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146章 要被掀瓦的玉弦院

我的书架

第146章 要被掀瓦的玉弦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墨子非的人已经行至床边,然,他却只是抬手把床两侧的纱幔给放了下来,遮盖住了此刻窝在被子里的丁零的所有。

这丁零睡姿极不优雅,向来光顾着舒坦,关于这,他墨子非是知道的,甚至已经是习惯了的,故,他亦不会去嫌弃丁零的粗糙与不拘小节,然,他却在意丁零这份随心所欲被旁的人给瞧去,且相当的在意。

就这样,玉弦院中四个人,一个在床上睡觉,一个负手立于窗前,一个趴在实木圆桌上,一个静坐与院中的石凳之上。

这世间仿若是进入了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悄无声息,然这一切却是相当短暂的,随着大门外的脚步声响起,一袭红衣出现在了玉弦院的石阶之上,那人便是墨子然,应着丁零的嘱托,他来了,伸着懒腰满身心的慵懒,出现在了玉弦院。

站在大门便远远的瞧见了墨子轩,亦是不曾惊讶,他知道墨子奕昨天与自己分别后定然是去了轩王府,故今日墨子轩来了玉弦院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遂而走了过去,迟疑片刻,问了一声:“三哥,早啊。”虽然这时间都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只是,想了想好像也只有问这句比比较好开口一些。

墨子轩抬眸,看着那笑容略略有些尴尬的墨子然,心中亦是意外,然依旧还是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回了一句,“早啊。”

要说这墨子然与墨子非因着宛虞之死,平日里一开口便满是嘲讽抱怨,亦或是针锋相对、咄咄逼人,已经有几年不这般和谐的问候了,墨子轩会意外也是理所当然的,可是这墨子然为何会突然转变画风,变得和谐起来呢,难道是已经对于宛虞的死是开始释怀了吗?他真的放下了吗?

墨子轩依旧端坐于石桌前,眸光却一直追随着墨子然拾阶而上,进了房间,心中虽是有些不解,但更多的是欣慰。

可是,当他看到负手而立于床前的墨子非时,他却惊讶了。

这墨子非昨晚悄无声音的躲在丁零的房间,墨子然倒是觉得还算能接受,然,他墨子非这大白天的出现在了丁零房间,且是与墨子轩与墨子奕一起滞留在了玉弦院,这事情却十足的让他惊讶了。

这完全不像是他墨子然所了解的墨子非呀,就算墨子非是想要护住丁零,但是依着他惯有的性格与行事风格,是怎么也不可能凑着热闹留在这玉弦院的。难不成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啦?

墨子奕见墨子然抬脚进门,便迅速起身围了过来,嚷嚷道:“九哥你怎么才来呀,这丁零不起床,也没有跟我聊聊,我都快被闷死了。”

“丁零还没有起床?”

“是啊是啊,不过,也不能不算是起床,她只是起来开门后又睡去了。”

“哦。”听了墨子奕的话,墨子然看了看被遮掩这紧紧的纱幔,顿时好奇起来,如若是墨子奕来了,这丫头还能说的过去,只是这墨子非都来了,她还能在知道的情况下居然再次躺倒床上呼呼睡大觉去了,还真是令人费解。

墨子然思索着,抬脚便往床边走去,嘴里喊道:“丁零,你这是要睡到太阳晒屁股吗?”

然,这丁零还没做出任何回应,墨子奕却一把扯住了墨子然的衣袖,提醒道:“九哥,你还是别叫了,那丫头生气起来,谁受得了呀。”

墨子然却不以为然的说道:“十一弟今天你尽管闹腾,这丫头定然不会撒泼耍赖的。”

“为何?”对于墨子然的话,墨子奕好奇极了。

墨子然瞟了一眼依旧站在床边,不言不语的墨子非,故意卖关子说道:“这是秘密,你呀,信我就成。”

墨子奕半信半疑的问道:“九哥,你可别蒙我啊。”

“你九哥我什么时候蒙过你呀?”

墨子奕转着眼睛,想了想,说道:“那倒是没有。”

“去叫吧!”

