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140章 谁打扰了谁

我的书架

第140章 谁打扰了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丁零你过分了啊,小爷给你送茶叶,你不感谢也罢,还下逐客令,你……”墨子奕猛地站起,嚷嚷着。

丁零望着,气鼓鼓的墨子奕,好奇的问:“茶叶?什么茶叶?”

“是九哥说你这里的茶水有股霉味,所以今儿我们才特意给你送来了今年的新茶……”说着便把桌边的茶叶,猛地往丁零手边一推,抱怨着,只是话到一半,墨子奕突然声音低了下来,提着鼻子猛吸了几口气,恍然大悟,问道:“丁零,你喝酒了?”

“没有。”

墨子奕笃定的说道:“你可别想蒙我,这明明就是仙恋居八仙醉的味道。”

“是有人,但是不是我。”

然,墨子奕却提着鼻子向着丁零凑了过来,丁零亦是不理睬,任由他东嗅嗅西闻闻。

“那你身上的酒味是哪里来的?”

“懒得跟你解释。”

“喝就喝了呗,还不承认,我又不会把你告到太后那里去,你怕什么呀。”

丁零警告道:“墨子奕你再这样唠叨,我就真赶你出去了啊。我还没说你大半夜的来扰人清梦呢,你倒是唠唠叨叨、唧唧歪歪没完没了,是不是?”

“是九哥那边有些事情,耽搁了,不过,就你还清梦,那么你能睡的着吗?”墨子奕笑的极其夸张,那感觉还真能把下巴都掉了。

“你还别说,这个时间我还真是睡不着。”

就在令人叽叽喳喳掐架的功夫,那慵懒的墨子然已经拎着一壶热水走了进来,坐回了圆凳上,也不理丁零与墨子奕这堆冤家,自顾自的,打开那包茶叶,泡起了茶。

“我就说嘛,这个时间你能睡着才怪呢。”墨子奕像是逮到丁零的小辫子一般,特得意的说着。

“我能不能睡不着,关你什么事呀,你这么晚来打扰,就是你不对?”然,丁零却立马怼了回去。

“你……好你个丁零……”墨子奕见与丁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干脆拽了一旁悠然喝茶的墨子然参战,问道:“九哥,你来评评理,到底是谁的不是?”

墨子然吹着茶盏里漂浮在上的茶叶,喝了口茶,这才说道:“十一弟你没错。”

墨子奕听后,立马嚣张起来,朝着丁零喊话道:“丁零,你看就连九哥都觉得小爷我没错,没错……”

然墨子奕的话还没说完,却又听得墨子然说道:“不过,丁零也没错。”

“九哥,什么叫丁零也没错啊?”墨子奕不解的嚷嚷着,然丁零却笑的险些把满口的茶水喷出来。

“是九哥我错了,不该叫你等到我办完事,才来送茶也,是九哥错了,九哥错了。”墨子然解释着,那双桃花眼却依旧笑的妖娆、耀眼。

这场斗嘴大战,虽说丁零也没胜出,然本也只是说着玩玩,并没有当真的她,到时笑的开怀,唯有一心想正个是非对错的墨子奕垂着脑袋,一脸的不爽快。

丁零提议道:“墨子然,咱明儿去踢球吧?”这些天,在这玉弦院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她,如若是可大黄豆,估计早该发芽了。

然,墨子然却举着杯子,眸光暧昧的看了过来,说道:“不是墨子然,是九——哥——”

丁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重复道“九哥?”而那墨子然却一笑,爽快的应允了一声“嗯,这声九哥叫的不错,我喜欢。”

丁零这才察觉自己上当了,不过,这又能算是哪门子的当呀,她当墨子然是好朋友,好哥们,一声九哥,岂不是正常的不得了。

“墨子然,我丁零的九哥可不是那么好当啊,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

墨子然自信满满的说道,那双笑着的桃花眼中纯净的没有任何一丁点的杂质与虚伪,“这没问题,就冲着你这一声九哥,我墨子然也定然护你个风雨不漏。”

“你可别后悔啊?”

