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121章 被召进宫了

我的书架

第121章 被召进宫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公公有事便说吧,说完便赶紧走,本王还忙着要和两位兄长继续切磋切磋呢。”

“老奴知道了,只是九殿下,切磋事小,可千万便伤了自己,不然太后她老人家看到可又得心疼啦。”常德安笑的看着墨子然的红肿的脸,叮嘱着,转眸却又瞧了瞧墨子然身后的女子,便试问道:“九殿下,请问丁零姑娘在何处?”

“不知公公找丁零有何事?”说话的是墨子非依旧铁青着脸,一字一顿里满是冷漠。

“回五殿下,老奴是来宣太后懿旨的。”常德安依旧恭敬,然他的话赫然是一颗惊雷。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顿觉诧异,这太后是怎知丁零之事,又是为何要传旨给丁零。丁零紧张,亦不知道此刻比她紧张的比比皆是。

墨子然颇为不信的,复问道:“太后懿旨?”

“回九殿下,是的。”

墨子轩上前,拉了太监常德安,认真问道:“公公可知太后召丁零入宫是为何事?”

“三殿下莫要着急,太后她老人家是想请丁零姑娘进宫一叙。”

“进宫一叙?那太后是如何得知零儿之事?”

“三殿下,这问题问的可让老奴为难了,还请殿下告知丁零姑娘在何处?太后还等着老奴复旨呢。”

说话的是墨子然,常德安来他府上宣太后懿旨已经让他很是不爽快了,现在还说这懿旨给丁零的,让其进宫去叙旧,两个从来都不认识的人,能叙什么旧,便不耐烦道:“丁零不在这里,你还是到别处再寻吧!”

常德安却不急不躁的说道:“九殿下就不要再寻老奴开心了,眼前这位姑娘应该便是丁零姑娘了吧!”

“哦?你又为何这般肯定她便是丁零?”墨子然意识到此事非同小可,这常德安如若没见过丁零,又何以能一眼便识得丁零,这事定然是早有准备的。

“不瞒九殿下,奴才在太后宫里见过丁零姑娘的画像,所以才识的丁零姑娘。”常德安再次抛出了一颗惊雷,这次越发的让众人震惊起来,太后宫中为何会有丁零的画像?

“画像?”墨子然顿觉事情的蹊跷,本来丁零被太后知晓就让人很是惊讶了,竟然还存有她的画像,看来是下了一定功夫的。

一直沉默着的墨子非皱眉,冷冷说道:“宣旨吧!”

“老奴,多谢五殿下体谅了。”

常德安的话令在场的人更为诧异,不想丁零名之大,已然惊动了太后,该是有人故意上传吧,墨子非皱眉不言一语,墨子轩浅笑,侧耳告丁零下跪行礼接旨,墨子然却单手轻抚下巴,若有所思的样子。

太后懿旨虽说冠冕堂皇、套话一大堆,亦没有什么具体所指为何要召丁零入宫,然那话中之意,却明明白白的告诉众人,丁零必须奉旨入宫,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得阻拦。

丁零拜谢,起身结果那明黄色绸卷,耷拉着脑袋,一脸悲催到底的模样。话说一入宫门深似海,她这丁零虽然不是去为嫔作妃,但是想想那满后宫的怨妇,便顿觉后背一阵阴冷。如若去去就能回来,也算,万一那个太后老妖婆一个顺眼或是不顺眼,一句话便把自己留在那高墙里了呢?她丁零这辈子岂不是就得老死在里面了。

墨子非抬眸看了一眼了哭丧着脸的丁零,转身朝墨子然说道:“九弟,带丁零去换件衣服?三哥请找十一弟陪她一起进宫见太后。”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客气。

“好。”墨子轩应了一声,便着人去寻墨子奕了。墨子然亦是从未有过的上心,拉着丁零便走。

墨子非这才朝着常德安说道:“公公这边走,去喝杯茶,待丁零准备准备再可出发。”

