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114章 我能信你吗

我的书架

第114章 我能信你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然,等丁零趴在床边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墨子非的眼睛却睁了开了,宛若那黑色天际的星辰,在昏黄的烛光下,闪烁着动人的光彩。

他伸手轻抚着丁零的睡颜,那眸中却又有晶莹闪动,眼泪自眼角悄然滑落在了枕边。八岁那年,他从鬼门关回来,睁眼却看到了墨子瑞纯净的一张泪眼婆娑的小脸,他忘不掉那双小手的温暖,亦抹不掉那水中的绝望与恐惧。

今日,他再次落水中,然却有一个人给了从未有过的安定与温暖,像一束阳光毅然投入了他心底最深处的黑暗,赶走了那纠缠了多年的阴冷与惧怕。她说她会永远陪着他去承担人生的酸甜苦辣咸,他便至此不再觉得孤单与凄冷。

“丁零,你说不论我过去经历了什么,从今儿起,我便再也不会觉得孤单、害怕,你会永远的陪着我,陪我一起承受痛苦与悲伤,陪我一起承受无助与绝望。所以,我只要放开过去,只要一直向着光明走就好,你会一直与我并肩前行。”墨子非一字一句的重复翻译着水边丁零抱着他时说过的话,眉宇间的的笑意欣慰而又纠结。

“丁零,我能信你吗?”墨子非在害怕,自小,他虽不曾得到过什么,也从来都没有失去过什么,然没有失去,却是因为从来都不曾拥有什么,亦因着这份从来不曾拥有,便更加的害怕得到后的失去。故,一直以来他都在把自己围困在自己亲手所见的高墙大院里,宁愿自己一人在里面孤独寂寥,亦不愿旁人走进来。

第二日醒来,墨子非的人已经没了踪影,徒留的丁零一人伸着懒腰,打着打着哈欠,随意束了马尾出门。然门刚开,她却看到一众人,她不解众人亦是被惊的不小,纷纷行礼,窃窃私语、轻笑着跑离了门前。

“跑什么跑嘛,我又不是狼,难道还会吃了你们不成?”丁零嘀咕着,却没有意识到自己走出的这间门这扇门是墨子非的晚间休息的房间,却不曾不知道这间房间除了固定的仆人打扫,旁人是从未踏足进去过的,然,她丁零昨日不仅进了这门,而且还是翌日早的才出门,怎能不叫人多做猜想,却从未知晓,她是第一个留宿这房间的女子。

众人都在四下里悄悄议论,这墨子非还真对丁零特别,不仅里照顾有加,伤了脚就直接抱回了书房,守了几天,这次又留了丁零在寝殿过夜,难道墨子非是要把丁零当成贤王王妃以待了吗?

丁零却完全不知晓其中的缘由,依旧大大咧咧的在贤王府内上上下下的闲逛着,这些日子她几乎把这贤王府翻了个底朝天,哪里有花开了哪里叶落了,她了若指掌,亦是实实在在的无聊极了。

傍晚时分,墨子非进府,向仆人问了丁零的所在,便直直的寻了过去。小院里,丁零正系了条粗布在两棵树之间,躺在里面哼着小调,摇摇晃晃着。

听着有脚步声走近,也不钻出脑袋来看看是谁,便径自说道:“你们今天就都别理我了,等本姑娘的冰激凌做好了,你们就眼巴巴的看着流口水吧,哼——”

是呀,今天一整天,这一帮人都不知道是怎么了,见了自己要不就是捂嘴笑,要不就是跑的比兔子还快的一溜烟不见了,要不然,她丁零亦不至于躺到这吊床上,一个人纳闷儿。

“丁零。”墨子非站到吊床前,望着闭着眸子,撅着嘴巴的丁零,经不住笑了起来。

丁零耳旁猛地听得有人叫,睁开了眼,却看到时一脸笑意的墨子非,忽的翻身坐起,险些摔下了床,幸得有墨子非眼疾手快,拉住了丁零的手臂。

墨子非下意识的惊呼道:“小心——”

丁零站稳,抬眸,很是不好意的问道:“嘿嘿,我……我不知道是你。”

“是我吓到你了吗?”

