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199章 好一个生死同心

我的书架

第199章 好一个生死同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丁零的话依旧不利落,然,心中却似明镜般透彻澄亮,原来墨子非竟是因着这一死物件便听信了所有,都不愿意多听她一句的辩解,便要置她于死地,原来是如此,原来是如此呀……

想到此,丁零痛心疾首,呢喃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般,失魂落魄,眼里潮红渐浓,晶莹流转,只是倔强着不愿滑落。

绿衣男子瞧着没了情绪霎时低靡的丁零,更加的猖獗起来,大喝道:“来人,把那女人给捆起来……”

“我看你们谁敢?”墨子然冲上前,拽丁零于身后,全身戒备着。

“九殿下,这是圣意,您也要违背吗?”

绿衣男子眼中有些惊讶,怎么也没有想到墨子然会来阻挡,而且还是这般的坚决,不过,那唇角的上扬里却隐隐的弥漫出些许得意来。

心中却琢磨起了,可以给沈家以及太后送一份大礼的念头。

一箭三雕,不想今晚的收获竟然如此丰厚。

然,面上依旧伪善道:“九殿下请您让开,不要为难属下,这可是圣上的旨意,阻拦者格杀勿论。”

墨子然没有理睬那绿衣男子的喊话,只是回身望向丁零,清眸里满是疼惜,说道:“丁零,你放心,只要有我在定要护你安然。”

“墨子然你何必……何必为我……”

“只因那日你说你自是信我,只因你是丁零,墨子然此生最好的朋友。”墨子然笑,笑的极为妖媚蛊惑。

“墨子然……我不想你这样……”

对于丁零的劝解,墨子然全然不去理会,自顾自的问道:“丁零,我相信你,所以你也要同样的信任于我,你能做到吗?”

“我一直都相信你,可是……”

“那么既然一直都信任,也无所谓再信我一次吧!”

“我……”丁零犹豫着,墨子然是他最要好的朋友,她怎么能让他为自己以身犯险呢?

墨子然拍了拍丁零的肩膀,俯身道:“我不会有事的,只要你能一直在我身后让我安心,这样我就能冲锋陷阵,勇往直前了。”

墨子然一脸的笑意,像是描述着春到花开,一件极为轻松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突然,丁零笑了,抬手用力捶了一下墨子然的肩膀,爽快回道:“好,你我我并肩作战,生死同心。”

“好一个生死同心……”墨子然大笑,回身面对那闪着寒光的铠甲兵士,一扫平日的慵懒闲适,眸中的霸气一如怒狮雄虎。

绿衣男子为求得杀人之后的稳妥,再次问道:“九殿下,真心要违逆圣命?”

“冯顺意,这不是你要的吗?”墨子然指名道姓说道,丁零听后顿觉这个名字似曾哪里听过,只是此时此刻亦不愿多想。

“九殿下,那得罪了,来人,给我上。”身后的铠甲士兵得令,顿时蜂拥而上。

丁零的眸光瞟向墨子非,去见其依旧冷漠,心中瞬间冷然。

薄剑出鞘,寒光乍现,杀喊声里,那一抹红艳轻盈矫捷,或跃起或俯落,或飞扑或回旋,美得犹如谪仙,看似搏杀却更像是轻舞。

只是分分秒秒,起落回转,都流连在了那一抹蓝色身影里,像是痴恋在花朵间的彩蝶,那点青蓝便是他的心神,他的魂魄。

绿衣男子挥挥手,一小队弓箭手,张弓待发。

一瞬间,数十支羽箭破空而来,刹那间,天际仿若是下起了箭雨,直直的刺来。

墨子然的嘴角勾起一抹轻笑,手臂挥起,长剑冷光闪烁,那束束光亮幻化出了阵阵花影。

丁零躲在墨子然的身后,手里握着那把墨子非丢给你的枪,望着横飞而来的快箭,神情却有些恍惚。

他居然不信她,竟然带兵来缉拿她,格杀勿论,他的心里也是这般决绝吗?丁零的心绪一如那暴风怒起的瀚海,波涛汹涌。

往事历历在目,层层叠叠,阴晦明灭。原来在他心中自己竟是那般的恶毒。

竟是他相信自己便是那防火残害贤王府百八十人口的凶手。

“丁零小心——”猛地,墨子然一声高吼,丁零回身却发现墨子然拥她在怀。

世界仿佛在这分秒见静止了,风吹起,带着股股的腥味。

“墨子然你……”

