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135章 丹樱

我的书架

第135章 丹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里面的人应了一声,唤了一声,“丁零姑娘,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呀?”

丁零抬眸,却见轿中之人竟是墨子瑞的母妃珍妃,起身,行礼,回道:“回珍妃娘娘,屋里有些闷,出来透透气。”

“原来是这样啊。”珍妃想了想,继而说道:“丁零姑娘可愿意去本宫殿中坐坐?”

丁零还满心琢磨着要跟这珍妃打探打探墨子非的童年往事,当然这种机会是怎么都不会放弃的,遂而问道:“丁零当然愿意,只是今日天色晚了些,如若丁零去了,不知会不会打扰了珍妃娘娘休息?”

珍妃笑了笑,说道:“无妨,正好本宫最近也觉得有些闷,丁零姑娘就当是来给本宫解解们儿吧。”

“好。”丁零听后,欣然答应。

“那便走吧。”

珍妃的轿子再次走起,丁零责跟在轿子旁,抬眼忘了一眼轿中的珍妃,倒也觉得这人随和慈善,不说别的,旁人都冷冷叫着丁乐师长,丁乐师短的,唯有她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便称丁零为丁零姑娘,让丁零在这毫无人情味可言的深宫大院,亦觉得有些温和与暖意。

珍妃的宫中,摒弃了其他妃子的浮华繁琐,陈设简单大方,却又不失皇家的尊贵与权威,倒是多了些家的温馨,少了些皇宫惯有的华丽,让人感官更觉得安然舒适一些。

丁零端坐在木椅上,手里端着宫人递来的茶盏,细细瞧着殿中的物件,努力想要找到些属于珍妃特有的东西。

寻寻觅觅许久,这才发现桌上极为特别的一把七弦古琴,不禁走了过去。古琴琴面木材须选料精良,纹理梳直匀称,琴弦丝质制成,丁零不懂琴,只是觉得这琴极美,不由伸手轻轻触碰了一下琴弦,生硬轻清松脆,有如风中铃铎,一如天籁,有一种清冷入仙之感。

这时,珍妃已经换了轻松舒适的衣袍,从内室走了出来,见丁零专注的瞧着桌上的古琴,便示意身侧宫人不要打扰,悄然走了过去。

丁零再次用食指轻拨琴弦,然声音却完全换了另个模样,明亮铿锵,犹如敲击玉磬,松沉而旷远,让人起远古之思。

“丁零姑娘喜欢这琴?”

直到听到珍妃的话音,丁零这才回神,行礼,抱歉道:“珍妃娘娘,抱歉,我不是有意要动您的七弦琴的,只是这七弦琴……”

“只是这七弦琴委实很美,是吗?”

“是。”丁零老实回话道。

“本宫没想到丁零姑娘也懂琴爱琴。”

“不怕珍妃娘娘见笑,丁零对琴一点也不懂。”丁零尴尬的笑笑,她哪里是懂琴呀,准确来说是一窍不懂吧。

丁零的这话倒是让珍妃好奇,她本以为丁零是懂琴之人,遂而问道:“丁零姑娘真心不懂吗?”

丁零点头,回话道:“不懂。”

“那丁零姑娘为何会这般专注于这般琴?”

“我……我只是觉得,娘娘宫中的这把琴真心漂亮至极,并非懂琴之人,对不起,丁零让娘娘失望了。”

“哦,原来是这样呀。”珍妃笑了笑,那笑容里竟然透着些许的无奈与落寞。

“丁零斗胆问一句,娘娘为何亦会独爱这把七弦琴呢?”

听到丁零的问话,珍妃望着窗外的朦胧月色,叹了口气,这才说道:“这把七弦琴,原是有两把的,一把名丹樱,一把名碧空,那年本宫与莲若一起进了王府,大婚当日皇上便这两把琴跟别给了本宫与莲若。”珍妃顿了顿,回身问道:“丁零姑娘,你可知这把是什么名吗?”

丁零想了想,这才说道:“丁零猜您这把应该是碧空?”