“今生不悔。”

“好。”

墨子然答应的特爽快,丁零亦是回应的特直爽。

“我已经护了一个闯祸精,还怕再多一个不成。”墨子然说着,这话丁零听着倒是不在意,然,一旁一直撅着嘴巴的墨子奕却突然笑了什么起来,原来丁零与他是一样的,一样的都是闯祸精呀,这下,原本不平衡的心,顿时变得平衡了许多。

“既然,都高兴了,咱就走吧,不然某些人可是真会生气了。”墨子然突然喝掉了茶盏里的茶水,起身,招呼着墨子奕,出了房门。

墨子奕却在叫喊着,“我的茶还没喝呢?”

“走走走。”墨子然也不管其念叨什么,拉起墨子奕的衣袖便走。

丁零随着两人走了出去,但是对于墨子然多数的话,却有些不解,问道:“某些人?谁呀?”

墨子然见丁零懵圈的模样,便凑了过去,俯身贴耳说道:“五哥墨子非呀。”

“墨……”丁零的一个“墨”字刚出口,便顿时意识到了什么,骤然闭上了嘴,他不是走了,怎么?难道躲在了这里?

见丁零如此惊讶的模样,墨子然遂而又说道:“我们进门时,他躲进了你房间,就在你刚刚坐着的身后帷帐里面躲着。”

丁零抬手拍了一把墨子然的肩膀,抱怨道:“墨子然你怎么不早说?”

“我为何要说,说了你可就不会叫九哥啦。”

“去——”丁零悄声回眸看了一眼依旧打开的房门,抬眼示意其顺阶而下,待出了玉弦院的大门,丁零特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是他,而不会是旁人?”

“三哥不喜黑色,故极少穿黑色靴子,再者,三哥如若知晓我与十一今日要进宫见你,定然会欣然同行,唯一五哥,他为人冷漠孤寂,不善与人多交,这第三呢,这躲藏之人能进的了这皇宫,说明并非寻常人,且又没有任何敌意与杀气,你说你在殷都除了认识我们兄弟四个,还有别的人选吗?”墨子然细细述说着自己推理,还别说,真是在理。

丁零点头,“嗯”了一声,竖着拇指说道:“不愧是殷朝的九王呀,这么聪慧。”

“你呀,还是赶紧想着怎么回去交代吧。”说这话时,墨子然眸中满是笑意,伸手点了点丁零的额头,催促道:“五哥可不是我们,可以被你随意糊弄过去,即使他在意你,即使你在他心中是与众不同的,还是得给个合适的说法。”这墨子然平时看似散漫慵懒,实则亦是个睿智之人,凡事只要上心,亦是谋划精湛,胜券在手。

这时,墨子奕伸脑袋凑了进来,问道:“你在秘密商量什么?”

“秘密,既然是秘密怎么能让你知晓。”回话的是墨子然,说罢便拉着墨子奕大步离去。

“九哥,你什么什么也学着丁零怼我了?九哥你就说嘛,说嘛……”墨子奕这块狗皮膏药终于有粘到了墨子然身上,不过着狗皮膏药谁都敢去霍霍,唯独却从不招惹墨子非,不敢,亦粘不上。

丁零朝着两人的离去的背影,喊道:“你俩路上小心。”

听得丁零的嘱咐,墨子然亦没有回头,抬手挥了挥,便走出了丁零的视线。

这两活宝是送走了,丁零抬腿迈进了玉弦院的大门,抬眸看到那敞开的房间门时,却不由的懊恼起来,墨子非没有走,这是一个好消息,然亦是一个坏消息。好在丁零还可以看到墨子非,坏在看到墨子非后她又该如何解释眼前的事情呀,她委实不能肯定这家伙到底是不是已经生气了。

思索着,脚下的速度,比之前初次看到墨子非是更慢了些,她之前的秦月仪事件还没解释清楚呢,怎么就又冒出来一件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