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173章 身不由己

我的书架

第173章 身不由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墨子轩的母妃瑜妃原本为璟帝还是王爷之时的侧妃,母家亦无强势,因着别于旁人的那份淡然与璟帝的一份心灵默契,在璟帝继位后位属妃位,且与璟帝相敬如宾至今,虽无家世可倚靠,然深得太后厚爱,太后母家亦是前仆后继,鼎力相助。

如今出了如此事情,墨子非如若真不制止,那毁了的不仅仅是他墨子轩还有母妃及身后的沈家一族人的荣耀与生死,再说,沈家有如此计谋,有私心没错,但是亦是出于对他未来的考虑,他墨子轩又怎么能置之不理、安然离去。

可是,给玉瑶许下的承诺,墨子轩又怎么能说悔便悔,难道他就该牺牲玉瑶与自己的爱情与幸福吗?他又怎么能对的起玉瑶为他所做的一切付出。

墨子轩陷入了大局与小我的纠结之中,这时墨子奕抱着一大盘点心走了过来,嚷嚷着,“三哥,你这新来的厨子做的点心还真是不错!”说着便把一大盘点心放置在了石桌之上,招呼着两人赶紧来尝尝。

丁零随手放了一块在嘴里,味道香甜酥脆,还真是点心中的上上品,如若是平日她铁定会吃他个肚子圆滚滚,然今日,她却无心于此,只是应着墨子奕的热情塞了一块在嘴里,食不知味呀。

墨子奕并没有发现眼前这两人的异常,依旧没心没肺的做着一骨灰级的吃货,问道:“丁零,你觉得怎么样?好吃吧!”

丁零点点头,回道:“确实是好吃。”然,那的一双清眸却一直望着略略出神的墨子轩,从未有过半分的离开。

突,见的墨子轩一声长叹,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转眸说道:“十一弟,你与丁零先吃些点心,而后便尽早回宫去,我去换身衣袍,处理好事情,稍后便会进宫去找你们。”

墨子奕努力吞下了满口的点心,拍着胸口说道:“好啊好啊,不过三哥你进宫可别忙的忘了来找我与丁零呀。”

“放心吧。”墨子轩拍了拍墨子奕的肩膀,转身走开了。

丁零望着墨子轩一身白衣离去的背影,心中亦是松了口气,觉得定然是墨子轩想到了什么好办法,这才会随他们一起进宫,虽然她对于是何办法毫不知情,但是人却是安心了许多。

只要墨子轩能阻止住沈家的不要对墨子非出手,荣贵妃那边便会毫无把柄可抓,这就可为墨子非腾出时间来,除去祸害,从而保下自己,护住贤王府。

丁零与墨子奕离府后,墨子轩却没有入宫,而是直接坐了马车出了帝都,来到了玉瑶的住处。

墨子轩刚进门,玉瑶便欣喜万分的迎了上来,抬眸却见墨子轩一脸的无奈与内疚,心中顿时有几分明了。

墨子轩薄唇轻启却始终无法张口说出话来,伸出了双臂揽玉瑶在怀,不言不语良久,这才再次启唇说道:“云舒,对不起。”

墨子轩正欲说起沈家之事,却被玉瑶抬首掩住了墨子轩的嘴,轻摇了摇头,示意其不要讲话,墨子轩心中难过,便再次抱紧了玉瑶。

“子轩,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只要我们能在一起,其他我无所谓。”

“云舒——”

“子轩,我知道你的为难,故,我不会亦不愿强求于你。”

“对不起,云舒,对不起。”

“你无须说对不起,你我都是皇家儿女,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的身不由己,我怎么会不知道你有多少的纠结与无奈。”

“云舒,你等我,我这就进宫去见太后,只要此事得到安妥解决,我定然会给你一个交代,践行我对你的承诺,你等我好吗?”

