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252章 小神仙与老神仙

我的书架

第252章 小神仙与老神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温婉娇羞,低眉顺目,唯唯诺诺,尉迟风扬怎么看都不是尉迟安邺眼中的神色。

“丫头,你抬起头让孤瞧瞧。”

丁零的心猛地一紧,却不得不抬起头来。

尉迟风扬看去,却见眼前的女子眸中虽满是紧张之色,然并没有半分的胆怯与懦弱之情,那清丽的五官中竟然隐隐的透出了几分少年郎的英气与爽朗。心中不禁一喜,露出了平和的笑容。

然丁零也是因着映入眼中的尉迟国国主尉迟风扬这一脸平和的笑容,不知为何心中竟是觉得一暖,唇齿间竟然不由自主露出了轻浅的笑意来。

她觉得呀,原来她心心念念的尉迟安邺竟然是得了这眼前之人的真传,那笑总是叫人觉得安心。

尉迟风扬问:“丫头,你在笑什么?”

丁零回头看了一眼尉迟安邺,见其点头,便爽快答道:“小女觉得国主您年轻时应该也是一位谪仙般的翩翩佳公子。”

对于丁零的直白话语,尉迟风扬亦是好奇,问道:“哦?丫头你又没有见过孤年轻时的模样,是从何得知孤年轻之时也是翩翩佳公子的?”

“从何得知呀,当时是他喽!”丁零说着一把挽住尉迟安邺的臂膀,蜜糖般的笑着解释道:“我觉得小仙简直是年轻版的国主,美男一枚,暖男一枚。”

“原来丫头说来说去,是为夸自个的夫君呀。”

“哪里,我明明是在夸您嘛,如若小仙生的是个歪瓜裂枣,他的父亲自是也不会俊美的,对不对?”

尉迟风扬喝了一口清茶,点头道:“这话说的有礼,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嘛,不过,邺儿如若是小仙,那孤岂不是成了老仙了。”

“那也好啊,举世无双的小神仙与丰神俊朗的老神仙,这不是很好吗?”

丁零呀你一口一个老神仙,一口一个小神仙,是不是一欢脱又管不住自己伶俐的嘴巴,是不是一兴奋又忘了此趟是来见家长讨要成为太子妃的准许令的呀?

不过,这尉迟风扬还真是爱好这一口,被丁零老神仙小神仙的一赞美,竟然哈哈大笑起来。要知道,自从往后凤仪去世之后,尉迟风扬是极少这样畅快大笑的。

之后,尉迟风扬留了丁零与尉迟安邺共进午餐,聊得倒是欢愉。

出了尉迟风扬的宫门,丁零用力的深深腰肢,哎呦,她怎么也没想到尉迟风扬竟是如此随和的一个国主,早知如此,今儿前半天自己也不用那样往死了的紧张呀。

“这下你可放心了。”

听得尉迟安邺的问话,丁零想了想大殿里的那位老神仙级人物,特自信的道:“那是。”

“那你还到别处走走吗?”

“想啊,不过……”丁零摸了摸吃圆鼓鼓的肚子,贼兮兮的瞧着尉迟安邺却没有说出下文。

“不过什么?”

“不过我吃太饱了,走不动,要到别处走走,得你背着。”

“好啊。”说着尉迟安邺便前跨一步,弯下腰,为丁零空出了一整个后背。丁零亦是毫不犹豫的跳上了尉迟安邺的背,还不忘吆喝一句“走起喽——”

见路过的宫人纷纷一番番惊讶之后,掩嘴轻笑,丁零把下巴靠在了尉迟安邺的肩膀,侧脸问道:“你不怕旁人笑你失了太子身份吗?”

尉迟安邺驻足,道:“本太子背自己的太子妃有何不妥,哪里来的有失身份一说。”

丁零听着尉迟安邺的话,笑成了一朵花的模样,像极了一只小猫一般伏在在了尉迟安邺的肩侧。

“改日,我们去看看疾风吧,都这么久了,也不知道他的手臂到底有没有好点?”

“嗯。”

是呀,从坠崖起都有半年之久,丁零懒得去问到底发生了何事,也懒得去想其中的缘由,唯一牵挂的也唯有疾风的伤情了。

那日,闲来无事的尉迟知榕进宫寻丁零,却见丁零亦是无聊的至极,躺在院中的软塌上翻来覆去,满心的毛躁。

见尉迟知榕走近,亦是没精打采,勉强的打了声招呼,便不再言语。

尉迟知榕不知其中的缘由,问道:“这是谁招惹你了?”

“我觉得我的头顶上都出蘑菇了,真心闲的无聊呀。”

“你说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邺哥哥,亦不是第一天进宫,怎么就不知道邺哥哥是个大忙人,宫中更是烦闷的很呀。”

丁零耷拉的脑袋,说道:“我跟安邺认识的时候哪里知道他是你尉迟国的太子呀。”

“对了,听说你们俩去见国主了?”

