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110章 酒妖喝着竹夭

我的书架

第110章 酒妖喝着竹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姑奶奶我正在逃命呢,识相一点,莫要堵路。”丁零见对方没反应,下意识的回头,却见是红衣男子,一双美极了的桃花眼含笑正盯着丁零,细细瞧去,居然发现是这桃花眼的主任竟然是那日宴会之上所见的大殷朝九殿下墨子然。

丁零惊讶道:“是你——”

“姑娘莫不是又想我了,竟然跑到这梦乡楼来寻人了。”

“切,自作多情。”

“是你闯入了我的房间,怎么倒成了我自作多情?”

是呀,传闻着殷朝九殿下墨子然中日流连徘徊在烟花之地,还真不是空穴来风呀。

“放手——”

“既然都追来了,我要是真放手了,你还不得失望呀?”墨子然笑着,那双桃花眼更加的迷离好看起来。

正在两人僵持之际,门外传来了一阵吵杂声,一众人怒气冲冲的闯进了房间。丁零用力甩开墨子然的手,跃上窗台,正要跳下,不想却被墨子然一把揪住了肩膀,生生拉了回来。

丁零正要挣扎,却被那只臂膀死死的搂在了怀里,正要怒怼几句,却听得那楼下的老鸨嚷嚷着冲进了房间。

“死丫头,看老娘我……”然,老鸨的话说到一半,看到搂着丁零的红衣男子,骤然止住了,抬手整理一下散落在脸颊的发,行了大礼,道:“不知是九殿下大驾光临,冒犯之处还请就殿下恕罪恕罪。”这女人还真是聪明,竟然知道这便是当朝九殿下。

墨子然倒也不在意,看了看瞪着满眼睛火气的丁零,问道:“不知我这女人可是招惹到了你梦乡楼什么?”

“我这女人……”老鸨低声重复着墨子然这极其暧昧的话语,再次拜倒,说道:“没没有,都是误会误会……”

“那既然是误会,就别在这里碍眼了。”墨子然的话虽是说给老鸨听的,然那双桃花眼却盯着丁零,不愿意移开一分一秒。

老鸨只得自认倒霉,谁叫这丫头是墨子然宠爱的女人,要是给惹毛了这位殿下,那还有活路吗?老鸨心里琢磨着,正欲退下,却突听得丁零说道:“喂,老鸨,既然我把你那财神爷给摔碎了,咱殿下大气,明儿就去殿下府上取银子算是赔你,给重买一新的吧!”

丁零笑的得意,虽然你是大殷朝九殿下,但是敢占姑奶奶便宜,姑奶奶一定要你赔了不可。

墨子然“哦”了一声,突然笑了起来,说道:“你竟然砸了人家财神爷?”

“那又如何,砸一死的财神爷,可真心不如傍上你这尊活的财神爷呀。”这说起贫嘴,还真没有人能够比的上丁零的伶牙俐齿。

墨子然望着丁零的贼笑,说道“好,这话我喜欢。”转头看向匍匐在地的老鸨,继而说道:“老鸨,那我就再给你这梦乡楼请一尊财神爷来,可好?”

老鸨不敢抬头,颤颤巍巍的说道:“梦乡楼谢九殿下厚爱。”

墨子然看了看门外被砸的七零八碎的物件,便说道:“财神爷碎了,银子给你,至于这楼里的物件损失明儿就去轩王府领吧,到时就说是丁零姑娘砸的,轩王定然不会少给你一个子的。”

墨子然笑的畅快,丁零却气的直跳脚,这关墨子轩什么事呀,这家伙非得拉他进来,突然想到那日宴会上的冲突,便抬脚狠狠的踢了一脚墨子然的小腿,墨子然一声闷哼,眸中的笑意却愈发的浓烈起来,“啧啧啧,美人这是生气了。”

“滚。”

听着两人打情骂俏,老鸨会,意起身指着身旁的一众人说道:“蠢才们,还不赶紧给滚出去。”一众人立马便走了个没踪影。

老鸨正要出门,却又听得墨子然嘱咐,“明儿记得去轩王府拿银子呀。”

“墨子然,你是疯了吗?”