“好。”玉瑶点点头,浅笑着应允。

墨子轩抱了抱玉瑶,这才转身离去,却不知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身后玉瑶那张笑颜轻浅的脸庞早已是泪眼迷蒙,伤感之色浓烈的一若那天际的红日,直灼人眼。

玉瑶等了这么久,终是等到了墨子轩下定决心带着自己远离人世纷扰,虽然她亦知道其中的艰难与不确定,然她亦是万分喜悦的等着,不想这梦竟然会破碎的这般快。即使她嫩管理解墨子轩的苦衷,但是心还是难过了。

如若从不期待过什么,就算结局会是失望也便不会这般悲伤,可是明明给了玉瑶希望,明明玉瑶是满心的期待,这突然变落空了,再次回到了原点,又什么能比亲手被人掐断希望更加叫人揪心呀。

太后宫中,墨子轩已经告诉太后荣贵妃与其兄长于重的对话内容,且强调了墨子然是对此事毫不知情的事实。

太后看着墨子轩,想起了那日常德安说是墨子轩与墨子然竟然一起去了御卫军中的,看样子两人应该是已经和解了的事情,如今见墨子轩句句帮墨子然辩白,心中亦是安慰。

“子轩请皇祖母做主。”

“轩儿,沈辰州在非儿府中安插眼线之事,哀家已经派人召他入宫了,自会调查清楚,尽早处理,以免非儿受到伤害。”

“子轩代五弟谢太后护佑。皇祖母,子轩还有一事相求,希望您能应允。”

“轩儿,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

墨子轩扶起袍角,跪在了地上,满眸执着的说道:“皇祖母,子轩想娶丁零为妻,还请皇祖母赐婚。”

“丁零?那个轩儿府上的乐师吗?”太后惊讶的问道,她确实没有想到墨子轩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皇家儿孙的婚姻想来是强强联手的政治联姻,墨子轩自小应是该明白其中的利弊的,可如今他竟然会毫无理智的提出这样一件事情来,难道真是像之前秦乐仪说的被那女人迷惑了吗?

“是。”

太后努力的控制着心中的不满,说道:“不行。”如若是一般官家小姐还好些,可是偏偏那女人竟然只是一身份卑微的乐师,对于一心想要把墨子轩扶上帝位的太后来说,怎么能不失望与恼怒。

“皇祖母,您就看在此次丁零第一时间告知荣贵妃与兄长于重的阴谋,从而避免了沈家与子轩重创的事上,您就开恩,为子轩赐婚吧!”墨子轩再拜,恳求太后应允。

太后见墨子轩执着于此事,亦是知道其中的深情,思索片刻,这才说道:“轩儿,你要哀家为你赐婚之事,哀家会慎重考虑。”这话貌似是退了一步,丁零与墨子轩的成婚的概率亦算是大了许多。

墨子轩再叩头,道:“子轩谢皇祖母成全。”

然,太后却话锋一转,说道:“轩儿勿要误会,哀家只是答应赐婚于你,并非认同要那丁零嫁入皇家,成为选王妃。”

墨子轩骤然一惊,道:“皇祖母——”

太后截断了正要出言相阻的墨子轩,肃然说道:“那丁零如若只是做个侍妾随房之类的,哀家亦不会反对,如若要成为轩儿的王妃,那就让她数数项上有几个脑袋够哀家砍吧,哀家心软,叫她好自为之吧,不然就别怪哀家无情狠毒。”

墨子轩亦是了解这太后的杀伐决断、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眸中一片颓然,恳求道:“皇祖母,这全是子轩的意思,与零儿无关,皇祖母要罚就罚子轩一人吧,别伤了她。”

太后望着站在眼前的已经长大成人的墨子轩,想着朝中虎视眈眈的各方势力以及母家往后的荣耀与权势,心中感慨万千,只是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想要得到,亦是要学会舍弃。

她的一生被困在了这高墙之内,机关算尽,终是站在了这金字塔的顶端,傲视天下,外人只知她的光鲜,然她失去了什么又有谁能知晓,其中的艰辛与痛楚任人如何巧舌如簧又如何能讲得清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