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226章 白白嫩嫩的萝卜

我的书架

第226章 白白嫩嫩的萝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见尉迟安邺不说话,追影便肥着胆子凑了过来,忍着满腔的笑的说道:“要不,追影来喂主上?”

追影你是吃了熊心豹胆了吗?竟然敢这样子戏弄自家主子,难道是真想哭了吗?

尉迟安邺却迎着追影的目光骤然笑了起来,追影正觉得后脑勺一阵发麻。

正当他狐疑之时,却见尉迟安邺伸手,盛了一满汤匙的粥迅速的送进了追影嘴里,烫的追影嘴里叽叽咕咕的叫着,但是一时间居然忘了要吐出来。

这才听得尉迟安邺特爽的问道:“还是让我来喂追影你吧!”说着便又盛了一勺汤粥送过来。

追影赶忙拖着凳子躲到了丁零的身后,连连哀求道:“丁零姑娘你能不能管管你家小仙呀,你再不管追影我的嘴巴都要被烫的满嘴泡了。”

“一早就告诉你老虎的胡子锊不得,你偏不听,这下可热闹了吧!”

“追影知道错了,请丁零姑娘赶紧着管管您家这老虎吧!”

听着追影的而这句“管管您家这老虎吧”丁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就连一边的疾风亦是笑出了声。

尉迟安邺听后,把碗重重的置于桌上,欺身过来,凶巴巴的问道:“追影你说什么?谁是老虎?”

追影一看不妙,便拽着丁零的胳膊,立马嚷嚷起来,“丁零姑娘救命啊,救命——”

正好,疾风碗里汤也吃完了,丁零放了汤碗,抬起双手轻轻捂住尉迟安邺的脸颊,哄道:“小仙,你在生气吗?”

尉迟安邺认真的点头答道:“是。”

“那是不是收拾了追影你就不生气了呢?”

“对。”

“既然是这样,那就去好好收拾追影吧!”

“好。”

追影以为就算他惹毛了尉迟安邺,只要身边有丁零,尉迟安邺的这根软肋在,就定然不会吃亏,不成想,这居然翻了船。

丁零面上是要帮着他,然一涉及到尉迟安邺的心情问题,便立马倒戈相向了。

那他追影岂不是成了这两人相互置气的炮灰了。

明明一开始是丁零惹到了尉迟安邺嘛,明明这尉迟安邺也是冲着丁零不喂饭才生气的嘛,怎么到最后,到最后怎么就成了他追影一人受伤了呢?

天哪,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耍小聪明终究是抵不过这对翻脸比翻书快的冤家活宝呀。追影只得自认倒霉,倒霉。

这时,红鹰正好进门,瞧见眼前的画面,一时间抓了几把头发,亦是不知道这半顿饭功夫,院子里的这四人只见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

圆桌前,丁零端着汤碗,夹着菜在努力的加餐饭,偶尔侧目,会问问疾风,“疾风你吃那么少,是真饱了吗?”见疾风点头,便再次埋首与饭菜中吃的甭提有多香了。

而,一旁转着圈跑的鸡飞狗跳的居然是尉迟安邺与追影,只见尉迟安邺手里拿着细小的竹竿,上下一阵噼里啪啦的抽打,追影亦是不管有没有被竹竿打到,飞快的跑着,还不忘哭爹喊娘的发出阵阵狼嚎。

终是丁零也吃饱了摸了摸圆鼓鼓的肚子,起身,伸个懒腰,问道:“疾风累了吗?我扶进进屋歇会儿?”

疾风没有说话,转眸看了看累的气喘吁吁的自家主子和追影,示意丁零是不是该去问问尉迟安邺的意思,他还记得他家主子还没吃饭呢。

丁零当然会意,只是仍旧不作任何理会,嚷嚷道:“红鹰快些收拾碗筷了。”

红鹰却不知情,叫了人手出来极为利索的收拾好了杯盘碗碟,走了。

追影却有些傻眼了,他还没吃饱呢?怎么就把饭菜给收走了呢,扭头看了一眼同样是满是纳闷儿的尉迟安邺,面面相觑,又不知道如何说起。

丁零侧眸见两人正苦着脸望着,莞尔一笑,问道:“你两如今闹腾了半天,可是舒心了?”

尉迟安邺轻“哼”了一声,大步走回坐到了凳子上,一言不发。

追影则是耷拉着脑袋,一脸的无辜盯着丁零,悔肠子都快青了,今天的菜里可是有他最喜欢的锅包肉的,他忙着笑话别人,竟连一口都没尝过。

丁零赶忙拖着凳子,凑到了尉迟安邺身旁,说道:“呦呦呦,我都忘了我家小仙还在饿肚子呢?”只是那笑里却满满都是坏心思。

见尉迟安邺仍旧不说话,丁零侧眸,食指指着追影,故作生气状责备道:“都怪追影你,要不你惹我家小仙生气,他怎么又会饿肚子呢?”

