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125章 玉瑶与丁零

我的书架

第125章 玉瑶与丁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追影徘徊了良久,亦是没有想好该如何开口,正欲转身离去,那厚重的宫门却“吱呀”一声开了,尉迟安邺一身水蓝色长袍走出了大殿。

“主上——”

尉迟安邺望着眸光躲闪的追影问道:“怎么了?”

“主上。”追影抬眸看了一眼尉迟安邺,咬了咬唇,继而说道:“主上,鹰隼已经截回了送往禹国的书信。”追影打算全盘托出了,有些事情迟早都是要去面对的,又何必纠结这早些与晚点的区别呢。

尉迟安邺开门见山,直直问道:“那画卷上的人呢?”

“主上,那画卷上的人确实是禹国公主玉瑶……”

“禹国公主玉瑶?追影,你可确定?”

“是,这是从禹国宫中偷拿出来的公主玉瑶的画像,你看看就知道了。”追影说着,一点一点的打开了手里的画卷。

尉迟安邺抬眸细细看去,画卷中的女子确实是与之前的那卷画里的女子一模一样,分毫不差,亦是与他的小小仙一模一样,分毫不差,只是那眉眼间的神色画中的女子更为温婉矜持些,而丁零更为豁达直爽些,这位是十足的尊贵公主,举手投足仪态优雅,而他的小小仙更像是江湖游侠,英姿飒爽。

尉迟安邺问:“追影,你说这画中之人到底是玉瑶还是小小仙?”

“主上,依画中女子的长相而论,这应是一个人,只不过……”说到此,追影顿了顿,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尉迟安邺的明澈的眸子依旧紧盯着画中的人,却满是期待的问道:“只是什么?”

“只是,据咱们的人调查,这玉瑶公主虽然性情倔强,但是知书达理,大方得体,琴棋书画亦是样样精通,而小小仙却似乎……”追影看了一眼自家的主子,收敛了一些平日里的直爽,没有做出任何评论。

“你是说小小仙鬼马精灵、为人做事不拘小节,行为乖张出格,比起女子,倒更像是一英气、豁达的少年,是吗?”

追影听着自己主子的话,挠了挠头,这话如让外人听起来定然觉得是在批驳,然作为一个知情人,追影却怎么听怎么都想是夸赞与赏识呀。

“主上,说的是,小小仙姑娘确实如你描述的一般,一点都不像是寻常女子一般扭捏作态。”

“那这么说,小小仙与这玉瑶,完全可能只是长相想象,而并非是同一人。”

听着尉迟安邺这么一说,追影顿时茅塞顿开,心中也随着大喜,猛地一拍手,道:“是呀,属下怎么没想到这一层啊。”是啊,他光想着既然长得一模一样就定然是同一人,却从未想到过这玉瑶与小小仙的性情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呀,自个还在大殿外徘徊纠结那么久,真是笨呀。

尉迟安邺亦是一笑,说道:“那还赶紧去查。”

“查什么?”追影望着阳光下笑容明朗的他家主子,一时间竟然没有想到主子这是何意。

“蠢。”

追影摸了摸头,怪不好意思的问道:“属下愚笨,还请主上指点一二。”只要他家主子高兴,被骂几句怕什么。

“寻人啊。”尉迟安邺也不生气,拍了一把追影的肩膀,径自离去了。

望着自家主子离去的背影,看了一眼手里的画卷,猛地一个激灵,这才反应过来,回了一句,“属下明白了,这就去寻。”说完,收了手里的画卷,立马跑的了踪影。

追银到底明白了什么,屁颠屁颠的到底跑到哪里去了?那当然是去寻人了,至于寻谁,那当然是禹国公主玉瑶啊。

尉迟安邺,虽不在意他的小小仙到底是穿越而来的外族人,亦或是禹国公主玉瑶,然比起禹国公主的身份,他更希望他的小小仙是个自由自在的人儿,可以随着自己的性情与心情自由的翱翔在天际,没有任何的束缚与包袱,随心所欲的生活。

翌日,丁零坐在石栏上,晃悠着脚,思索着,用哪首歌来糊弄太后,不能粗俗,不能过于张扬,得高雅,又得自成一派。

不知何时,墨子轩已经站到了身后,轻唤了一声,“零儿。”

丁零转身,望着墨子轩轻笑道:“三哥,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一点也没察觉呢?”

