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138章 秦月仪的恨

我的书架

第138章 秦月仪的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月仪,你可是想起来当时你说的话了?”

“我……”

“‘我是不是人,有没有人性和你能不能活着,没一丁点儿的关系。’当时你是这样说的,对不对,我可没冤枉你多说或是少说了半个字,是不是呀?”

面对丁零的求证,秦月仪当然知道这是那时自己的所说的话,然,那会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她秦月仪会落在丁零的手里。遂而哀求道:“丁零,算我求求你,求你放开好吗?以后我再也不来找你麻烦了,行不行?”这秦月仪还真是精通的理解透了那句‘识时务者为俊杰’的精髓,这翻脸可比六月的天,娃娃的脸变得快的多的多了。

“秦大小姐你的记性还真是差劲儿呀,上次你不是一句只要随你去吃顿饭,你以后见了我都会饶边儿走的吗,再也不会招我烦了吗?然,没半柱香的时间,我就被你下了药,送到了梦乡楼吗?我丁零可着实害怕极了,怕我这一心软一相信,你再把我送到哪个楼去了,那刻如何是好?”丁零说着,捏了秦月仪的嘴,再次惯了一大杯八仙醉下去,望着秦月仪悲催了的小脸,眸间的笑意更加爽快了些。

“这次,我再也不敢片你了,你就再信我一次吧,要不你想想你要什么,我秦月仪什么都答应你,成不成?”秦月仪几乎是哭着说完了这些话,还真别说带着泪珠儿的秦月仪是有那么几分楚楚可怜的惹人心疼模样的。

丁零仰着头,想了想,这才说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便答应了吧。”

秦月仪大喜,急急问道:“丁零你说,只要我秦月仪能做的,我必定给你。”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呀。”

“不反悔,不反悔,你说你说……”秦月仪嘴里虽是这样说着,心中却像是要长出牙齿一般,狠狠的咬了丁零无数次,暗暗发誓,只要她秦月仪能够顺利脱离丁零之手,她今日所受的屈辱,定然要向丁零千倍万倍的讨要回来。

然,秦月仪却没想道,丁零竟然会提出那种问题来,她好恨好恨呀。

丁零说:“我要你大醉,你能做到吗?如若你能做到,那就免了我自己动手亲自一杯一杯的灌了,于你于我,都好。”

秦月仪声音凄厉的喊道:“丁零你——”

“我怎么着?如若今日醉酒的是我,那我唯一的下场便是被杖毙,而你,你这有太后这条大腿抱的人,最多亦是做不了轩王妃罢了,又不会丢了小命,不是吗?我觉得我已经很是很是仁慈啦,你还要我怎么样?”

“丁零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秦月仪,你真是不懂得感恩呀,不说谢谢也罢,反倒还要恩将仇报,要杀了我呀,我丁零好怕怕呀。”丁零嬉皮笑脸的做出特别害怕的样子,然那眸光里却满是嘲讽与鄙夷。

“丁零,我诅咒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好啊,从来都是我丁零为别人选择何种死法,没想到今日倒有人要帮我选择什么样的死法了,很不错呀。”

秦月仪盯着丁零,狠狠说道:“丁零如若你敢让我没了轩王妃的位子,我秦月仪将以我的性命起誓,今生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定然会与你死磕到底,定然要千万倍的讨回我所受的的屈辱,定然要让你也尝一尝失去最珍贵之人的痛苦。”

“那你就祈祷,今夜太后最好会心软些,这样才能留得住你的性命,好以后和我决战到底呀。”丁零笑,手中的八仙醉再次灌入了秦月仪的嘴里。

秦月仪牙齿被咬的生疼,然,那八仙醉依旧被丁零一杯又一杯的灌入了嘴里。如若秦月仪身上裹着的不是床单,而是绳子,此刻估计早已经在她身上勒出了无数深深血痕,这亦是丁零的聪明之处,用一整张床单去裹着身体,又怎么会那么容易留下累累伤痕,没有伤痕,那秦月仪喝酒何来的被强迫一说,便只能是自愿的,与丁零便不会有任何什么关系。

她哭,她好恨,然,却又没有任何办法,像只待宰的羔羊,只能等着那一时刻一点一点的到来,心中是从未有过的绝望。

秦月仪醉了,嚎啕大哭,可能还是记着丁零的威胁与强迫,觉得屈辱至极,后果又可怕的难以承担,故,才会这般大哭吧。

丁零看着如此这般的秦月仪,心中却毫无怜悯之情,自顾自的解开了床单,那秦月仪却猛地朝着地面倒了下去。

本可以伸手拽住秦月仪的丁零,却只是直直的看着,没做任何的反应,这醉酒之人脚步不稳,跌跌撞撞,被蹭秃噜皮,不是极为正常吗?何须她丁零担心。

是呀,既然黑锅不会背到丁零身上,她有怎么会多做理睬。

秦月仪趴在地上,晕晕乎乎的想要爬起,奈何身体发软、不长脸,努力好久,亦是爬不起来。

丁零抬手,到了一杯凉茶,直接泼到了在地上躺了许久的婢女脸上,婢女一个激灵儿,倒吸一口冷气,睁开了眼睛,却看到了同样倒在地上的她家小姐,这才起身爬了过去。

这场好戏、大戏,终究是轮到丁零出场了。心中暗自琢磨,既然是唱戏那就得唱好、唱全乎了。

只见丁零一个箭步,迅速跑到秦月仪身前,赶忙拉起秦月仪的身,惊叫道:“秦大小姐,您这是怎么了?怎么就摔到地上去了?”神情里满是关心与焦急。

“那婢女却完全是懵着,任由丁零拉扯着她家的小姐。“小姐……”想了想,却完全不知道是何状况。

“你这丫鬟,主子都成这样了,自己竟然偷懒不起,还不赶紧扶着。”丁零嚷嚷着。

那婢女揉了揉还有些疼痛的后脖颈,赶紧起身,然,丁零却露出了一丝了笑意,对方刚伸手,她便猛地放开了搀着秦月仪的手,随着婢女的一声惊呼,那秦月仪再次摔到了地上,通的咿咿呀呀的叫着。

丁零却瞪着眼睛,骂道:“你这丫鬟,是想谋害主子吗?之前你家小姐喝酒你不拦着不说,还自个靠着主子给睡觉去了,现在让你扶个人都不好好扶着,是想要你家小姐知道了,剥了你的皮吗?”

那婢女赶忙解释道:“没有,我没有……”整个人慌里慌张的,看来平时也没挨过秦月仪的修理,亦是见识足了秦月仪的手段。

“你还说没有,如若不是你睡着了,你怎么会歪倒在地上,如若不是你家小姐要我去把你冷水泼醒,你家小姐怎么会没人管从椅子上倒下去,如若不是你没好好扶着,你家小姐又怎么会再次摔倒啊,你说,是不是你的错?”丁零的话咄咄逼人,那丫鬟本就迷糊、害怕,现在越发的头脑不清楚起来,连着“哦”了几声,便不再言语。

丁零再次俯身蹲下,伸手使劲的拉扯起来秦月仪,还不忘念叨,“秦大小姐,都说让你少喝一点了,你偏偏就是不听,现在倒好,喝醉了吧。”

秦月仪却在丁零的强调下,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盯着丁零问道:“本……本小姐才没有……没有喝醉呢,你是哪里来的死丫头,竟然敢说本小姐喝……醉了,找死吗?”

“切,你还说你没有喝醉,明明你已经把一坛子酒都喝光了,还说你没醉?那看那不是你喝空了的酒坛子吗?”丁零故意拉着醉的没了理智的秦月仪去看那酒坛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