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241章 第一次

我的书架

第241章 第一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然,赵志远却不仅不能拉脸,还得陪着笑,咬牙切齿的一字一顿的假装开心道:“在下哪里担得起慈善家的名号,是姑娘缪赞了缪赞了。”

“是吗?”尉迟知榕直直的瞧着赵志远,那眸光里却满是不可置信,遂而问道:“赵志远你什么成慈善家了,就还慈善家呢?你没黑心杀人越货、抠门变成铁公鸡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正在强行伪装着笑意的赵志远一听,脸色顿时一青,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了进门来便一言未发的人。

只是这不瞧便罢,一瞧,赵志远立马便像是石像一般凝滞在了当场。

妈呀,眼前的说话的人不是别人,竟然是奕王府的知榕郡主,那个即便是着了男儿装,即便是化成了灰烬,即便是过了千万年,他赵志远亦能一眼便认得出的主儿呀。

难道今日真是老天要与他赵志远过不去吗?打发来了一个霉神还不够,还要在派一个瘟神,这到底要不要他赵志远活了呀。

赵志远想想这些年自己在这知榕郡主手下的憋屈惨状,都能说上个三天三夜,能哭出几条邺城外的洛河来。

谁叫人家是尉迟国最最权势的王爷最最得宠的郡主来着。

“小的赵志远见过知榕郡主。”赵志远以额贴地叩拜,希望这位主子今儿心情好,万事顺利,能够少找些麻烦。

尉迟知榕挥挥手,示意其起身,却凝眸问道:“赵志远,你何时就成了这邺城的大善人来着,我怎么不知道?”

赵志远结结巴巴的说道:“这……这……”

“知榕,这是呢还是我来说吧!”丁零说着便将那日如何机缘巧合之下,这临仙阁又是如何在老母寿辰之日应允了送邺城每个老人一家只烤鸡的的事情,慢慢的道了出来。

尉迟知榕的大笑,她没想到这丁零与自己投缘的不仅仅是那些大道理,小世俗,竟还有这些精灵鬼怪、叫人啼笑皆非的坏心思坏主意。

转而瞧着一脸窘迫的赵志远说道:“那本郡主是不是该好好恭喜一番赵掌柜呀?”

赵志远赶忙接下话茬,连连解释道:“小事一桩,小事一桩,不值得郡主您挂心,不值得……”

丁零见赵志远那极为勉强的脸面,心中自是明白,这赵志远平日里定时没有少受过尉迟知榕的捉弄与胁迫,心中亦是爽快。

这些为富不仁、钻营苟且的人也真该好好整上一整。

“本郡主今天心情不错,也懒得理你,还不快去叫厨子准备些拿手的饭菜上来。”

赵志远听后像是得了大赦,一颗提到嗓子眼儿的心终是滑落了许多,赶忙哈腰道:“郡主稍等,稍等,我这就去厨房备菜。”

说罢,正欲出门,不想再次被尉迟知榕唤住,赵志远下意识的一惊,天呀,这姑奶奶莫不是又想起了什么折磨人的法儿,万般不愿意,但是迫于对方的身份,只得硬着头皮回身问道:“郡主还有什么吩咐吗?”

“赵志远你知道本郡主的喜好,可别想着投机取巧、偷工减料呀。”

赵志远听后,连连答应,“郡主当心,小的哪敢哪敢呀。”

“那便好。”说八遍摆摆手示意其可以走了。

赵志远出门,望着帘子下的两个主子,叹口气,那心情简直是低到地底下去了。

当然,赵志远还记得这位知榕郡主初来临仙阁,点了一道莲蓬豆腐,厨房因着前日的豆腐没用完,便顺手用了。

等店伙计一上菜,尉迟知榕只是尝了一点,便抬脚踢翻了整张桌子,嚷嚷着说是临仙阁糊弄人拿昨日豆腐做了这莲蓬豆腐。

也是,这莲蓬豆腐,形如莲房,吃的便是其的鲜嫩醇香,这豆腐都是隔日的还怎么能谈的上鲜嫩,这连最基本的鲜嫩都达不到,还叫什么莲蓬豆腐。

赵志远那时还不知道这女扮男装的这丫头是谁,正欲与其争个高低,不想其却懒得与他理论,直接到了大厅,嚷嚷着引得正在吃饭的一大帮人统统进了厨房,看着锅完全不同的豆腐,赵志远亦是哑然。

结果就是,这日临仙阁所有的人都是免费吃饭,且害他还得厚着脸皮端了酒壶酒樽挨桌挨个人进行道歉。

至于这炮仗般性格的尉迟知榕,他更是好话说尽,这才换的了对方的一句“如若在敢让本郡主知晓你的菜品不是真材实料,定然摔了你这临仙阁的牌子,掀了你这临仙阁的楼,送你出这邺城城门。”