墨子非是从未有过的温存,丁零却怪不习惯的,抓了抓后脑勺,结结巴巴的回道:“还……还好。”

“我给你带了城南的小汤包,你可要尝尝?”墨子非说着,扬了扬手中小盒子。

“小汤包?城南的?”

“嗯,上次七弟说过你很喜欢吃,今天遇到就买了。”

“左岸你真好。”丁零接过墨子非手里小盒子,便急不可耐的打开,拿了一个塞进了嘴里,憋着满口的包子,还不忘夸一夸这手艺,“我把全帝都的小汤包都吃过了,就数他家的最好吃。”丁零却没有意识到,贤王府在城北,小汤包在城南,这皇宫地处帝都正中央,他墨子非回府怎么走也是遇不到的呀。

“你喜欢就好。”墨子非的目光温柔,一扫往日的肃然。

“左岸,你要不要尝一尝?”也不管墨子非是否愿意,丁零已经自作主张的把小汤包递到了墨子非的唇边,墨子非垂眸,望着被丁零拿在手里的小汤包,犹豫片刻之后,还是张开了口,任由丁零把小汤包送进了他的嘴里。

这场景,其实墨子非并不陌生,那段眼睛受伤的日子,丁零嫌弃侍从笨手笨脚的,一日三餐亦是都是丁零亲手喂给他吃的,然,今日,当他眼睛真正能看到她喂他小汤包的模样时,心中不由一暖,整个心亦是变得柔软起来。

“好吃吧?”丁零往自己口中塞了一个小汤包,笑问着墨子非。

“嗯。”墨子非点头。

“那要不你再吃一个?”

“好。”

一个提议,一个顺从,倒是从未有过的温馨模样。这对于丁零来说,可能不算是什么新奇的事情,然,对于墨子非一个没有阳光童年的孩子来说,却是前所未有的美好与温暖。

“对了,刚刚进门时,听你说‘你们今天就都别理我了’是何意?”

“我哪里知道呀,这帮家伙,今天一个都不理我不说,还偷偷的笑我。”丁零一边吃着小汤包,一边抱怨着心中的不满。

“他们笑你?”

“是啊。”又一个包子填入了嘴巴,丁零鼓着腮帮子,满脸的不解与不解,“今儿大清早我一出门,他们就跟遇到狼了一般一眨眼就都跑没了人影,他们以为自个是小汤包呀,我会一口一个,有多少吃多少呀!”

然,墨子非却突然笑了,他心中琢磨,她还真是个傻丫头呀,难道不知大清早的从一个男子房间出来,别人只能会有一种遐想吗?他亦是大意了,昨晚见她已经睡着,便没有把她送回房间,直接抱上了床。

丁零气呼呼的问道:“你笑什么呀?现在连你也来笑我。”

墨子非颇为认真的问道:“你难道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丁零摇头,如若问这话的是墨子奕她一定会回他一句:找揍呀,有屁快放,拐弯抹角磨叽什么呀?。然,面前的墨子非,她还是下意识的收敛了许多,虽然算不上大家闺秀、名媛淑女,也能算是个一般女人了吧!而不是一个女汉子。

“因为,他们认为昨晚你一直在我的寝殿,我与你……”墨子非一字一顿的说着,心中竟然有些羞涩与不好意思起来,然,丁零却满神经的小汤包,并没有亦是到其中的异样,也罢,吃货的世界全然是美食,就不计较了,但是她的下一句话出口,就连墨子非亦是觉得委实是忍无可忍。

丁零问:“我与你怎么了?”说罢,又一个小汤包被塞入了口中。

墨子非望着丁零满不在意的模样,深吸一口气,这才说道:“他们以为我与你有了夫妻之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