“我没事……”墨子然笑的虽有些勉强,然那笑容却依旧妖娆魅惑。

“墨子然你受伤了吗?伤在哪里,在哪里……”

墨子然抽出护在丁零肩侧的手,指了指自己心脏所在的位置说道:“伤在这里……这里……”

“啊?这里……我看看……”说罢,丁零伸手扯开墨子然的衣衫,却发现他的胸前胸肌结实,肌肤唯有一毫一发的损伤,原本着急的心,顿时有些怒火冲天起来。

丁零抬头,见墨子然唇角轻扬,狭长的桃花眼微眯,笑的煞是蛊惑人心,直教丁零哭笑不得,伸手一拳捶向了墨子然的右肩。

不想,墨子然的身形轻晃,喉结向下压了压,笑出了声。

丁零心中一惊,她没觉得自己的这一拳有多用力呀,怎么会,正在纳闷之时,却瞧见了墨子然的笑容,“吓死我了,墨子然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以为你……”

“以为我要死了吗?你是在担心我吗?”这家伙永远正经不了一分钟,那笑容里满是挑逗与媚笑。

“才没有呢,你死了,关我什么事?”丁零怒嗔道,字眼儿决绝,话语里却满是欣喜。

“呵呵呵,我的心真的受伤了,不过看到你那么着急,现在不疼了……”

墨子然依旧说笑着,然整个人却向丁零软软的倒了过来,险些收不住,摔个狗吃屎。

丁零不以为然,以为又是墨子然的玩笑,继续嘲讽道:“墨子然你这人怎么脸皮这么厚呢,你……”怒目抬头,却见——

“墨子然——墨子然你怎么了……”丁零赶忙扶助身形虚晃的墨子然。

“我……我没事……我还没有把那些狗奴才们打跑呢,怎么会有事?”

墨子然低垂着眸子,煞白煞白着脸,那唇角竟然血色弥漫。

墨子然依旧在笑,却笑得丁零心惊胆战。

丁零突觉的搂在他后背的手,湿湿的,带着暖暖的温热,像是沾染了什么,黏黏的。心中顿觉不妙,“墨子然……”抽回手,却见手中满目的猩红。

“墨子然……”

墨子然却依旧一脸不在意,继续开着玩笑,“看来你是真的有点喜欢我了,不然你干嘛这么着急。”

丁零双手揽住摇摇欲倒的墨子然,这才发现他的后背一支黑色羽箭,没入大半,留的那小半截的箭身与白色的箭羽在朦胧的月色下,散发出渗人的色泽,恍若那地狱里的青面獠牙般,叫人深入骨髓的恐惧。

丁零的手颤抖着,却不知该放向哪里,泪珠飞落,声音却硬生生的卡在里喉咙里,发不出声来。

墨子然挣扎着要起身,却被丁零紧紧的抱着,怎么都不愿意放手。

“扶我起来……”

“不——不——你再动会……”

一个简单的死字,丁零却再也没有勇气说出口,谨慎的就像是只要不讲出来,就不会发生一般。

“死不了的,我墨子然怎么会那么容易死掉。”

墨子然笑,桃花眼依旧魅惑,只是那双眉却紧蹙,承受着那撕裂骨肉的疼痛。

“墨子然——”

“我听到了,听到了,你能不能低点声,震的我耳朵疼,耳朵疼——”墨子然像是没有看到丁零的焦急与心痛依旧兀自夸张的开着那本就没有任何笑点的玩笑。

突然眼前跃过几道黑影,直直落在了墨子然与丁零面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