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167章 永远都不分离

我的书架

第167章 永远都不分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丁零见其失神,问道:“左岸,你在想什么?”

墨子非听得丁零的问话,这才回神,起身,走到了丁零身边,亦不做任何解释,伸手把丁零揽在了温暖的怀中。

“左岸你……”

“零儿答应我,不管那飞鱼是不是有心,你都不要走,永远都不要离开我,好吗?”墨子非沉着嗓子说道,然他的情绪却并非像他的话语一般平稳,相反,竟是徘徊游走了奔溃的边缘,像是只要一个不小心,便会滑入那万丈深渊般,他的人瞬间便会被整个黑暗吞噬。

丁零并不知晓墨子非何为会提到“飞鱼是不是有心”这个问题,为何会突然这般恐慌她会不会离开这件事,亦不知晓,两者其间的关联。

只是每每墨子非的情绪低落,她的眼前总是会浮现蜷缩在角落里的那个小小身影,她的心总是会觉得疼痛不已,她的思维总是会想尽办法去安抚他的所有情绪。

“好啊,永远都不走,永远都不分离。”

“嗯。”

墨子非听着丁零的肯定回答,心中这才慢慢沉静下来,他虽弄不清楚,想不明白,自己到底何时爱上了丁零,但是他深深知晓现如今丁零对于他来说是如何的重要与不可替代。

帝都城外,也已入半,玉瑶看着手中的刚刚送来的书信,连连后退,方寸大失。原以为一切总算是苦尽甘来,水到渠成,不想这份欣喜还没保持多久,一切便再次化成了泡影,这么多年的努力,费尽心机,难道终究抵不过命运吗?难道这真是她玉瑶的今生的命运吗?她不甘心呀,不甘心呀。

墨子轩一下朝堂便快马来到了玉瑶住处,去见玉瑶一脸憔悴的颓然坐在凉亭中之中,心中骤然疼痛,快步走到玉瑶身边,拿过桌上的锦帛,却见锦帛之上赫然写着,尉迟国国书未出,一双明澈的眸子亦是刹那间没了神采。

良久之后,这才缓过神来,抬手抚上玉瑶脸颊,望着那双通红的眸子,心中亦是疼痛万分,不由揽玉瑶入怀,轻拍着玉瑶的肩背,努力平复着那辛酸的情绪,安慰道:“云舒,这事你就别想了,一切由我来处理吧。”

玉瑶的泪珠再次点点滑落双颊,眸中是绝望之色慎重,抽泣着问道:“子轩,难道这真是你我的命吗?”

“不是,不是的,云舒你信我,我们一定会在厮守在一起的。”

“嗯,我当然是信你,就算是全世界都不许我与你在一起,我亦偏要与你相守到老。”

“云舒,我这一生就算是负尽天下人,定然不会有负你。”

“子轩,无论如何今后会如何,你我亦是你我,亘古不变。”

玉瑶咬着牙拼尽全力回应着墨子轩给出的承诺,是呀,这一生她早已在那日将手交到他手中的那一刻,已经注定了永远,已经毅然斩断了回头的路。

那年,禹国拒绝了殷朝的求婚,迎娶了殷朝的公主,然那公主却因着生产大出血,一尸两命撒手人寰,二皇子玉祀亦是早已另娶正妃,这场婚姻也只剩下了那一纸蒙了尘土婚书,早已被健忘的世人抛之脑后,烟消云散了。

随着,这些年尉迟国的崛起,两国烽火四起,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禹国亦是日渐衰落,面对尉迟国的虎狼之师,只得国主玉胤只得委曲求全,赔上最宠爱的公主玉瑶同尉迟国联姻,求取国家安定,从而避免亡国。

那年禹国国主玉胤拒绝殷朝三皇子墨子轩的婚书,没有问过玉瑶的半点意见,说是不忍玉瑶远嫁,去受那身处旁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委屈,然此次要玉瑶嫁入尉迟国,亦是没有问过玉瑶的半星的主见,一封国书已将她像一货物一般转手与了别人。

