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116章 墨子非的借口

我的书架

第116章 墨子非的借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不舒服?他说我不舒服?”对于这个答案,丁零亦是不解,她什么时候就不出舒服了,前几日,出了那个“夫妻之实”事件尴尬些,其他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呀。

“难道五哥没有告诉过你吗?我都去过几次了,他每次都有一堆理由,什么脚崴了,什么休息了?感染风寒了?在不就是出去溜达了,我一次都没见到你呀。还正好奇,你这女人在三哥府上强壮就跟一头牛一般,怎么到了五哥那里就成一弱不禁风的病猫了呢。”

墨子奕唧唧歪歪的说着,抱怨着,丁零却在一旁险些笑了出来,这墨子非怎么就给她找了这么多理由把她与外界隔离开了呢。

“丁零,你不信吗?不信你可以问问七哥,刚刚我们还说起你了呢?”墨子奕转眸看向墨子瑞,问道:“七哥,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墨子瑞看了一眼墨子奕,这才说道:“十一弟说的是。”

墨子奕得意道:“看吧,我没骗你吧!”

“我又没说不信你,你瞎操什么心啊。”丁零瞟了一眼墨子瑞,转而看向墨子瑞,“左左岸,最近好吗?你也很忙吗,一直没见你来府上转悠。”

“还行,不忙,丁零姑娘你没事吧,脚好些了没有?风寒好了吗?”墨子奕瑞答的中规中矩,亦是像极了他的人。

“我没事,如若有事,你觉得你五哥可会放我出来闲逛?”

“也是。”

丁零看了一眼墨子奕,问道:“对了,左左岸,今日你们俩怎么会在一起?”

墨子瑞没有来得及答话,墨子奕却早早的便嚷嚷起来,“我们俩怎么就不能在一起啦?”

“左左岸,你是被他硬拉来的,是吗?”

“这……”墨子瑞正要开口,话却再次被墨子奕截了过去。

墨子奕特好奇的问道:“左左岸,你为什么叫他左左岸,难道还有左岸不成?”

丁零反问道:“有,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好奇那人会是谁?”

“反正不会是你。”

墨子奕噘嘴,回了一句,“小爷才不稀罕呢。”

丁零瞪了墨子奕一眼,再次转身看向了墨子瑞,“左左岸,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呢?”

“十一弟说是要去九弟府上,我出门正好也没事可做,就同他一道去看看。”

说到这里,墨子奕再次插话进来,兴致勃勃的问道:“是啊,是啊,丁零你要不要去?”

“墨子然府上吗?”

“当然,难道你以为我还有几个九哥啊。”

虽然在墨子奕告诉丁零有关宛虞和墨子然之间的事情后,她已经改变了对墨子然的看法,但是想想那双魅惑人心的桃花眼,仍觉得后脑勺发毛,便推脱道:“算了吧,我还是继续逛我的街吧!”

“我猜你是不敢去?”

“才不是呢?”

“那就去呀!最近九哥府上热闹的很,有不少新奇东西,就当是解闷儿玩玩去呗。”

丁零一听到有新奇的东西,倒是兴趣大增,哪里还顾得了什么桃花眼不桃花眼呢,说道:“去就去,难不成他是只狼,还把我生吞活剥的吃了不成。再说有好玩的,哪有不去的道理?”

“那咱三就走起吧?”

丁零爽快的答道:“好。”

“听说九哥那里新来了一名异域女子,什么头发是金色的,眼珠是蓝琉璃色的,皮肤白的很,跳起舞来异常妖艳,还有就是九哥新收藏了一批好酒,据说与本土酒大异,我们去尝尝酒,再看看美女,多好!”

听着墨子奕的介绍,一旁的墨子瑞却只笑不语,似乎也是默认的。

丁零问:“左左岸,你肯定也会去,是不是?”

