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246章 可觉得满意

我的书架

第246章 可觉得满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呀,她丁零是要自个给自个抬身价了。

丁零还等那些对银子心动的小厮动手,她便主动出击,直直袭向了曹勇。

不出几秒的功夫,果然那曹勇已经被打鼻青眼肿、面目全非了,一双手,上上下下捂着一张脸,疼的连哭的哭不出声来。

丁零却喜笑颜开,自言自语道:“可能这次身价会长一些吧!”

只见,那曹勇缓了缓,正欲说话,但是下巴顿觉的下巴一阵刺疼,赶忙用一手扶着,一手直直指着丁零咬牙切齿道:“给我拿下……哎呦……拿下她,赏……赏……赏银子五百两……哎呦……疼死我了……”

曹勇扶着下巴半天才说清楚自己意愿,一众小厮听着主子的高价,顿时来劲,纷纷从不顾身体的疼痛,撸起袖子便冲了过来。

不过,这对于丁零啊,却有些不开心,为什么呀?她折腾了这么久,自己的身价居然只是从两百量涨到了五百两,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可是,此时都有些懒得动手的丁零,却不得不动手,只因眼前那些不知死活的为钱卖命的人已经冲到了她的身前。

当然,对于她来说,这些三脚猫功夫的人也容易打发的很,不出半盏茶的功夫,丁零便再次拍了拍衣衫上的尘土,再次笑的花枝乱颤。

“曹勇,我觉得你应该自个试试,万一本姑娘真就心一软,就只是轻轻敲一下你的脑门儿呢?”

丁零向前迈着步子,嘲讽着,然,曹勇却心中害怕极了,狼狈的向后退去。

曹勇左右四顾,见一众小厮哀嚎着遍地都是,胆战心惊的问道:“你……你……你要干嘛?”

丁零却在笑着,反问道:“你说我会干嘛?”

“不……不知道。”曹勇摇了摇他壮硕的大脑袋。不想下一秒衣领子却被丁零拽紧了,几欲是要哭了一般的哀求道:“姑娘……姑娘……有话好好说,好不好说……”

“好好说,可以好好说吗?”丁零故意装作很认真的问道。

“可以……可以好好说,只要姑娘愿意说……”

“可是我明明记得刚刚你在楼下说过,咱尉迟国崇尚武功,所以但凡遇事是还是亦武力解决最为恰当,我呢,也是觉得你这话说的没错,能动手解决的便绝不动口,直截了当,多好。”

丁零说着,曹勇却被吓得够呛,连连哀求道:“姑娘……姑娘……还是动口好……洞口好……“

“是吗?”

面对丁零的质问,曹勇赶忙解释道:“是……是……是在下说错了话,动口好,还是动口好。”

丁零这才问道:“那你可给我临仙阁掌柜动口的机会?”

曹勇亦是听了这话才反应过来,原来眼前的这女人是要给临仙阁的赵志远出气呀,心中更气的厉害,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眼瞧着自己的小命还被拽在这女人的手心呢,他又怎么敢抗议,或是表现出半分不乐意。

“姑娘原是要给临仙阁赵掌柜讨说法啊,在下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来临仙阁造次了,还请姑娘千万不要再打了。”

这曹勇也算是有几分聪明,知道了丁零的动机,便一概之前对赵志远的霸道与专横,立马客客气气的喊起了“赵掌柜”,特别诚恳的道歉。

“没想到你还没蠢到无可救药呀,这么快就想通了。”

“想通了,想通了——”

“那你究竟想通了什么?”丁零问,原以为这曹勇会做个自我检讨或是忏悔,不想,下一句竟然冒出了一句叫人哭笑不得的话来。

“在下之前是不知道赵掌柜原是中意那秋菊姑娘的,如今知晓了,以后定然再也不会找秋菊姑娘的麻烦了。”

“你说是什么?赵掌柜中意秋菊姑娘?”丁零瞪着眼睛朝着曹勇嚷嚷着,却是满肚子的郁闷与无奈。

这是什么跟什么呀?原来他曹勇以为的错,只是觉得自己调戏了赵志远的小情人?天啊,这家伙的脑袋是被刚刚的一顿猛揍打糊涂了吗?

