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200章 士为知己者死

我的书架

第200章 士为知己者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来人一共有三个,领头是一长发白袍男子,只是一脸的冷然静漠,却像是一片雪花冰晶般透着清亮光泽,身后的两人均一身劲装黑衣,各执利剑,身手敏捷利落。

一众殷朝士兵原本因为墨子然的受伤,犹豫着该不该出手的兵士们,顿时一阵骚动。

绿衣男子亦是略略诧异,问道:“来者何人?”

白袍男子对绿衣男子的询问,置若罔闻,径自来到丁零身前,俯身行礼,道:“属下来晚了,让姑娘受惊了。”

丁零抬眸,满目的惊讶,她并不相识眼前的人呀,虽然乍一看这身形与气质,有些像是那腰间系着粗糙荷包的白衣少年,只是眸中的情绪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白袍男子见丁零不解,便问道:“姑娘可认识小仙。”

丁零点点头,应允道:“认识。”

看到丁零示意,白袍男子这才又问道:“那小仙送姑娘的玉佩,姑娘可带在身上?”

丁零下意识的把手探入怀中,取出了那块雕刻有鹰隼的玉佩,“可是这块?”

白袍男子接过丁零手中的玉佩,示意身侧的两名黑衣劲装男子查看,两人脸色一怔,迅速行礼,道:“黑鹰一队见过姑娘。”

而后,只见黑衣人互看一眼,从怀中掏出一物件,拉开引线,将其高高举国头顶。

这时,随着一声尖锐的声响,红色的星火一若那美丽的烟花在夜空爆裂开来,而红色散去之时却又出现了一抹蓝色青烟,倒是绝美。

白袍男子没有再询问别的,转身把玉佩交还给丁零,三人站成弧形,护丁零在后。

一直未曾有过言语的墨子非却这时冷然说道:“鹰隼暗卫。”

绿衣男子亦是震惊,要知道这天下间最隐蔽、最出色、最凌厉的暗卫便要属这尉迟国的鹰隼暗卫了,他们神出鬼没,无人见过,但是他们又是无处不在,像是黑暗中的一双眼睛,会死死的盯住他们所要杀或是要护的人。

至于这鹰隼暗卫幕后的主子却一直无人知晓,有人说他们是效力与尉迟国皇家,有人说他们只是江湖暗杀组织,也有人说他们只是一种危险的存在,像极了鹰隼会高空盘旋,鸟瞰这世间所有的黑与白。

只是关于鹰隼的看法众说纷纭,亦是一直没有准确的出处与描述。

不想着传说一般的鹰隼暗卫如今居然出现了,且对丁零客客气气,恭敬有加。

然,这众人都知晓的事情,丁零却从未耳闻,看了一眼背对着自己的三人,心却全完没有放到这些上,垂眸盯着墨子然手足无措。

绿衣男子听到墨子非如此说法,便问道:“五殿下说的可是尉迟国鹰隼暗卫?”

墨子非却没有言语,一双点漆般的眸子盯着丁零,恨不得立马钻进丁零的心田,去细细看看此刻的她到底在想着些什么,去弄清楚她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与尉迟国的鹰隼暗卫有了关联。

绿衣男子看着眼前的三人,倒是胸有成竹,说道:“管他是鹰隼还是老鹰,只要是同伙,今晚就一窝端了。”说罢便挥手命令身后的一种士兵,“众人听令,反抗者格杀勿论,擒敌杀敌着重重有赏。”

众人士兵得令,纷纷上前,形成了围剿之势。

此时的墨子非依旧冷冷的望着丁零与墨子然,剑眉紧蹙,并未有过只言片语,任由绿衣男子部署着。

刀剑声夹杂着惨叫声,骤起,响彻空荡荡的夜空,而那身后无底的悬崖似乎也雀跃起来,回声阵阵,不绝于耳。

墨子然看着一眼眼前的战事,轻笑着说道:“丁零,对不起……”

丁零撕了自己的裙摆,用力压在墨子然的上去,“墨子然……墨子然……你给我撑着……我一定不会让你死的……”

“你还是担心我了……终究你心里还是有我的,对吗?”