“你在烦恼什么呢?”墨子然笑,轻抚丁零的头,一脸的宠爱。

“那天太后问起我为什么会在三哥府上,子奕那家伙说我会谱曲,现在太后要我谱一首给她听,这怎么可能嘛,我又不会。”想着今早上太后下达的口谕,丁零便觉得脑袋发疼,她哪里会谱什么曲呀。

“零儿,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的很好。”

“可是我根本不会呀!”

“不知零儿你还记得,你在我府上指挥乐师演奏的那曲子吗?我觉得挺好的。”

丁零当然记得那日的事情,只是要拿去给太后听,恐怕就太敷衍了吧,万一那太后一个不高兴,她丁零岂不是得把脑袋给掉了,“三哥就不要取笑我了,那算什么呀,乱七八糟的。”

“零儿多心了,我怎么会取笑你呢,只是真的觉得很特别。”

“是吗?”丁零抬眸,望着墨子轩,墨子轩亦是诚恳的点了点头,开口道:“嗯,零儿放心,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帮你的,零儿只要开心的向前走便好。”

“三哥你真好。”不管这曲子谱的到底是如何,听了墨子轩的话,丁零的心情倒是轻快了不少。

“只要你喜欢就好。”

“嗯。”

丁零笑着把头轻靠在墨子轩的肩头,仰头望着蔚蓝晴空,唇齿间滑出轻快的曲调,却不知这恬静里早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午饭后,墨子奕拿着一个褐色的圆鼓鼓的东西在丁零眼前晃来晃去,炫耀着问道:“丁零,你看这是什么?”

“什么呀!给我看看。”丁零伸手去夺墨子奕手里的东西,却被墨子奕给闪开了。

墨子奕颇为得意的问道:“你猜?”

丁零噘着嘴,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句,“你猜我猜不猜?”

墨子奕却纳闷了,“什么叫你猜我猜不猜啊?”

“什么叫你猜啊,一大男人罗里吧嗦的,还你猜你猜……”

要说要把这小霸王墨子奕能怼的直跳脚,那人便非丁零莫属了,这不,墨子奕听了这话,一手指着丁零,嚷嚷道:“你——”

丁零亦是觉得过瘾,高抬着下巴,特得意的笑着问道:“我怎么了,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墨子奕把球扔到了一旁,气鼓鼓的坐到了地上,本在地上晒太阳的墨子然抬眸,看着这对冤家,不禁轻笑起来。

丁零捡起地上的球,细细看着,惊讶道:“好精致的球啊。”

墨子奕依然在生气中,满身的不屑,说道:“好什么好,又不是你做的。”

“这是哪里发出的怪叫,子然,我们走,难听死了。”说着,丁零故作震惊的模样,贼笑着拉起地上懒猫一般的墨子然便要离开。

墨子然亦是十分配合,兴致盎然,说道:“好啊,踢球去。”说着起身便随丁零一道大步离去。

墨子奕一看墨子然也跟着离开了,既气急败坏,又委屈憋屈,喊道:“你们……九哥,你也和她一同气我,你们……”

丁零去回眸一笑,满不在乎的说道:“要不要去,随你?”

墨子奕犟着脾气,回道:我才不……“

“不去拉倒,子然,我们快走。”丁零扯着墨子然的衣袖,加快了脚下的离去的速度。

墨子奕一看,这两人真是铁了心气自己,真要独自玩去了,他怎么还能坐的住,慌忙嚷嚷道:“喂——你们——你们等等我……”墨子奕气急败坏的跺着脚,却又不得不跟着丁零他们一起前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