦月仪满心的欢喜,却分分钟被打脸,迎来了丁零断然的拒绝。

“姐姐就这么嫌弃月仪吗?”秦月仪作楚楚可怜状,低声问道。

“是,所以请你赶紧该去哪去哪去,别挡道,成不成?”丁零的话依旧说的明白,然那秦月仪却依旧厚脸皮,没有挪开一步。

“姐姐,只要姐姐肯答应我,我秦月仪以后便再也不会来烦姐姐了。”

丁零想到这个以后也不会被秦月仪围堵,再也不用看到这张脸时,心中不禁有些动摇起来,“以后再也不会了?”

“是,月仪以后见了姐姐一定会绕道走,不招惹姐姐心烦了。”

看着秦月仪认真的模样,丁零心中想着以后再也不用见到这人了,大喜,便痛快说了一句“好。”

秦月仪见丁零答应,选了帝都最豪华的酒楼,便立马招呼着身边的仆人带来马车开路,直奔而去。

然,丁零的这顿饭却没吃成,不是因为她没下来马车,而是因为她是被人抱下了马车进了梦香楼。

那可是梦香楼呀,怎么还能吃了饭,不被人吃就算是万幸了。

可是,这秦月仪就算是歹毒,又何来的如此大的胆子,竟然敢把丁零送进梦香楼。

原来,那日,秦月仪被丁零一番冷嘲热讽后,哭着跑回了府,辗转一夜,亦举得咽不下这口气,便进了宫见了太后。

秦月仪婉转的诉说了一番,墨子轩是如何与丁零举案齐眉,情投意合,暗里却夹枪带棒直指丁零身份低微,魅惑墨子轩沉迷女色,不分青红皂白,心悦于她、沉迷于她,见太后眉间的厌恶之色,这才哭泣着,伏于太后膝上,说道:“太后,轩哥哥喜欢的是他府里的丁零姑娘,月仪愿意成全轩哥哥的心,求太后就莫要难为轩哥哥了,这婚约本就是指腹婚姻,便不要作数了。”

太后见其伤悲,因着血缘之亲,不由心软,安抚道:“傻孩子,婚姻大事岂能是两情相悦便能成的,就算是指腹为婚亦是婚约,本宫的话岂能成为儿戏,说不作数便能不作数。”

“太后,可是……”

一个女人在后宫几十年,历经了多少阴谋明眸、尔虞我诈,虽说是偏爱了些秦月仪,但亦不是看不透秦月仪的心中那点心思,倒是有些恨铁不成钢起来,颇为恼了的说道:“可是什么,既然那女子能让子轩孙儿爱上她,你为何就不能让他离不得你?”

秦月仪望着太后,稍稍一愣,恍然大悟,说道:“谢谢天后指点,月仪明白了。”

“如若你连这点都不明白,那以后就算是你成了轩王妃,亦定会被稀里糊涂的顶替掉的。”

“月仪谨记太后教诲。”

“月仪呀,这要留得住男人的心是一门学问,然要在众女人中脱颖而出、立于不败之地亦是一门更大的学问。手段要有,但更关键的是要弄清楚该如何耍,才能在不留痕迹的既惩治了心存不轨之人,又赢得夫君的心。”

“嗯。”

“亦要时刻记住: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本宫的话就说到此了,至于月仪你能领悟到多少,那就看你悟性了。”这太后的话确实是一计良药,亦能看的出这太后的心却是偏爱秦月仪。

秦月仪长身叩谢,原以为她会好好的去悟,不想转头便做出了亲手把丁零送进梦乡楼的蠢事。

这样做,她是能毁了丁零,然她秦月仪又能得了什么好处?虽然她是有太后相护,但是她失了的可是不仅仅是墨子轩的心,亦是招来了不少人的仇恨,比如那墨子非、比如那墨子奕等等……

丁零被一阵阵吵杂的人声与丝竹声吵醒,脑袋阵阵生疼,用了好大的力气这才睁开了眼睛,却发现了自己竟然被绑了双脚双手,像个粽子一般躺在颜色俗透了的轻纱床上,想要出声,这才猛地觉得自己的嘴里竟然被塞上了一堆粗麻布。

她这是被绑架了吗?

丁零努力回想着之前的种种,她应了秦月仪的邀请,乘坐马车要去城北的某个酒楼吃饭,为的是以后秦月仪再也不来招她厌烦。

可是,为何自己会被人绑了扔在这里呢?她只记得她还在马车里,之后的事情便没了任何印象。

正在丁零头痛的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他竟然看到了一个肥头大耳、肚子超大的跟猪一样的一个老男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看到床上瞪着眼睛的丁零,居然发出了一阵极其难听的笑声,那双迷成一条缝的眼睛里直直冒出了贪婪、好色的目光。

门外不断的有莺莺燕燕的娇笑声以及男人的打趣声传来,丁零顿时明了,这原是青楼,自己竟然被人绑到了青楼。

“小美人,哥哥来了……”那极肥胖的老年人却像是个贼,蹑手蹑脚的朝着丁零走了过来。

丁零真想抬脚蹬他一脸千沟万壑,然,无奈被绑了手脚,不用说瞪了,就是连说话也说不成了。见那男人已经做到了自己的身旁,只得用喉咙咿咿呀呀的发出了一些依稀可辨的生硬来,示意那男人把她嘴里的粗麻布取掉。

“小宝贝,你是想哥哥帮你把嘴里的东西拿掉吗?”

那男人笑着,丁零看的满心的恶心,却也只得用力的点了点头。

当口中的粗麻布被拿掉后,丁零深喘了几口气,“憋死我了,憋死我……”正觉得畅快了许多,却见那老男人急不可耐又举着两只爪子饿扑过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