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174章 放你离开

我的书架

第174章 放你离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太后怒然,把手里茶盏摔回桌上,一字一顿道:“好一个‘别伤了她’,轩儿,这件事哀家绝不会放任你胡来的,你的婚姻大事哀家自会为你在朝中名门中挑选娴熟端庄的女子,轩儿就不必操心了。”

“皇祖母……”

“你退下吧,哀家累了。”话毕,太后干脆斜斜依靠在了软塌之上,眯起了双眸。

墨子轩欲言又止,思索片刻,这才说道:“是皇祖母,子轩告退。”长身而立,行礼,退出了太后寝宫。

墨子轩从太后宫中出来,徒步走到玉弦院,石阶之下抬眼望着那门匾上的字,轻叹口气,夕阳的余光为他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想想太后刚才的态度,明眸黯然。

丁零的心情并不好,坐在圆桌旁一心等着墨子轩带来的消息,墨子奕亦是无聊的很躺在了竹藤椅子上昏昏欲睡。

看到墨子轩进了大门,丁零忽的站起,迅速跑出了房间迎了上去,急急问道:“三哥,是不是事情已经有了处理的良策?”

“我刚刚去了太后那里,太后应允会对此事进行调查,沈家是太后的母家,我想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丁零听到这话,总算是松了口气,直拍着胸口连连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零儿——”

“三哥,咱进去喝杯茶吧,我看你也有些疲惫,喝杯茶歇歇……”然,丁零的话还未说完,墨子轩却拥丁零入怀,手轻抚过她如云长发,心里思索着是否该努力去争取些什么,在这场即将上演的血腥阴谋里,该怎么做才能护得丁零安然,护的玉瑶人生美满。

丁零一声惊呼“三哥……”抬眸看向墨子轩,却见墨子轩此刻正脉脉含情的望着自个,让她想起了那日轩王府中,那片曼珠沙华之中,墨子轩深情向她表白的画面。只是,只是她不是已经拒接过了吗?为何他还会如此?

正在丁零思索之时,突听得墨子轩说道:“零儿,你爱我吗?”

“嗯?三哥……”丁零从未想过往日含蓄有礼的墨子轩会问的这般直白,心中大为震惊,抬眸,却迎上墨子轩写满认真的眼睛,一时间原本该出口的话,竟然陷入了凝滞状态。

“你愿意嫁给我吗?把你的一生托付给我呵护、照顾吗?”墨子轩还在大胆的诉说着爱意,然丁零却除了等着一双诧异的眸子,再也不知自己该作何回答。

“我——”

“零儿,你知道吗?初见你时,我以为是宛虞回来了,尽管你与她的差别极大,你开心会哈哈大笑,你伤心会涕泪涟涟,你贴心入微、善解人意,你活泼灵动、调皮刁蛮,你执着倔强、别具一格,或许你才是那一株株的彼岸花的化身,怒然绽放。”

“三哥,我……”

“零儿,你先听我说完,好吗?”

丁零望着墨子轩的款款深情,颇为为难道:“那好吧!”

“或许,你已经知道我与宛虞的事,其实就连我,我都原以为自己是因为爱宛虞才走近你的,直到那天你彻夜未归,我才明白你对于我来说已是深入心底,那是我从未有过的恐慌,仿若心被抽空了般,只余一副躯体整晚寻找着你的身影,零儿,自从太后召你入宫后,我彻夜辗转难测,怕极了你会出什么事情,零儿,我不能失去你,如果没有了你,我的人生将是一片荒芜。”

墨子轩急切的表达着心中的所爱,他的心满怀期盼着希望丁零能做出回复,即使她之前是拒绝过他,即使她心中墨子非可能更重一些。

“三哥……”

墨子轩双手紧紧地拉着丁零的手,痴痴说道:“零儿,留在我身边吧,我会用尽所有去爱你,哪怕是要我付出仅有的生命,我也愿意,绝不会有分毫的犹豫。”

可是,墨子轩不是爱着玉瑶吗?他不是刚刚还承诺摆平这件沈家意欲栽赃墨子非这件事情,便会与她携手离开着殷朝,离开着纷扰世事吗?

为何会在见过太后之后,便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去这么痴迷的去与旁的女子热情示爱,难道他已是喜新厌旧,要放弃玉瑶了吗?亦或者是绝望之后的破罐子破摔的行径?

这份求爱求娶,到底应该怎么来解释他此刻的行为意图呢?

丁零垂眸思索片刻,一双玉手却做出了反抗,轻轻挣扎着想要从墨子轩的手中摆脱出来,然,墨子轩感知到丁零的意愿后,不仅没有放手,反倒是更加用力的握住了丁零的手。

“三哥,丁零谢谢你的情深义重,只是,丁零……丁零……三哥你并不是丁零所爱之人,还请三哥谅解。”丁零的话说的结结巴巴的,然意思却表达的很是明确,她不爱他,丁零的心不属于墨子轩。

墨子轩听着丁零的话中之意,略怔,他没有想到丁零会拒绝的如此的直接与决绝,一双明澈的眸子垂了下来,良久没有做出任何的回话。

直到丁零再次说道:“三哥,对不起。”

“三哥明白零儿的意思,只是心中有些过于疼罢了。”

“对不起……”

“零儿无需说对不起,这爱便是爱了,不爱便是不爱,有何错。三哥只是想着如若零儿愿意嫁给三哥,便能脱离这深宫苦海,彻底摆脱着乐师的命运,我只是想着如若你嫁入轩王府我便能尽自己所能还给你,原本就属于的快乐与自由。”墨子轩絮絮叨叨的说着,话像是在对丁零说着,然,又像极了是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三哥——”

“零儿,这些日子,我想了许久,唯有此法可以帮助你离开皇宫,所以,零儿你便答应嫁进王府吧,这样,你便能像从前那般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如若你觉得王府也过得不舒心、不幸福,只要是你要的,即便是和离书,我也愿意成全,放你走,让你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

“三哥,你何苦这般为难自己啊,丁零我不值得你这样付出的,我……我……”丁零急于劝慰,然却被墨子轩给制止了,他笑了笑,继而说道:“零儿,只要是你想要,我墨子轩都愿意去做,哪怕是心痛至极,亦会放你离开。”

“可是,我并不爱你啊。”

“我只想让零儿早些离开这里,安然幸福的去过自己向往的生活。”

“不……不……”

“零儿,就算是我求你了,你就答应我好吗?”

丁零是最禁不住的便是这种克制的爱,最见不得便是这种默默付出,最狠不下心的便是这种明明受着伤、承受着苦楚,却对她温柔一笑的人。

墨子轩再次拥她入怀,丁零并不曾感动的涕泪涟涟,然她却再也不忍那么直白的说出伤人的话语。

马蹄声哒哒传来,马车内墨子奕半躺在睡意盎然,墨子轩端坐着,愁思浓烈。

丁零会那般直言拒绝,他是有些意外,不过,也算是在他可掌控的范围内,从墨子非来轩王府告知他丁零已自愿去了贤王府,墨子非一句“丁零这段时间劳烦三哥费心照顾了”,他便以察觉出了墨子非的对待丁零的特别与用情。

而后,那日在玉弦院,墨子非竟然一早守在了丁零的房门前,且抓了丁零的手将向来厌恶的点心送进了自个嘴里,从那时起,墨子轩便已是确定了丁零与墨子非之间的两悦情爱。

至于,他墨子轩对丁零是否有爱,还得从帝都大街之上,丁零丢了玉佩,正好被他拾回,才有了两人的初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