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166章 她的心是什么

我的书架

第166章 她的心是什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聊啊,杵在门口装游魂野鬼,要阴魂不散吗?”丁零非常不可的用极其厌恶的口气说道。

然,在门开了那一刹那,丁零的张着的嘴巴却不得不凝滞起来,她居然看到了墨子非,那尊刚刚还被自个念叨的大佛。

她这是被倒霉鬼俯身了吗?之前的闯的祸端还没解决呢,怎么就又招惹上了这尊大佛。

望着墨子非冷冷的眸子,丁零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巴掌,或者是直接昏死过去好了,哪怕是暂时的逃避一下下也好呀,至少比直接怼上要好很多是吧,至少她还有想办法回旋的余地呀。

丁零站在门口,心中一直在琢磨着,这墨子非到底是一直没有,还是走了又折回来了呀?如若是一直没有,那她在房中的念念叨叨岂不是都被他听去了,那这后果岂不是要糟糕了很多;如若是走了又折回来了,难道他就有这么生气,居然走了一个时辰这么久都又能返回来,那今晚丁零是要遭遇什么恶果呀?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躲不过那就面对吧,丁零心中暗暗松了口气,犹犹豫豫中终是开了口,她问:“左岸,你是一直都在吗?”

与走了又折回来这个选项相比,丁零还是宁愿是前者,墨子非既然能沉着站在门口这么久,做到抬手敲门,说明再大怒火也已经在这常常的等待中消磨去了好多好多,要不然也不会这般不声不响、安安静静的站在丁零的面前。

“嗯。”墨子非轻声应允着,那眸间却没有半点涟漪泛起。

这一声“嗯”却听的丁零大喜起来,虽然头顶依旧阴云密布,但是她的心就在那一刻乐了。

丁零试探性的问道:“那你还在生气吗?”

“嗯。”

丁零闻声,抬眸看去,恰好墨子非亦是垂眸望了过来,墨子非看到了丁零眼底的转瞬即逝的小小窃喜,而丁零却没能望穿墨子非心中的欣慰。

丁零不知道墨子非生气仅仅是因为她说的那一声“我就找小仙去,我家小仙从来都没有嫌弃过我这闯祸精”,她不知道他生气与她把他轰出们无关,她不知道他站在门前的这段时间想了很多很多,她不知道她在他的心中就若那竹子外表看似无常,其实已经是根深蒂固,只待那一日细雨后拔高而起。

又是一片静然,丁零绞着衣袖,几番张口,却只是问道:“那你要进去喝杯茶水吗?”

“嗯。”墨子非仿若是无价之宝般珍贵异常,无论丁零问什么,他好像统统只能用一个“嗯”字作为回复。

墨子非跨过门槛进入房间,丁零紧随其后跟着进了房间,提壶要倒茶,才发现茶壶已经空空如也,顿时尴尬至极,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左岸你稍等,我去热水煮茶。”

丁零说罢,刚要离去,却被墨子非抓住了提着茶壶的手,丁零一惊,却见墨子非取走了她手中的茶壶,下一秒却一把将其拉入了怀中。

“左岸你……”丁零僵着身子坐在墨子非的结实修长的腿上,脸颊绯红,就连那向来说话利索的嘴巴都颤颤巍巍、结结巴巴起来,丁零此刻的神情,这怎么看也不像往日与墨子奕勾肩搭背男儿的性情,倒是有了几分女子的羞赧姿态。

墨子非俯身下来,见丁零躲躲闪闪的样子,说道:“别动。”

听得墨子非一声提醒,丁零却满脑袋的胡思乱想起来,他都俯下身来了,还叫他别动,这在别动他的唇边要贴到她的脸颊上去了,他这是何意呀,莫非是要吻她不成?