“我……我……”追影正欲解释,可是想想还真是如此,丁零不喂自家主子,自家主子也总会吃饭的吗?自己赶忙要去招惹他啊?这不是纯粹找抽吗?虽然说这被追着跑了半天尉迟安邺也没真的抽到疾风。

思及至此便撅着嘴,背对着丁零坐到了凳子上,却不成想对上了疾风投来的目光,那目光里呀,既有无奈又有纵容,如若转变成话,大概应该是这样的:你呀你,真是这个闯祸的主儿。

正在两人郁闷之时,红鹰却从侧门走了出来,问道:“丁零姑娘,现在可以上了菜吗?”

追影望着红鹰,又不可思议的瞧了瞧丁零,问道:“上菜?”

难道这里面真有什么猫腻不可吗?

然尉迟安邺却笑了,一双眸子直直盯着丁零,笑的一若那万里晴空,明朗湛蓝。

红鹰见丁零点头应允,转身便进了侧门,不一会儿,便再次便领着人端了几道菜出来。

一旁的追影呀,不看则已,一看,这口水便一发不可收的泉水般涌了出来。

水晶肴肉、无为熏鸭、麻婆豆腐、狮子头,最后出场的竟然是一道老鸭汤,汤汁澄清香醇,鸭脂黄亮、肉酥汤鲜,光是看着已经是垂涎三尺了。

开口说这话的是丁零,看着追影放着光的一双眸子,打趣道:“想吃,那还不赶紧动筷子,难道是要等到红鹰收拾碗碟再唉声叹气吗?”

说罢自己便动手盛起了汤,竟然没有问上一问身旁的尉迟安邺是不是也有心思吃点。

疾风抬手扯了扯追影的衣袖,想要提示追影主子还没动筷子呢,然追影却哪里能估计到那么多,在已经是狼吞虎咽的塞了满满的一嘴巴。

丁零一手端碗一手拿勺子,自行把汤送进了自己嘴里,细细品了品,这才赞道:“老师傅的手艺不错,好正宗的老鸭汤。”

眼角却静静悄悄的瞟向了一直坐在身旁默不作声的尉迟安邺,却见他不急不躁,一脸恬静。

尉迟安邺他啊,他是在等啊,等丁零,等丁零转身,等丁零转身把好吃的菜肴送进他的嘴里。

果然,在尉迟安邺心中暗暗数到三的时候丁零端着汤碗回过了身,吹了吹汤匙里的老鸭汤,送到了尉迟安邺的唇边,问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已经给你另行准备饭菜了呢?”

尉迟安邺摇了摇头,丁零却好奇着,不由再次问道:“你是说你不知道吗?”

“我虽然不知道你会另行准备饭菜,但是我知道你是定然不会让我饿肚子的。”说这话时的尉迟安邺笑着,幸福的像是个孩子。

“你就这么信我?”

“这不,你这不是已经在喂我填饱肚子了吗?我为何还要不信。”

“是啊,你为何还要不信。”

正在两人腻腻歪歪秀恩爱的时候,追影却嘟囔道:“竟然藏了这么多好吃的,怎么就不能一开始就拿出来呢?真是的。”

丁零放了汤匙在碗中,回身便给照着追影的脑门重重的敲了一记,追影一声哎呦,正要嚷嚷,却听得丁零说道:“疾风有伤在身还未痊愈,怎么能吃这么油腻辛辣的饭菜,我不得先把他给喂饱了啊,再说疾风也不喜欢吃鸭肉,难道这也有错吗?”

追影想想,恍然大悟,连连点头道:“还是丁零姑娘你有心了,我倒是真没想到这一层。”

回身去见尉迟安邺凑过神来,附耳问道:“那小小仙可是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吗?”

丁零稍稍一愣,片刻后这才从碗里舀了一块萝卜,喂进了尉迟安邺嘴里,轻笑着回道:“你呀最喜欢吃这白萝卜,也最像这白萝卜,明明有一颗脆甜的心,却非要给你披一身辛辣皮,好玩吗?一点都不好玩,好不好?”

然,尉迟安邺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对面坐着的追影却哈哈大笑起来,特开怀的说道:“原来主上在丁零姑娘心里是一根白萝卜呀,哈哈……”

丁零听后亦是噗嗤一声笑出了声,顺着追影的话说道:“没错,是一根白白嫩嫩的萝卜,难道不好吗?只不过,我更喜欢被剥了皮的白萝卜,吃起来才会清脆爽口,难道不是吗?。”

追影听着丁零极为新鲜的比喻,一拍大腿,附和道:“丁零姑娘不愧是丁零姑娘,竟然可以把主上形容的如此恰当,佩服,追影是真心佩服。”

尉迟安邺看着眼前一唱一和的开着自己玩笑的丁零与追影,猛地一拍桌子,冲着追影喊道:“追影,吃饭还堵不住你的嘴吗?你是想去面壁思过一天了是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