“疯了就疯了,有何不好?”

“疯子疯子——”

老鸨关门,听着里面的吵吵闹闹的话语,心中却在庆幸,她虽不知这丁零是什么来历,但是常人如若能攀附的上一个王爷已经是天大的荣耀了,她还跟两位王爷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白的关系,权势可非同小可。

而且看样子这女人与这两位殿下相交甚好,今日如若她这梦乡楼真把这女人给伤着了,这不管其中哪位殿下端了这梦乡楼都是小菜一碟的事情,简直比自寻死路还要死的直截了当。

当然,就算今日楼里损坏的物件再贵,亦是不能上门去要银子的,老鸨心疼银子,亦悲催那被砸碎了财神爷,可转念一想,如若以后能拉拢了九殿下到这梦乡楼来,那才会最大的财神爷呢。心中一乐,便速速下楼去嘱咐楼里的奴才们赶紧备好酒菜,阿谀奉承她未来的财神爷去了。

人都走了,墨子然却依旧没有放开手,丁零的那一脚虽然踢到了伤痛之处,他亦毫不在意,魅惑着眸子说道:“现在就只剩你我二人了,救命之恩是不是该以身相许给我呀?”

“以身相许?”

“对呀,我不建议娶你这闯祸精回去。”

“闯祸精?”丁零满身的恼怒,这家伙竟然说她是一闯祸精。

“不说话,那是不是就代表着答应要以身相许了?”墨子然笑,笑的分分钟都能陶醉过一头牛去。

“滚——开——”

“滚开?我说丁零,今日你这可是主动扑进我怀中的,你这翻脸可比翻书还快。”

“去去去,你爱找谁找谁以身相许去,本姑娘没这闲工夫陪你玩。”丁零甩开墨子然抱着自己的手,径直向着门外走去。

正要出门却又想起了另一件事,就这样闯出去,会不会又被人揪回来呀。思及至此,便又折回了墨子然身旁,丁琳感觉得拽着这个酒鬼一起出楼,“你跟我一起走。”

“为何?”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天。不知道吗?”

“我又不是什么好人,你也不是什么佛?故,我不做亦不送。”墨子然说着,坐会了圆桌前,拎着酒壶自斟自饮起来。

那醇厚的酒香味,让丁零想起了她与他初次相见的时候,他身上散发出的就是眼前的这种酒香。

“酒鬼一个。”丁零见其亦没有一星半点的配合意愿,嘟囔了一句,抬腿再次走人。却听得身后的墨子然漫不经心的说道:“如果你能陪我喝两杯,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要不要把你送出去。”

丁零倒也爽快,回身一屁股坐到墨子然的对面,放了一杯子在墨子然面前,说道:“好啊。”当然这份自信与信任可是有缘由的,自从听了墨子奕的说起的宛虞的故事,她便笃定这墨子然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亦不是什么没有底线与原则,坏透了家伙。

“哦?真爽快。”丁零的表现,确实是让墨子然颇为意外,他以为她会泼他一脸酒水骂一句小人的,结果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

“两杯,你——与我一起出去。”

“你这人也算是有福气,这就可是宫中御酒中极品,名竹夭,世间唯我皇家独有,其他人只知其名,却从未尝过其香醇。”墨子然介绍道,丁零虽说不是酒徒,亦对酒有些研究,是好是次她还是能分的清楚的。

“竹夭?酒妖?酒妖喝着竹夭,也算是一种美传。”丁零笑着接过墨子然递过的酒杯,一饮而尽,这就还真如这名字,像极了翠竹,初尝时清新爽口,唇齿留香,滑入喉咙才品知其的韧劲与傲骨,只待起落入胃,那清冽与醇香相绕而生,酒不醉人人自醉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