“为何?为何你会觉得本宫这把是碧空,而非丹樱?”

“丁零觉得樱花开得璀璨炫目,然易开亦易落,热情的另一面却是冷漠;碧空明朗纯净、落落大方,像极娘娘您。”

“是呀,那年皇上把丹樱给了莲若,把碧空给了本宫,本宫虽不知道那时皇上是如何说予莲若听的,只是说予本宫听的倒是和你说的一般意思。”珍妃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这么多年过去了,本宫仍记得初得碧空时的欢喜。”

珍妃抬手,食指轻轻拨了一下琴弦,那声音透明如珠,温润纤和。

珍妃突笑着问道:“丁零姑娘,可愿意做一回本宫的听客。”

“只要娘娘不嫌弃丁零愚昧,丁零丁零当然愿意。”

珍妃命人取了古琴,将琴横置于桌上,右手投弹琴弦,左手按弦取音,手指下的吟猱余韵、细微悠长。琴声如诉,所有最静好的时光,最灿烂的风霜,最初的模样,都缓缓的从其玉指下缓缓流淌出来。

古琴之音,既淳和淡雅,又清亮绵远,意趣高雅,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怨而不怒,温柔敦厚,形式中正平和,无过无不及,琴道更是让有素养的文人士大夫为之一生追求。

如若在以前,丁零听了这些描述,只是觉得定然是人们夸大其词,怎么可能做得到,定然是那些文人士大夫为其赋予了太多的美丽辞藻与丰富情感,一张琴七根线十指抚过,怎么可能达到时如人语,可以对话,时如人心之绪,缥缈多变的境界,更别提“琴之为器也,德在其中。”,这话绝对是哄人玩的。

不想,今日,却是真正见识到了那七根弦的魔力与张力。果真是如此,并非浮夸。

一区罢,珍妃抬眸,望向身侧的丁零,说道:“本宫每每抚琴,心中总会想起那一把丹樱,想起莲若,故,这琴已经是许久不曾弹过了。”

“珍妃娘娘你的琴声真好听,像清风拂面,温润宜人,像山涧泉水,沁人心脾,像如洗碧空,朗朗开阔,像情人密语,情意绵长,一切都竟是岁月静好的模样。”丁零使劲挖掘着脑海里的词汇,努力表达的自己的所感所悟。

珍妃笑了笑,说道:“原来丁零姑娘还会这般奉承人呀。”

随着珍妃那温和的笑,丁零渐渐放下了心中的戒备与谨慎,笑着回道:“这哪里是奉承,明明就是实话呀。”

“真要说起,琴音的美妙不可挡的应该是莲若。”

丁零好奇的问道:“莲若是谁呀?自从看到这琴,娘娘您一直提到这个名字。”

“莲若——莲若便是莲妃,五殿下墨子非的母妃,莲若是她的全名。”珍妃说到这里的眸光变得暗淡,慢慢的惋惜之情与不解之意。

“莲妃?墨……”丁零的墨子非正要唤出口时,猛然亦是道不对,改口道:“五殿下的母妃?”

“是啊,五殿下的母妃莲妃。”

丁零听到这话,颇为紧张的一问:“五殿下的母妃不是早早的便薨了吗?”

“是呀,那年五殿下应该只有才五岁左右吧,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妃把那冷冷的匕首刺入了自己的心口,小小的孩子就那样直巴巴的望着那喷涌而出的鲜血,眼睛里填满了恐惧。”

丁零听到此处,心中不由一痛,她想象不出当时的那么小的墨子非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努力了好几次才问出口,“那时他得有多害怕呀?”

“虽说莲若平时也不怎待见这孩子,然,当着他的面自杀的毕竟是自己的母妃呀,我记得当时那孩子满眼噙着泪水,只是一直没有哭出声音来,就那样等着一双泪眼,望着那一滩血色,那薄薄的唇都被咬出了血珠,就是站在那里不言不语,不吃不喝,亦不动,直等到后来晕倒在了地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