“嗯嗯。”

“那邺哥哥有没有在国主面前提过你们的婚事?国主到底有没同意呀?”

丁零仰着脑袋想了那日的情形,看那老神仙的神情,应该是中意的吧,虽然他并没表态说过要尉迟安邺什么时候迎娶她过门,“我想应该是同意了吧!”

“什么叫应该是同意了吧?邺哥哥娶亲可是整个尉迟国的大事,怎么到你这里就变成这般模棱两可的小事了。”

“国主也没说要安邺什么时候娶我过门,难不成要我死皮赖脸的自个贴着追着去问吧?”

“那倒也是,不过……不过……”尉迟知榕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结结巴巴半天亦是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丁零最不喜欢人吞吞吐吐,便催促道:“不过什么,你倒是赶紧着说呀?”

“不过之前,邺哥哥曾与禹国公主玉瑶定了婚约……”

“之前?”丁零一听尉迟安邺曾与旁的女人有过婚约,立马从软塌上坐了起来,可是转眼又想到是之前的事情,即使之前的事情,自己有何必追究呢。

思及至此便再次躺回了软塌上,懒懒说道:“之前呀,之前的事情,从我开始便翻篇吧!不管了。”

“可是……可是……”尉迟知榕看着丁零一脸无所谓的模样,再三思虑,亦是觉得该告诉丁零事

“只是那禹国的公主在送亲的路上居然被人劫走了,至今下落不明,后来,邺哥哥想过要取消婚约,但是不知为何已经送出的国书,却被追回了,至于如今送出了没有,我想应该还没送出去吧!”

“什么?”丁零听着,立马从软塌上弹跳起来,叉腰站在尉迟知榕面前,问道:“按你这么一说安邺与那什么公主是还没退婚,两人至今还是有婚约在的,是不是?”

“是这样。”

“还说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难道他尉迟安邺还没退婚,便又想着娶我进门,是要两女同事一夫吗?做梦——”

丁零气呼呼的嚷嚷着,所有的理智在听到尉迟知榕说尉迟安邺还没退婚前已经丢了个干净,什么也想不出了,愣是截了半句话,兀自暴跳如雷。

“那不是那个禹国公主还没寻到人嘛……”

“我才管不了那么多呢,我得去找他,找他问问明白。”说完,也不管尉迟知榕的解释,便只身一人去了太子前殿。

可是,丁零找遍所有的房间,问便了所有侍卫宫人,愣是没有找到尉迟安邺的人。

一屁股坐在石阶上,气的直蹬脚。

突然想起,昨日尉迟安邺早上离去之时,好像是说过要去那个什么滦县,便像是寻到了救命稻草一般,逮着太子宫的管事,凶巴巴喊话道:“赵管事你给我——你给我牵马去——”

赵管事看着怒气冲冲的丁零,想想平日里天子宠溺的模样,亦是不敢多做抗议,问了句,“不知郡主要去哪里,可需要准备些干粮水袋?”

“栾城。”

“那请郡主稍等,奴才这便去准备。”

这时,尉迟知榕却凑了过来,问道:“你真要去寻邺哥哥呀?”

“去呀,不去怎么能问明白事情。”

尉迟知榕心中略怔,今日她这是要闯祸了,便悄悄离去嘱咐了宫人快快去通知尉迟安邺,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解释不清,惹了麻烦。

然,当丁零骑着枣红色的马儿出了邺城城门时,突然拉住了缰绳,大笑了起来。

一侧尉迟知榕看的糊涂,便问道:“你在笑什么?”

“我在笑自己为何要这般生气呀?”

尉迟知榕看着满脸笑容的丁零,颇为不解,摇了摇头。

是呀,遇到尉迟安邺的事情,她丁零总是极为容易失去理智,就比如那次在洛城尉迟安邺受伤她着急却忘了去查看伤口,就如这次听说尉迟安邺与那禹国公主没有退婚,她便怒火攻心气的简直是要杀人的节奏。

她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冷静与谨慎,在遇到尉迟安邺的时候,统统都跑的没留下半点的渣渣,汗颜呀。

如今,冷静下来,思及往日的种种,她的小仙怎么可能会心里念着旁的女子,她的小仙怎么可能对她失了承诺,她的小仙怎么可能要她委身做小。

如若真是这样,那便真不是她丁零爱的人,便真不是她的小仙了。

想通了所有之后,蹬了一蹬马儿的肚子,却朝着栾城的反方向上路了。

“恋儿,栾城不在那个方向,你走错了。”

“我知道。”

尉迟知榕不解的问道:“那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