之后的几年,他便更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供奉这这知榕郡主,但是依旧会时不时的生出些旁的幺蛾子来,比如说隔壁鲁莽声音奇大的客人,比如那没有按时上来的甜点,比如那被伙计轰出去的小乞丐,比说……

真是五花八门,花样百出呀,想想,那简直是他临仙阁的血泪史,一部能协商百十来万、说上十天半月的憋屈事呀。

而,如今一个知榕郡主还没能好好应付周全了的临仙阁,居然又多了另一个难伺候的主子。

赵志远虽不知道她的身份,想想她既然都能和知榕郡主平起平坐,身份定然也是相差无几的,转而想到了那日的场景,心中亦是寒意阵阵,这位主子看来那折腾人的手段并不比知榕郡主差分毫呀。

丁零与尉迟知榕两人吃着饭菜,聊着今日的趣事,时间倒也过得飞快,站在窗前向西望去,天边一片霞光,像极了骤然泼洒而开的绯色染料,点点滴滴、团团簇簇,美的耀眼。

尉迟知榕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来,问道:“听父王说你与邺哥哥关系很是要好?那你怎么是怎么认识的?我怎么一直都不知道有你这么人一个存在呢?”尉迟知榕一股脑儿说出了所有的

丁零看着隔着一张桌子的尉迟知榕那双熠熠闪光的眸子,转着眼睛想了想自个与尉迟安邺的初识,一张清丽的脸笑成一朵灿烂的花。

“恋儿你倒是别笑呀,先来说一说你与邺哥哥是怎么相识的成不成?”尉迟知榕拽着丁零拿着桂花糕的手,使劲摇晃着。

她的邺哥哥却是一暖男一枚,但是也不是对任何一位姑娘都会如此暖心的,作为自小一起长大的她,又怎么可能会不好奇呢?

丁零对于尉迟知榕的请求,亦是一阵轻笑,这才特得意的说道:“大概是大半年前吧。”丁零琢磨半天也是只能用随便捏了一个时间来为她与尉迟安邺的像是凑数,谁叫她至今都没能想起来中间丢失的那段记忆了呢。

“多半年前啊?”尉迟知榕想了想,那个时间段的尉迟安邺的行踪,疑惑道:“那个时间点我尉迟国正于殷朝开战,邺哥哥他随军出行,你怎么会遇到他呀?”

“他是不是随军出行,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他也不瞧瞧本姑娘的戏水的娴熟模样,竟然把我连拖带拽的从水里给揪出来了,还美名其曰为英雄救美,谁用他救美呀,我只是看着那湖水清凉,想玩玩罢了。”

丁零嘴里是抱怨着尉迟安邺不问青红皂白的多管闲事,然那语气却绝对是堆满了幸福与甜蜜的色彩。

然尉迟知榕却瞪着圆溜溜的一双眼睛,险些把下巴给惊的掉到地上,她向来英武睿智,谨慎理智、料事如神的怎么会分不清楚一个人是水中嬉戏,还是失足落水呀?居然会毫无理智的把人家一姑娘从水里揪出来,想想还真是叫人无语呀。

尉迟知榕用脚指头都能想象的到被人强行拉出水里的丁零的气愤与火大,以及于尉迟安邺的尴尬与自嘲表情。

“邺哥哥估计是真的傻了吧,才会做出那种事来。”尉迟知榕虽心中亦是觉得哭笑不得,然依旧是为她的邺哥哥的解释道。

她以为丁零会愤愤不平的说道半天,不想丁零却特神秘的低语道:“不过呀,你邺哥哥在水中的模样,那真是美到了极致。”

尉迟知榕“啊”了一声,抬眸却看到了丁零眸中的迷恋与得意。

心中叹口气,原来傻了的不仅仅是她的邺哥哥,还有着眼前的色眯眯的她的傻妹妹呀。

也是,如若不是都傻,志趣相投,他们可能也就是一路了罢了。

“那后来呢?”

看着尉迟知榕眼中的好奇,丁零丢了一个甜点到嘴里,才讲起了她与尉迟安邺的那么多第一次。

第一次吃霸王餐,被人追着满大街的跑;

第一次逛青楼,见义勇为却被人反咬一口;

第一次以为尉迟安邺是个毛贼,差点卖了所有家当;

第一次穿绢纱金丝云烟裙,险些摔成狗吃屎;

第一次喝酒大醉,承诺要娶尉迟安邺进门;

第一次找春天,杏花缤纷里跳起了Tango;

第一次见尉迟安邺受伤,她竟然被吓得不能自主,傻到了忘记去处理伤口;

第一次她觉得自己是可以像个正常的女孩子一样,被人宠着护着,可以不带脑筋的肆意倚靠一个人;

第一次她愿意爱屋及乌、温柔以待一个人以及对他来说重要的人……

当然,还有一些很特别的事情,丁零是没有打算过要告诉尉迟知榕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