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240章 邺城二人组

我的书架

第240章 邺城二人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那讨人厌的女红到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诸多规矩,从婚姻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到“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从市井杂耍、舌尖美食到朝廷政史、千古风流,从琴棋书画、文人墨客到沙场点兵、攻城略地,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从古到今,亦是聊了个顶朝天的通透。

天亮时分,两人还在滔滔不绝的各自说着各自的天方地圆,倒是把敲门而入的丫鬟惊得险些摔了铜盆。

二人这才如梦初醒,齐齐回头,顶着一脑袋的乱发,看了一眼呆若木鸡的丫鬟绿竹,问道:“天已经亮了吗?”

丫鬟绿竹点点头,虽说是平日里见惯了这位郡主的出格模样,但是如今见到两衣不蔽体的嚷嚷吵吵的郡主,还是诧异极了。

任谁都没有想到,他们家会再来一更加出格,做事不着边际的主儿呀。

好容易的才把这两主子伺候的起了床,洗了个脸,不想两个主子却怎么都不远穿那长裙,这个急坏了丫鬟们。

绿竹恳求道:“郡主,您就穿上吧!”

“去去去,赶紧去把我昨日的那套嫩芽绿色的长袍拿来,对了,顺道再把那套白色的也带过来,我要与零儿一起出府去。”

“郡主,您就别为难奴婢了好不好?再说,今日王妃还在等着您与恋儿郡主一起去吃早饭呢。”

这时,一旁一直懒散的躺在床上的丁零却从塌上蹦了起来,问道:“王妃?”

绿竹见丁零惊讶的模样,赶忙解释道:“是啊,今日一早王妃便开始嘱咐下人们张罗起了,所以还请恋儿郡主尽快随奴婢前去。”

丁零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看了看自己,不禁犹豫了起来,问道:“知榕,我是不是该认真点对待呀,毕竟这是我第一次见王妃呀?”

尉迟知榕回头,晃着食指,纠正道:“不是王妃,是母妃——母妃。”

“嗯嗯,是母妃,那我这样是不是太随意了些?”

“恋儿你就信我的,我的母妃我还能不清楚,她呀,定然会很喜欢你的。”

丁零看着一脸肯定的尉迟知榕,心中还是觉得有些不妥帖,“我是说我与母妃第一次见面,是不是该端庄得体一些?”

尉迟知榕反问道:“端庄一些?难道你能一直保持这份端庄得体吗?”

丁零极为诚恳的摇了摇头,回道:“不能。”

“那既然不能,有何必要多此一举呢。所以,你就信我,把这心哪,放到肚子里去,跟我去见母妃就好。”

一旁的绿竹看着眼前的两位郡主哭的心都有了,然,她一个奴婢又怎么能改变的了主子们的想法呢。

何况,她虽不熟悉新来的恋儿郡主的性情,却是十分清楚自家主子的做事风格的,只得默默跟在身后出了房门。

结果呢,结果就是等膳厅的奕王尉迟弈与王妃秦可岚,一件两个英气飒爽的少年郎步入大厅,秦可岚微微一怔,侧眸看向主位的夫君尉迟弈,见其无奈而笑,心中已然知晓。

秦可岚回眸,亦是看着躬身行礼的两个人莞尔一笑。

尉迟知榕抬头,问道:“母妃,你在笑什么呀?”

“母妃在想啊,如若此刻有外人来,还以为我奕王府上是有两个翩翩佳公子呢。”

丁零见奕王王妃并没有不悦和嘲讽之意,心中的大石头终是落到了地上,遂而也跟着笑了笑。

“那是,母妃膝下无儿郎,便拿我们两当男儿养着也好呀。”

秦可岚抬眸瞪了尉迟知榕一眼,然那目光里却满是宠爱,转而朝着丁零摆了摆手,示意丁零过去。

丁零刚刚走进,却被秦可岚握住了双手,抬眸细细打量起了眼前人,心中却觉得这恋儿郡主随做男儿打扮,然眉宇间英气勃勃,倒真是有几分男儿的洒脱俊朗,这如若换了红妆,虽不是那绝世的美人,亦是可爱的紧,顺眼的很。

“恋儿见过母妃,问母妃安。”

秦可岚和善的笑着,回道:“好好好,昨个儿晚上王爷可是把你这女儿夸了个遍,今儿一见本人,还真是觉得不错,而且哪,我觉得你还与知榕有几分相像的性情呢。”

丁零一乐,便笑着回道:“谢谢母妃夸奖,我与知榕昨夜聊了一整晚,真心觉得投缘。”

秦可岚放开了手,示意两人落座,这才拍了拍尉迟弈的手背,说道:“你看,我说的没错吧,这两孩子果然很像。”

尉迟弈反手握住秦可岚的手,连连应允道:“是是,王妃说的极是。”