墨子瑞老老实实的回道:“丁零姑娘,你还是不去为好……”他觉得那种场合,一个姑娘家还是不去合适。

墨子奕听后却不分大小,着急的嚷嚷道:“墨子瑞你是怎么讲话的,怎么就是不去为好了?全当是去开阔一下眼界,有错吗?”

“十一弟,我……”

“吵死啦,墨子奕,你再不闭嘴我可就真转身回去了。”

“好好好,我闭嘴,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吧!”墨子奕虽然心中不爽快,但是好容易的遇到了丁零,他怎么能因一时赌气就让她走了呢,这些天,没人跟他吵吵闹闹,他还真是过得不舒坦。

就这样,大街上三人行,墨子瑞夹在中间,任由墨子瑞与丁零喋喋不休的闹腾着,一个极其不搭调的组合,全然不顾旁人异样的目光,大大咧咧的走着。

刚到九王府的门前台阶,守门的士兵便迎了上来。

“十一殿下好、七殿下好,小的给您行礼了。”

“好。”墨子奕进出墨子然的大门却熟悉的好似出入自家王府的样子。

“小的,这就为两位殿下通传……”

“不用了,我们自己进去就好了。”

“哦哦哦……各位请——”门口的侍卫让路出来,站回了原位。

这墨子瑞的人还在院中,声音便已经传了老远,只震的主人出门相迎。

“九哥——九哥——我给你带客人来了,九哥——你在哪里——”

“十一弟,你这眼睛是长到哪里去了,我这么一大活人你竟然一点都没有看见吗?”

顺着那慵懒的声音望去,丁零看到了一红衣男子,斜卧在桃树下的草地上,发髻松散,墨发倾泻,一手支头,侧躺在一片翠绿中,悠然惬意的取一颗红樱桃丢入了嘴里,迷离的桃花眼,娇艳欲滴的朱唇,羞落了桃花,气煞了血色樱桃,格外的妖娆魅惑。

“九哥,你怎么就躺到地底下去了?”

“这里舒坦呀,既然舒坦,那便躺着,有何不可?”墨子然依旧躺着,丝毫没有要起身的意思,懒散的像一只午饭后小憩的猫咪,柔弱无骨的躲到了安静的树荫下。

“九哥我带客人来了!”

“是吗?”话说的不咸不淡,直到抬眸看到墨子瑞身后的丁零时,眸光一闪,倒是有几分惊讶,邪魅一笑,这才幽幽问道:“是你,丁——零——”

“九殿下好。”丁零朝着墨子然极其勉强的笑笑,便不再言语。

然,墨子瑞却拍了一把丁零的肩膀,说道:“丁零你又何必这样见外,叫九哥便好了。”

丁零却满是不情愿的表情,嘀咕道:“那是你的九哥又不是我的……”

墨子然倒是听得清楚,笑着说道:“我不介意你也叫声九哥。”那笑容里竟然带着几分邪邪的味道。

墨子奕得意道:“看,我说对了吧,九哥人很好的。”

“墨子奕你不说话又没人把你当哑巴……”丁零故作生气的瞅了一眼墨子奕,心中却在琢磨:你墨子奕有觉得哪个兄长不好吗,跟这个也撒娇,跟那个也耍赖,哪个不是依着你顺着你呀,你还能说出个不好来吗?如若要说不好,那估计也只有墨子非了,他不敢去招惹,亦不敢去套近乎,却也从来没有为难过他。

墨子然笑,那双桃花眼迷离,似乎要散发出致命的诱惑来,夺人心魄。

“你们俩再吵下去,可别怪我和七哥独品美酒、赏佳人哪!”墨子然说着,起身,伸了伸腰肢,向墨子瑞挥挥手,径直向后院走去。

墨子奕朝着丁零扮了个鬼脸,屁颠屁颠的追着跟了上去,问道:“九哥,你怎么知道我是来这里喝酒的?”

“就你那小花花肠子,怎么可能逃得过我的眼睛,好了,走吧,美酒在清风苑放着,估计这时美人也该起舞了。”说罢,一袭红袍飘然离去。

“九哥,等等我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