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141章 他的质问

我的书架

第141章 他的质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丁零抬手,闻了闻自己满身的酒气,还真如墨子奕说的确实是仙恋居八仙醉的酒香味。

这一提到酒,丁零的脑袋里猛地想起了另一件事情来,那晚,就是墨子非带来竹夭酒的那晚,他曾说过,“以后我不在时,零儿可不能随意醉酒了,明白吗?”他不会阻止她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但是他会陪着她一起去做。

当时她亦是满心应允了的,然,这还没过了多久,便啪啪的自个给打了自个脸。更要命的是,这么说来墨子非之前说不定已经很是生气了,现在有加上了“九哥”事件,那他岂不是要恼羞成怒了,这是如何是好呀。

丁零望着近在眼前的房门,早已经是悔的不用说肠子,就连心脏都青了。

然此刻,站在暗处的墨子非却在窗口望着踟蹰于石阶之下的丁零,心绪一再蔓延开来。房中的酒气依旧如他初进门时般浓烈,甚至还有些呛鼻,原本皱起的双眉不禁再次皱的更紧了些。

其实,墨子非来的很早,只是因着房内有人,只得坐于房顶之上静心等着,然他等出来的竟然是醉的踉踉跄跄、满嘴胡言乱语的秦月仪、傻愣傻愣的婢女。墨子非一直到秦月仪与丁零向来不和,却没有想到这两人竟然会在这深宫里把酒言欢。

直到墨子非看到没有一点醉意的丁零看似很急切的追出了房门,喊道:“秦大小姐,你万万不可去寻太后呀,不可呀——”然,秦月仪已经拼劲全力的出了大门,却不曾看到丁零露出了特得意的笑容,听到她的那句“秦月仪你就去找太后理论去吧,看看到时太后见到如此的你还究竟会不会护着。”

听着这话,隐身于屋顶的墨子非终是明白了些,丁零不曾有分毫的醉意,反而是理智的吓人,借着醉酒之人一根筋、会无限制的放大心中的情绪的特点,故意去激起秦月仪心中的疑惑与不满,挑拨其因酒变的强大的胆子去做平日里敢想不敢做之事,说敢怒不敢言之话。

其一,这宫中醉酒本就是错,然可重可轻;其二、如若这秦月仪因着醉酒冲撞了太后,那这错便成了天大的错,只能重不会轻;其三,既然秦月仪已经醉的没了理智,只剩了一颗不满的心,那冲撞太后之事,便只会更重、更无理;其四:何况这秦月仪本就质疑太后为何不给她与墨子轩赐婚,本就是一刁蛮任性、嚣张跋扈、口无遮拦的之人,被激怒之下,怎么还会有所顾忌。

这种情形之下,太后定然会失望透顶,亦是暴怒至极,秦月仪会有如何的下场,又可想而知。

思及至此,墨子非虽然对于秦月仪或生或死,没有任何怜悯,亦无所谓的很,只是丁零的毒辣手段与心思缜密,却有些惊到他,让他不得不去在意。

回想,从初识到现在,一如第一次救他与墨子瑞时的乖张暴戾,一如闯戍城时的英勇果敢与独有的御敌心术,一若费城之战的理智与沉着,一如军营同姜健的逶迤周旋与点将台之上的以退为进、收放自如的睿智。

他墨子非确实已经见识过了不少,只是,他欣赏她的同时,亦是难以接受。然,对于丁零阳光般的情与爱,他亦是欲罢不能。天知道,当他惯有的理智与被燃起的感性发生碰撞之时,他得有多么的纠结与煎熬。

丁零好容易走上了石阶,正准备做几个深呼吸,平复平复不安的心情,然她刚刚吸进半口气,却听得房中的墨子非说道:“怎么还不进来?”

丁零惊得一口气没上来险些背过去,捂着胸口拍了好几下,喘了好几口气,这才缓过劲儿来,连连回应道;“哦哦……”

丁零踏进房门的时候,墨子非背对着她负手立于床前,丁零看到他的神色,极为小心翼翼的走到了他的身后,琢磨良久,却始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墨子非问:“他们走了?”

“嗯。”丁零答,双手绞着袖袍,像个孩子。

又是许久的静寂,丁零见那双黑色的靴子微动,像是要转身的样子,赶忙抬头,却见墨子非已经转过身来,一双幽冷正直直的望着她,她双唇嚅动,低声问道:“你要喝吗?我去给你倒。”说吧,正欲开溜。

然丁零的手却被墨子非紧紧的抓在了手里,丁零略怔,侧脸望去,满眸子的惊讶。

墨子非认认真真的说道:“对不起。”丁零却满脑子的懵圈,她一点都不知道为何墨子非为何会向她道歉,原本是她满脑子在琢磨如何要给墨子非解释的,她以为他会生气,会训斥她,甚至是会甩袖离去、不理睬她,却一点都没想到会收到了他的歉意。

丁零不解的问:“为什么呀?”

“是我大意了,没有意识到你住在这里会这样的无聊苦闷,甚至都没发现你这里的茶竟然会有霉味,是我没有照顾好你。”墨子非解释着他的歉意,丁零的心中一扫之前的忐忑,大喜,原来他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还自责了起来。

月色如华,丁零笑颜如花,满心欢心的回应了来自于墨子非手心的温度,说道:“我又不喜欢喝茶,有没有霉味无所谓,反正我也不喝。”

“我知道你不喜欢喝茶。”

“那你还道歉?”

“嗯。”墨子非轻轻应允了一声,却没有如实告诉丁零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他的歉意不仅仅是因为那发霉的茶叶,而是因为觉得自己给丁零的关心不够多,照顾不够仔细、周全。

墨子非的手轻抚上丁零脸颊,月色之下,那双眸子像是被镀上了一层水晶的色彩,熠熠生辉,丁零笑像一朵百合,悄然绽放在了墨子非的手心,看着这暖暖的笑容,墨子非情不自禁伸手,将丁零揽入了怀中。

然,她满身的酒气,却让他再次皱紧了眉头,他问:“零儿,秦月仪……”

墨子非的话还没说完,丁零已经急急解释道:“我没有喝酒。”抬眸看到墨子非那蹙起的眉头,再次强调道:“我真没有,那坛子八仙醉我全都灌给了秦月仪,我真没有喝,一点都没有……没有……”丁零解释着,然那声音在墨子非的注视下,越来越低,到最后几个字眼儿时,几乎是没了声音,独独留下了唇际的私语。

“你灌了秦月仪……”

见墨子非不解,丁零想起墨子然的嘱咐,是呀,他可不是那么容易好糊弄过去的,既然撒一个谎以后就得花无数的时间与功夫去圆谎的话,她宁愿一开始便整盘拖出,如实相告,深吸了口气,硬着头皮解释道:“我把她绑了,然后才把酒灌进去的。”话罢,丁零低着头,垂着眼眸,她在等,等他的训话。

然,墨子非却颇为担心的说道:“零儿,你不该自作主张的。”

“哦。”丁零再次开启了“哦模式”,点头应允着。

“你可知秦月仪是何人?”这些年,墨子非因着这份睿智与果敢,迅速在殷朝崛起,一个秦月仪,哪怕是两个三个,他亦是不会有丝毫动容。

然,今日惹了这太后暗许了的轩王妃秦月仪的是丁零,御用乐师丁零,身份地位的秦月仪,一旦太后大怒,丁零又该如何为自己去开脱,他又该以何身份护她周全,如若众人知晓他与她的情与意,亦只能是雪上加霜,从而加重她身上的罪责与惩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