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194章 恶魔之笑

我的书架

第194章 恶魔之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卓越满目狐疑,惩罚家贼,那可是大事,是重罪,怎么在丁零眼中就成了乐事了?虽不解,但是仍旧不敢违抗,谁叫她手里拿着贤王的玉佩呢,便回道:“会杖责三十后赶出王府吧!”

可莫要小瞧这三十杖,就算是习武之人,身强体健,然三十杖后亦是一两月下不来床榻的,如若是寻常人,不死也是要废了的。

丁零却依旧不以为然,继续发表着自己的独到见解,“这也太轻了吧,如若是我,我就让他受尽三千六百刀凌迟的苦痛,再丢去喂狗。”

丁零说罢,凑近亦粉色衣裙的女子身旁,明明是附耳,却声音大的吓人,问道:“紫竹,你说好不好?”那笑,简直是魔鬼之笑。

紫竹被吓得够呛,颤颤巍巍道:“奴……奴婢……奴婢不知……”

紫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丁零截住,继续说道:“如若是女子,就把她扔到最火的妓院,让她免费接客卖身致死,想想那些平日里想玩玩不起的渣男垂涎三尺的猥琐模样,真他妈的恶心。”

紫竹听着丁零的话语,面色苍白,险些晕倒,幸而得宇文斌的扶持,这才定了定心神。

丁零心想女子毕竟是胆子小些,不经恐吓,笑看着晕晕乎乎的紫竹,眼角的余光却四处流转。

却见人群中站着一听着大肚子的中年男子,便大大咧咧的走了过去,问道:“厨子老刘,你觉得殿下对意图栽赃他的人会如何?”这人平日几乎都不出厨房的门,厨艺那是相当了得,丁零拜他所赐,亦是吃到了不少美味菜肴。

厨子老刘低着奇大的胖脑袋,冷汗淋淋,结结巴巴道:“奴才……奴才不知……”高大膘厚的大男人,竟被丁零问的胆战心惊起来。

丁零大笑,“哈哈哈哈……你笨呀,就把他收入你的后厨,命你的屠夫宰了剥皮、剁成肉块、肉片或是肉丝,烩成一锅,看那骨肉间、头盖骨里,咕嘟咕嘟的冒着血泡,多好玩呀!”

丁零笑的开怀,众人却感觉她像只来自地狱深处的食人魔鬼般,一寸一寸一点一点的侵占了身体里胆识与勇气,只留下了恐慌懦弱在黑暗里急促的喘着粗气。

丁零却视若罔闻,回身喊话站在最前面的甄彦,“甄管家,你觉得我的想法怎么样?”

甄彦对于这种惩罚人的手段亦是听得毛骨悚然,他原以为整天洋溢着暖笑的丁零是个单纯善良的姑娘,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丁零的性格竟然是这般的乖张暴戾,双手紧握,轻咳了咳,说道:“这……这……”

丁零倒是满眸的兴致盎然,肯定道:“我觉得挺好的呀,谁叫他们该死。”

然,话毕后的丁零猛地收起了笑容,回身上石阶,坐到了门前的木椅上,眸光冷厉的扫向院中的男女老少,所到之处,人心惶惶,颤颤巍巍,一若恶鬼临近。

“于沈两家的细作们,我丁零既能知道你们的存在,那么要知道你们是谁又有何难,请各位还是自觉些站出来吧!或许殿下仁爱会饶你们一命。”

众人面面相觑,亦是无人敢言语。

丁零喝了口,身旁已经凉透了茶水,继续说道:“想来于重、沈辰州那两只老狐狸知道事情败露定然会斩草除根、毁尸灭迹、抹掉一切罪证吧,或许诛九族也可能吧,各位可是要等着被灭满门吗?不过你们要整个家族为你们错陪葬,我完全不介意。”

丁零冷着眸子望着台阶之下的众人,高声说道:“我数三个数,还请各位不要来挑战我的耐心,因为相信你知道我会怎么做。”

“一”

“二”