亦是因着这最后一根稻草的断开,本还抱着一丝侥幸想要促使禹国与殷朝再次联姻的玉瑶与墨子轩,最终绝望,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劫持公主,破坏两国联姻。

那日,墨子轩身着黑衣,伸手掀起花轿的红色轿帘,想着玉瑶伸出了手,玉瑶亦是毫不犹豫的把手交付到了墨子轩的手心,因着与禹国左丞相的里应外合,此事做到天衣无缝,才致使这将近半年来,无论禹国与尉迟国怎么寻人,亦是无从查起,杳无音讯。

墨子轩掀起那用金丝线绣成的凤凰盖头,问:“云舒,你可会后悔?”

玉瑶仍记得,那时的她回答的相当肯定,说道:“云舒这一生定要跟着子轩,做你的妻,生而同枕共眠,死而并肩黄泉。”

玉瑶甚至都想到了,如若可以便光明正大嫁入轩王府,做墨子轩唯一的轩王妃,如若不许,那边隐姓埋名,找一处有山有水的地方,去过那“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闲适生活,亦是好的。

然,在看到墨子轩的那卓越才能与远大理想之后,玉瑶却一再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是不是对的?

她并不后悔跟着墨子轩逃婚,却委实不忍心因着这儿女私情埋没了墨子轩的这颗熠熠生辉的宝石,更无法容忍哪天如若这件事东窗事发,墨子轩将会背负两国百姓的羞辱与臭骂,世人骂她玉瑶她能接受,被人过街老鼠般追打她也能忍受,但是她不能让深爱着的他也背负这千古骂名呀,这样一来,墨子轩的一生便是真正的毁了呀。

思及至此,玉瑶的手不禁轻轻抚上了墨子轩的脸,只是那泪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颗颗滑落,呢喃道:“子轩,对不起……”

“云舒,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如若不是我,你怎么会受如此的委屈,你怎么会……”

“子轩……”

“玉瑶,我们走吧,放开所有的人和事,离开这里,我只要你在就好,只要你在是身边就好,好不好?”

“子轩……”

“云舒,这次你就听我的吧,只要你这次听我的,以后所有的事情我都会依着你,顺着你,你就听我一次,好不好?”墨子轩紧紧握着玉瑶的手,恳求着。

玉瑶望着墨子轩含泪的双眸,没有人能知道此刻的她有多么的想点头应允,亦是没有人能知道此刻的她是有多么的纠结与心疼。

是呀,已经没有退路了,尉迟国好容易出了的退婚书被撤回去了,看来是势在必得要禹国给个交代,要么找到公主嫁过去,要么给禹国扣上戏耍他尉迟国的帽子,找足借口以举国之力开战,到时禹国又要拿什么去迎战呀。

然,玉瑶亦是知晓她嫁与不嫁,都将无法从根本扭转禹国落后便要挨打的结果,就算是嫁了,也就是延迟些时日罢了。也正是因此,她才毅然决绝自私了一回,选择了逃婚,为那迟早都会来的战争推波助澜了一把。

而,抛开这些国与国之间的事情,不说,她玉瑶躲在殷朝帝都之事,终究不是长久之计,纸终究是无法包的住火的,如若真要等到那一天,她不仅毁了自己的人生,引爆了三国之间的战争,也彻底的断送了墨子轩的一生。

“云舒,你就答应吧!”墨子轩的双手紧紧握着玉瑶的手,眸光极为认真的望着红着眼眶若有所思的玉瑶,满心的期待。

这些年他亦是累了、倦了,再也不想因着任何事情、任何人去耽误这短短数十年的人生中的每一分每一秒,他只想与她在一起,一起看日出日落、云卷云舒,珍惜每一刻的时光与她的每一瞬间的美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