可是,就算是吻,她丁零又为何会这般不自然,这般紧张呀,作为奔放时代的女性,上次她不是主动攀附上的他肩膀,已经主动献过一次吻了吗?为何她还会有那么一点点想要躲开的小纠结呀,到底是矜持、害羞,还是有些不情愿、不配合呀。

思及至此,丁零的脑壳儿再次疼了起来。

然,墨子非片刻之后,竟然慢慢远离了丁零,丁零抬眸却见墨子非的手中多了一个木盒子,原来刚刚他是从另一只袖子中取那盒子呀,原来他并非是要吻她呀,原来是她一个人想多了呀,丁零用千万种方式兀自冷嘲热讽着,不知为何心中失落至于竟然有种劫后余生的释然感觉。

墨子非抬手,慢慢打开手中的盒子,丁零的眼睛直巴巴的瞅着,这可是她琢磨了一晚上的神秘东西呀,可是她冒着惹恼大佛的风险想要知道的东西呀,怎么能不望眼欲穿。

然,盒子打开了,丁零却看到了一支玉钗,一支极其眼熟的玉钗。

“是一直玉钗呀。”丁零嘴里念叨着,却猛地想起一件事情来,下午墨子然送予自己不就也是这么一支玉钗吗?当时因着那玉钗顶端的那条鬼斧神工般的栩栩如生的飞鱼,着实也是把她惊艳了一把,还有就是那鱼心的朱砂痕迹,亦是叫她说不出来的喜爱。

墨子然曾打趣说,如若丁零是这条飞鱼,他便是那点朱砂红,要永永远远的印在丁零的心里。丁零当时笑着还说,好呀,如若那天墨子然惹到自己了,便揉一揉心口,让他也疼一疼才解气。

“飞鱼玉钗——”丁零骤然大喜,抬手从发间拔下那支飞鱼玉钗,放到了墨子非的手中,看到果真是一模一样,继而说道:“左岸,你看一模一样。”却不知墨子非早已知道其中的缘由,那双俊美早已经是皱在了一起。

“嗯。”墨子非望着手里的两支飞鱼玉钗应允了一声,墨子非从未想过那支他错过了飞鱼玉钗竟然会奇迹般的在他之前出现在了丁零的手里,亦没有想到那飞鱼玉钗竟然是墨子然送的。

“你与九哥难不成是一起逛街去了吗?怎么会买到同一款式的玉钗呀?”

“没有。”

“九哥说,飞鱼是我他就是那点朱砂红,这么说来那没有朱砂红的这支玉钗便是只是我丁零自己,任谁都统统与我无关,我只是我丁零,哈哈哈……”丁零经不住心中的喜悦,哈哈大笑着,却没有注意到墨子非的踟蹰。

墨子非犹豫片刻,终还是没能控制的住,问道:“零儿,你可喜欢这飞鱼玉钗?”

只是话问出口时,“你更喜欢这两支飞鱼玉钗中的哪一支”,却话风一变成了,“你可喜欢这飞鱼玉钗”。画面感骤然发生了天与地的转变。

“喜欢呀。”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左岸你真好真好。”丁零说着,从墨子非手中拿过两支飞鱼玉钗,一并别在了盘起的发间,遂而仰着脸,问道:“左岸,你看看,好看吗?”

“嗯。”

丁零笑着,且没有察觉到墨子非几番抬起的手,他的原意本是要抬手取走丁零发间的那支墨子然所送的飞鱼玉钗的,只是见丁零喜欢,始终没忍心让其扫兴,罢了手。

丁零一身火红的着装欢笑着,蹦跶在墨子非的眼前,一再让墨子非失神,那夜丁零假寐偷偷听了墨子非的心中的情愫,猝不及防的吻上了他的唇,他的心中惊讶之余却是从未有过的甜蜜。

只是那晚的梦境中,他曾看到了一身红装的丁零,巧笑倩兮,立于自己的眼前,探,待他想要揽其入怀时,她却像是一股青烟般,没了任何的踪影,他从梦中惊醒,久久不能入眠,直到天边泛白,心仍旧无法安定下来。

墨子非从未想过未来的有一天她终要凤冠霞帔嫁给他做妻子,却委实害怕那夜的梦境会成真,会自此永远的失去她,而这种怕失去的情结,不仅阻碍了他想要去拥有的心,更是阻碍了他想去谋划以后幸福的心,比起未知,他只想牢牢的抓住眼前,保证她不会溜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