“三”

丁零的“三”字刚出口,便有一男仆与一护卫仓促跑出人群,在众人惊呼理,意欲纵身上墙逃走。

紧接着两声尖锐的声响划破了天际的宁静,却见墙上的两人如若落水的石子般一声闷响直跌到了地上。身下艳丽血色汩汩流出,人挣扎着,满目的恐惧,抬头望向丁零。

丁零笑,走到他们身前,轻声细语讲出的字句,却让人如掉鬼谷,后背寒意深深。

“血的味道怎么样,是甜是咸,还是苦涩的,谁来听听,或者——你可以告诉你的同党是谁?”

落跑的护卫看着眼前的笑着的丁零,狠狠道:“你这个女魔头……”

“这个绰号还不错,只是太没创意了,我不喜欢怎么办?”

“你——”

“来人哪,把他拉出去,剁成肉酱做成包子,扔去打狗。”

“是。”

“不过,剁的时候要小心些,五十刀后,每多剁一下,便赏百两银子。”说完,丁零起身拍了拍身旁的李将军的肩膀,嘱咐道:“李将军,还辛苦辛苦,麻烦你去监督一下。”

李将军嘴角略略抽了抽,会了句“是”,转身离去,丁零自是知道李将军乃墨子非的心腹,断然不会与此事有半分的关联。

然,几人押着那想要逃跑的护卫正欲离去,却被丁零在此叫了回来,只听得她说道:“要不就在那里剁吧。”丁零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墙角。

几人得令,手起刀落,瞬间血雨便如剑雨泼洒而来,点点滴滴,直刺人眼,那血腥场面简直叫人惨不忍睹。

而那一声声的惨叫与咒骂破空响起,丁零笑看着面色惨白的众人,仿若未闻,桃花面毒蝎心,也不过如此罢了。

一声闷响,人群中有一女子晕倒在地,丁零眼角瞟了瞟,并未在意人群的骚动,众人亦是不敢去扶,只得尽量闭着眸子,努力堵着耳朵不去听、不去看眼前的血腥。

然,丁零却依旧不肯把手,高声道:“如若谁敢把眼睛闭起来不想看,那我便成全她,把她的一双招子挖出来,好成全她不想看这大好河山的愿望。”

众人一听,心中害怕,真被丁零挖了一双招子去,只得咬着牙抬头,看向那墙角处已经被跺得血粼粼、面目全非的护卫,心中一再不停的向上苍祈祷,好让着魔鬼赶紧住手。

但是,往往世间之事,总是事与愿违,只听的丁零的话再次说起。

“如若谁敢把耳朵堵起来不想听,那我也会不嫌麻烦的把他那双手给剁下来,那根绳子绑到耳朵上,好成全他不想听到世间万物声响的美梦呀。”

想想那以后绑在自己耳侧的自己的一双白森森的枯骨,众人只得放开了手,然这一看一听,情绪却再也无法受控,不少女子已经是哭哭啼啼的晕死了过去。

这时,血泊中的另一人拼命爬起,头若捣蒜的求饶着。

丁零懒懒道:“这么说是想要我饶了你的命吗?”

那之前想要逃走的家丁,一头磕着石板地面,哀求道:“是……是……我说……我说……”

“那你是不是该表示一下你的诚意呢?”丁零笑,那笑的妖娆美丽。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说吧!如若敢蒙我一句,我就在你的伤口里放一万只蛆虫,让它们一点点的吃掉你,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是……是……奴才一定不会骗您半句的。”听着这恶毒的话语,那家丁的心险些被那恐怖的后果吓得凝结过去。

丁零随手端起茶盏,说道:“既然是这样,那你就说来听听吧!”

“奴才是于重派来的细作,专门负责监督贤王的一举一动,然后一一向他汇报。”

“那你都汇报了些什么?”

家丁犹豫片刻后,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贤王的一些进出府内外的时间以及来往的一些人。”

“同伙呢?”

“是……是她。”那家丁转身,抬手指向了身后的一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