曹勇却并没有听出丁零话中的一样,兀自解释着,“是……是呀,在也不会去叨扰秋菊姑娘了,再也不会了。”

“你——”

“在下知道错了,知道错了,还请姑娘原谅。”曹勇急急恳求道。

看着草包一个的曹勇,丁零既觉得无语,又不知该如何去说清,只得警告道:“我是说你以后再要敢去招惹任何一个良家女子,或者存在不轨之心,只要被我看到一次,我便打你一次……”

然,丁零的威胁的话还没讲完,那曹勇竟然普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一边扶着下巴,一边火急火燎的应允道:“好好,姑娘说怎么就怎么,我都答应都答应。”

“滚——”

听着丁零一声令下,曹勇像是赶着投胎一般火速从地爬起,正欲离去。

只是丁零却越看越觉得气人,抬脚朝着曹勇的后背,猛地一脚踹去,那曹勇一声惊呼,再次摔成了狗吃屎的每一样。

下意识的回头,却见丁零一双眼睛正直直望着他,亦是不敢言语,招呼着小厮们赶忙来扶人,亦是顾不得身上的痛楚,飞一般的逃走了。

众人一阵大笑,丁零回身,却看到了尴尬的杵在门口的临仙阁掌柜赵志远。

说实在,丁零的这一出面,确确实实是为赵志远乃至是整个临仙阁免去了很大的麻烦,故,挨了打的赵志远亦是心中稍稍有了些安慰。

是呀,这曹勇只要长些脑袋,还有一点理智,回去定然是会打听今日打他的人是谁,不管能不能打听道这丁零的身份,但是只要知晓随行之人是殷朝奕王的爱女知榕郡主,外加上他已经误以为丁零是在为赵志远撑腰,这日后,是定然不敢再来临仙阁闹腾、无端生事了。

不管,这丁零是否是真心在为他赵志远讨公道,此刻的他是该好好谢谢往日厌恶极了,亦是害怕极了的两位大神的。

赵志远当然是能想到这些的,所以在丁零他们三人正要离去的时候,他便快走几步,拦住了三人的脚步。

只是赵志远没有想到的是冲到第一个开口,竟然是尉迟知榕,“赵志远你又有什么事情,居然敢栏本郡主的路?”

赵志远心中下意识的哆嗦,稍稍呆愣后,这才说道:“小的是来感谢郡主和您的这位朋友仗义相助的。”

“仗义相助?”尉迟知榕对于赵志远所谓的“仗义相助”这个词简直是嗤之以鼻,她不可能对赵志远仗义相助,料想丁零会出手给曹勇教训亦是不是因为赵志远。

思及至此,便道:“我们可没想过要为你仗义相助,今日会出手也只不过是看不过那混账罢了。”

尉迟知榕的话说的直截了当,亦是没有给赵志远留半分的情面。

赵志远当然是相当了解眼前这位郡主的性情的,两手互相搓了搓,尴尬道:“郡主说的对,小的确实不值得郡主动手,只是,不论如何,郡主您与您的朋友亦是帮了临仙阁一把,所以,小的希望郡主您与您的朋友再次赏脸来临仙阁吃顿饭,算是临仙阁所有人对您的一心心意。”

这赵志远的小算盘还真是打的精妙至极,这只要他能请得动尉迟知榕再来,那便足以说明他临仙阁对于尉迟知榕的特殊,而在世人眼里尉迟知榕这座大山他亦算是靠上了。

所以,才会顶着再次被捉弄或是折磨的概率,硬着头皮迎上来。

而尉迟知榕却在思量着,近些年来,她亦是没少在这临仙阁,这赵志远身上找茬,出气,见赵志远这次主动迎上来,虽说对于赵志远的谢意她是无所谓,但是只要饭菜不错,在哪里吃饭又有什么区别,再说赵志远也算是聪明,伺候的还是不错。

尉迟知榕思及至此,便朝着赵志远摆了摆手道:“再说吧!”

话虽如此答的,那赵志远抬眸不动声色的看了查看着尉迟知榕的神色,却觉得尉迟知榕亦算是应允了,心中更是一喜,便恭恭敬敬回话道:“那临仙阁便恭候郡主改日大驾光临了。”

说着,便立马闪身站到了一旁,弓着身子,等着尉迟知榕等三人离去。

尉迟知榕亦是不言语,大步向前迈去。

而尉迟安邺的手不知何时已经牵起了丁零,自在悠闲的走在尉迟知榕身后,一身惬意。

突然,尉迟安邺像是想起了什么,俯身附耳对丁零说道:“零儿在我心中那可是倾尽尉迟国之所有都换不走的,不知这身价我家小小仙可觉得满意?”

丁零驻足,凝眸迎上尉迟安邺的满眸深情,问道:“是吗?”

尉迟安邺郑重应允道:“是。”

“那岂不是红颜祸水,要祸国殃民了。”丁零笑着回话,那满眸的笑容里映满重重叠叠的甜蜜。

“你可是怕了?”

“怕了?我为何会怕?”

“祸国殃民可是要被背上千古骂名的,你不在意吗?”尉迟安邺虽笑的爽朗如风,眸中的认真与较真却越发的深沉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