常德安看了一眼满身血渍,长袖破碎、发髻凌乱的丁零,点了点头,恭敬的行礼,道:“五殿下客气了,请——”

墨子非甩袖直走,常德安落后其半步,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王府正厅。

茶上来了,墨子非依旧皱着没有不言不语,常德安心中却在琢磨着:昨日接到报告,丁零与墨子奕、墨子瑞一起进了九王墨子然府,彻夜未见人出来,今日怎么来了墨子然府上,怎么会遇到墨子非与墨子轩,甚至纳闷儿。

墨子轩因着太后宠爱,初入太后宫中较多,他亦算是比较了解墨子轩的为人处世,然,这墨子非向来为人冷落凌厉,与人少交,这些年因着战神之名,得了璟帝厚爱,但因着其性情孤寡霸道,朝中之人亦是敬而远之,可见其定然是一个难以侍奉的主儿。

今日遇见,常德安心下里估摸着,自己定然要打起十二分的心,莫要让墨子非抓了把柄去,把太后交予之事给办砸了。

一盏茶后,丁零出现在了墨子非面前,一头墨色长发被一只银色发簪别起,一身天青色长裙,简单质朴,这打扮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大家闺秀,反倒像极了宫女,着装普通,妆容普通,别人笑不笑,旁边的墨子奕已经是笑的不成样了。

墨子奕靠近墨子然身侧,拽了一把他的袖子,问道:“九哥,你今天这眼光着实是太……太让人失望了,怎么就把丁零打扮成这个样子了?”

墨子然说道:

“十一弟,你以为丁零是那梦乡楼的花魁呀,打扮的那么扎眼、妖艳是要做什么?召太后心烦吗?”

墨子奕转眸想了想,点头道:“好像是蛮有道理的。”却不知这是墨子然故意安排的,在女人众多、关系繁杂的宫里,还是普通些、不起眼些,更安全些。

常德安喝了口茶,这才起身,问道:“丁零姑娘,准备妥了吗?”

“嗯。”丁零垂眸,心里满是不安与忐忑,对于她来说,这可比出任务难过了,这任务呀,不是他死就我亡,再一清二白不过了。然这进宫,谁知道那里是敌营那里是盟友,那里是坑那里是石头呀,一个不小心被黑了,都不知道,幸运些,就算没人搭理,那半死不活的过着,也太难为人了。

且,看目前的情况,这太后一时半刻定然是不会放她出宫的,要不然墨子非他们也不用这般紧张筹划。

墨子非起身,站在丁零的面前,“丁零,进宫后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切不可莽撞行事、强出头,闲事少管为妙,记好。”话语依旧冷漠,然丁零点点头,“嗯”了一声,内心一阵温暖,这家伙其实还是很关心体贴的。

“五弟说的对,虽然会有十一弟随你一起去,但是宫中不比府中随意,我会替你打点好一切,不过凡事还是得谨慎些,有事随时通知我,我会帮你处理。”墨子轩的话语温柔,想得亦是周全,丁零点点头,“三哥,我知道了。”

墨子然却不似墨子轩的温文尔雅,亦不同于墨子非的肃然含蓄,一把拽了丁零的手,说道:“丁零,你先进宫,我稍后便到,只是不太方便即刻前去太后宫中,你有事可到御卫营寻我,知道了吗?”说着便塞了一小瓶到丁零手里,“这是伤药,晚上一定要记得上药,一定要小心伤口化脓,明白了没有?”

丁零寻思着,这家伙,平日里对人对事,漫不经心,无所顾忌,关键时候还真是心细如发,竟然还记得她的伤,丁零点头,“嗯嗯,我知道啦明白啦,不过你也得照顾好自己,不许以后天天抱酒坛子了,也不许你再伤害自己了,可明白了?”丁零笑看着墨子然,话语里满满的关怀,怎么听怎么都想是新婚小夫妻别理的节奏呀。

墨子然点头应允道:“我答应你。”然一众人却听得云里雾里,不清不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