“你不要讲话了,你给我闭嘴,墨子然你再不闭嘴,我就……”

“你要用什么堵住我的嘴,要用你的嘴吗?我很期待……”墨子然轻笑着,眸间依旧是蛊惑娇媚,带着些调情的笑意。

“墨子然你……”丁零手忙脚乱的看着墨子然脸上那邪魅的笑容,心却乱成了一团糟。

墨子然却突然问道:“小仙是谁?”

丁零老老实实的回道:“是我来殷都前认识的人。”

“身份呢?”

“身份?这……这……这个我不清楚。”被墨子然问到小仙的具体身份是谁时,丁零猛地发现自己竟然对小仙一无所知。

墨子然无奈的笑了笑,说道:“你这个糊涂女人……算了,看来人的身手是极好的,希望他能带去安然离开。”

“我不走……”

“你不走?难道你是想死在这里吗?你……”墨子然或是被丁零的倔强气到了,轻咳着,唇角不断有刺眼夺目的血流出。

“墨子然……墨子然……”

“丁零……丁零……你答应我,有机会就赶紧走,知道吗?”

“墨子然……要走一起走……”

墨子然安慰道:“我死不了的,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死的……如若你被抓回去了,定然是不会再有活命的机会的。”

“我……”

“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那我的这一箭不是白挨了吗?再说,我是殷朝王爷谁敢把我怎么样?”

“墨子然你以为我是傻子吗?他们竟敢射你一箭,那……”

墨子然听后却嗤之以鼻,说道:“丁零,你真是个傻瓜,那一箭有什么了不起,小爷我还没有弱到那种地步……”说着,墨子然一手推开丁零的手,长剑撑地,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不想,他的笑声还未落下,整个人却再次向后倒去。

“墨子然——”

墨子然自是知道自己的情况,笑的苦涩至极,无奈道:“对不起,丁零,不想我竟然会在你还未安全的时候就倒下……对不起,我竟然不能护得你安然……丁零,你会怨我失言于你吗?”

丁零用力摇着头,泪水一若那屋檐的雨水,颗颗滴落而下。

“丁零,看到你落泪,我的心就更疼了……如果你不能全身而退,叫我如何能够瞑目……”墨子然的手紧紧的握着丁零的左手,丁零的手甚至有些被握的生疼,泪珠不断的滑落。

“之前……在没遇到你之前,我总觉得死会是一种解脱,因为不管是天堂还是地狱,或许都可以遇到宛虞…………可是……可是现在,我真的不想离去,我只想守在你身旁,哪怕我们只是好朋友好兄弟,我只要你幸福就好……就好……”

“墨子然你要敢走了,我这辈子,不,下辈子也不会遇到你了……“

墨子然却像是没有听到丁零的话,自顾自的说着“比起带着离开你的痛苦死去,我更害怕的是你会受到伤害……如若我的死可以换来你的未来,就算是死百次千回又有何不可。

“墨子然你要是死了,我还跟谁去喝竹夭酒呀,喝不到竹夭酒,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的,你听到了没有?”丁零话几乎是在哀求,她在哀求墨然,亦是在哀求奇迹。

“傻瓜别哭了,记住若我真的死了,那也跟你无关,你不必内疚,因为我是为了我自己,遵从了自己的心罢了……或是,老天在惩罚我,今日竟然我尝到了心被刺穿撕碎的感觉……”

“我们走,我带你去找大夫——”

“丁零,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你说我这算不算是为你这知己死了呀?我怎么突然觉得好亏呀,你说你都还从来没有为我美呢。所以啊,丁零,下辈子,你做我的女人吧,往后余生天天美给我看,怎么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