“九哥,那我可就真去了,如若有事,你可得帮我拉着那丁零丫头呀。”

“去吧。”

正在两人唧唧歪歪、嘀嘀咕咕之时,床榻之上的丁零却一骨碌儿爬了起来,嚷嚷道:“墨子奕你到底让不让人睡觉了……”说着便使劲挥着双臂,想要先开着睡前还没有落下的纱幔,然,却是越着急越乱,那长长的、重重叠叠的纱幔,像是非得要同丁零较劲儿,任她毛躁、火大就是掀不开来。

“到底是谁这么无聊,竟然给本姑娘把这烦人的玩意儿给弄下来的?”

正在此时,墨子奕却笑了,这房间里除了刚进门的墨子然就剩他与墨子非了,他自是知道丁零嫌麻烦,定然不会没事找事去拽那纱幔,那可不就只能是墨子非了吗?

然,丁零却毫不知情,依旧吵吵着,“如若让本姑娘知道是谁做的这事,定然要把这纱幔拆了把他裹一粽子不可。”

只是,房间里的三个人,除了墨子奕笑的夸张,其他二人竟然都处于悄然无声的状态。

“墨子奕你还笑,我让你笑——”丁零终于是冲破了那纱幔都没来得及去穿鞋子,直接吃着脚丫子便从床上跳了下来,朝着墨子奕便扑了过去。

墨子奕大叫着,一溜烟儿躲在了墨子然的身后,“九哥九哥……快快……快……”这墨子奕是被惊得慌不择言了吗?说话都结结巴巴起来。

但是,丁零却丝毫不退让,虽说是赤着脚丫子,然那气场里尽是霸道与坚决,“九哥,你让开。”

“丁零,九哥劝你还是赶紧先去收拾收拾自己,要不然,你可是会悔青肠子了的。”

“九哥,你别转移话题,墨子奕这家伙几次三番的吵我睡觉,今儿我非好好收拾收拾他不可。”

墨子然依旧没有丝毫想要让开的意愿,眯着一双桃花眼,朝着窗户方向瞟了瞟,那笑容里的情绪,叫人十分摸不着头脑。

只是丁零却并没有注意到墨子然的暗示,依旧火冒三丈的伸手指着躲在墨子然身后的墨子奕,喊话:“墨子奕你不是天天小爷长小爷短吗?怎么今日就变成一懦弱小姑娘了,竟然都躲到九哥的身后求庇护去了?”

却不知有一双眼睛从他在床帐里抱怨,而后赤着脚丫子下地,已经很是不满皱紧了双眉,现在倒还一蹦三尺高的与两男子纠缠在了一起,怎么能不让这个就连丁零露个不雅睡姿都不愿意被旁人瞧去的人生气呀。

“丁零,你还别激我,小爷我今日真就不上你的当了。”

“你个没脸没皮的家伙,今儿我丁零不收拾还真是说不过去……”说着,便伸手朝着墨子然身后的墨子奕抓了过去。

一时间丁零在前双臂搭上墨子然的肩膀,吼着,“墨子奕你有本事别躲……九哥你让开……”身后的墨子奕却在半蹲这扶着墨子然的腰,叫着:“九哥你可一定要挡住这丫头、挡住……”墨子然却像一堵墙,横在丁零与墨子然两人之间的一堵墙,任由他们推搡过来拉扯过去,就是不为任何一方所动,像棵百年大树屹立不倒。

然,就在三人横向叠人墙一般,捆绑在一起的纠缠不清、掐架不断的时候,有人终于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压抑着情绪从喉咙间发出了一声低沉的轻咳,深邃的眸子盯着大闹在一起的三人,似乎有蓝色火焰燃烧起来,只是那雷雨交加般撕扯在一起的三人却像是闻所未闻,依旧惊天动地的嚷嚷着。

墨子非宽袖了双手握的极紧,一双眸子却目不转睛的盯着闹腾在眼前的三人,那颗原本冷漠的心瞬间便一发不可收拾的燃烧了起来,这雷霆之怒火仿若下一秒便会直接爆裂出来一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