这尉迟弈外传都是鲁莽霸道之人,不想在家却是这般毫不吝啬的宠妻,秀恩爱高手,这倒是真叫人意外至极。

“来来来,恋儿、知榕赶紧动筷,尝尝饭菜可合胃口,这是你们母妃一大早便开始准备的膳食呀。”

丁零拿起筷子,眸光却瞟向了一旁的尉迟知榕,见尉迟知榕亦是正看了过来,两人会心一笑,顿时筷子在手里幻化出了朵朵花儿,一阵噼里啪啦、风卷残云之后,桌上的饭菜已经所剩无几了。

尉迟弈与秦可岚相互看了一眼,却没忍住笑出了声,“这两孩子呀,可真算是棋逢对手了。”说话的是尉迟弈,秦可岚亦是附和道:“咱的运气很不错,居然半路会得了这么一与知榕有缘的孩子来家里。”

正在两人还在絮絮叨叨之时,尉迟知榕已经拉着丁零起身,说道:“父王、母妃你们慢点吃,我与丁零先走了。”也不管尉迟弈与秦可岚是否不同,两人已经风一般的冲出了膳厅。

然两人却只是拿了钱袋子,便迅速出了奕王府的大门,直奔那热闹的街市去了,自此邺城二人组成立。

殊不知,在她们二人出门的那一刻起,已有一身影不远不近的跟着两人的脚步踏遍了她们的所有足迹。

下午时分,两人看着手里的大包小包,终是逛累了,正琢磨该去哪里吃点什么,抬眸却瞧见了临仙阁的牌匾,想着上次的趣事,丁零便决定就在此处缓一缓体力,顺便填饱肚子。

是呀,这尉迟国的邺城与殷朝的殷都自是大大的不同,相比起殷都的含蓄与厚重,丁零更喜欢邺城的个性与桀骜。

所以,这一天下来,她自是喜不胜喜,开怀无比。

当两人再次踏入临仙阁时,还未开口,便有人极为热情的上前招呼着倒茶拿点心招待上了,亦是有人一溜烟儿跑去告知掌柜,上次那头疼的大小姐再次光临了临仙阁了。

临仙阁掌柜赵志远一听说那让人头疼的丫头又来了,险些从软塌上摔了下来,勉强挣扎着坐直,急急问道:“你可没看错,真是那丫头由来了?”

伙计点点头,说道:“小的没有看错,肯定是那上次来捣乱的丫头。”

赵志远狠狠地一拍桌子道:“她……她怎么又来?”想想上次那些吃白食的人与那些几十只的烤鸡,他的心呀,疼的都像是穿了孔。

这祖宗今日又来,可是又有了什么坏点子哪!

自从上次丁零与尉迟安邺走后,他曾托人打听过这两人的行踪以及是谁家的公子小姐,只是眼见他们进了尉迟国皇宫,却无法获得任何关于这两人身份的消息。

但是想到这两人既然能大大方方的进了他尉迟国皇宫,身份肯定不简单,就算不是皇子皇孙,也定然是什么皇亲国戚,自己一生意人怎么能得罪的起。

那些损失的银两心疼归心疼,亦算是破财免灾吧,怎么都没想到,这才多久呀,这两家伙居然又来了,难道是有什么怨恨,被盯上了吗?

赵志远思及至此,一手扶额,再次脑袋生疼起来。

店伙计见掌柜心烦,但是亦不得不提醒,道:“掌柜,那咱们该怎么办呀?”

赵志远琢磨半天,这难伺候的主儿连自己都能栽跟头儿,如若打发寻常的伙计出去,还不得让他们把这临仙阁给都赔进去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如此还不如赌一把呢。

赵志远猛一拍桌子,起身说道:“走,去瞧瞧这尊霉神去。”便带着店伙计出了门,直蹦临仙阁二楼的雅阁去了。

站在雅阁的门口,赵志远努力的平了平心中的恼怒,换上了一张笑脸,这才敲响了门,听得房里有人应允,这才掀起帘子走了进去。

然,他还说话,抬眸便瞧见丁零正朝着自己挥着手,问道:“掌柜,近来可好呀?”

赵志远忙点头哈腰道:“得姑娘的吉言,在下近来很好。”嘴里所这么奉承着,心中却不由在破口大骂,好什么好,你这霉神来了,我就是想好,能好得了吗?

这时,一旁的尉迟知榕才出口问道:“恋儿你认识他?”

丁零特意看了一眼赵志远,这才意味深长的回道:“这临仙阁的掌柜可是邺城出了名的大孝子,慈善家,我怎么能不认识?”

这不提大孝子、慈善家还好,一提,赵志远的脑袋简直是一抹黑呀,那损失的银子简直是一颗颗石头,把他砸的头晕目眩,千疮百孔,痛的难以呼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