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263章 秦皓月之死

我的书架

第263章 秦皓月之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良久,见无名巫师依旧不曾言语,那桑青山以为无名青山不愿意搭救,便再次恳求道:“晚辈青山恳请巫师搭救。”

不想那无名巫师却是另有思虑,又是一阵沉默,这才淡然回道:“既是那桑族长的事情,本巫师自是会解蛊,只是……”说着那眸光却落向了一旁一直不曾言语的尉迟安邺。

“只是什么?还请老巫师指点一二。”

老巫师却话锋一转,看着眼前的尉迟安邺问道:“远道而来的客人,你是否也应该介绍一下自己?”

尉迟安邺躬身,行的却是尉迟国的大礼,道:“晚辈尉迟安邺,失礼之处还请老巫师海涵。”

“尉迟安邺?尉迟国王族?”

尉迟安邺如实道:“是。”

不想无名巫师却再问道:“你与尉迟风扬是何关系?”

尉迟安邺亦是一惊,不想这身居山中老巫师居然认得他的父王尉迟风扬,但细细查看其神情,亦不像是有什么过节,便朗声道:“他是家父。”

无名巫师笑着道:“那你便是尉迟国当朝太子了?”

“是。老巫师可是认识家父?”

无名巫师重哼一声,说道:“不认识。”想想年轻之时远游尉迟国,遇到了当时青春气盛的尉迟风扬,无论他怎么费尽心机,就是赢不了那家伙半枚棋子,便觉得火大。

一旁的那桑青山见两人话语尴尬,便赶忙圆场道:“老巫师,您一生钻研蛊毒,善于制蛊解蛊,如今那孩子有难,危在旦夕,还请老巫师务必救救他啊。”

无名巫师见那桑青山倒是恭敬有礼,心中亦不是真的生气,便挥手道:“那还不赶紧把人带进来。”

听到此话,尉迟安邺迅速回身出了小院,指挥着人赶忙把秦皓月搀扶这进了院中。

无名巫师看了一眼面色苍白如纸的秦皓月道:“报上名来。”

“晚辈秦皓月,是……是……”本要说是名剑山庄秦渊之子,但是想到那夜山庄的一切,便再也无法说出口来。

丁零见秦皓月难以开口,自是知道秦皓月的为难之处,便代替其说道:“皓月是尉迟国名剑山庄的秦渊之子……”

然,丁零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得无名巫师问道:“他是秦渊之子?”

“是。”答话的依旧是丁零,一双眸子看着眼前的无名巫师,恨不得钻进他的脑子去看看对方此时此刻的想法。

“那秦渊人呢?”

“死了。”

一听到丁零说秦渊的人已经死了,无名巫师唉了一声,朝着众人挥挥手道:“那你们走吧!本巫师已经无能无力了。”

丁零以手搀扶着秦皓月,急急问道:“老巫师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就叫你无能为力了?”

“他的蛊是那秦渊以自己的血种下的蛊,如今的秦渊人已经死了,你说叫本巫师该如何解?”

“这……”丁零愕然,她不知道这蛊毒是要种蛊人来解的呀,如若知道是如此,她就算是再怎么恨那秦渊,亦是断然不会杀了他的,可是如今……如今……秦皓月的唯一活下来的希望也没了,叫她怎么能不痛心懊悔。

“你是说皓月也会死是吗?”

“是。”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无名巫师淡然道:“以人养蛊,蛊亦人人亦蛊,人蛊本为一体,蛊去人亡。此蛊本来也没得解,就算是秦渊活着,也只不过是以他的血来作为蛊引,延续秦皓月的生命罢了,终究有一天秦皓月还是要死去的。对于秦皓月来说,这十数年的折磨也算是熬到了尽头,也算是好事一件。”

“好事一件亏你……”丁零于正欲上前与那无名巫师说个明白,不想却被秦皓月拉着了手臂。

“丁零姑娘,老巫师说的没错,对于我来却是是一种解脱。”

“秦皓月……”

“丁零姑娘,这次你便听我的可好?”

“皓月……”

“我知道你想要救我,但是如今已是走到了这步,便依了我吧!”

看着眼中恳求与决绝,丁零努力平复着情绪,点了点头,算是答应。

“那我们就回去吧!”

“好。”丁零依旧低着头,此刻她害怕抬头,害怕看到秦皓月那双凄冷的眼睛,害怕看到秦皓月那五官里的薄凉,她怕她一个不小心便会抓狂,所以,她才会努力的控制不去看秦皓月,不去听他说话,努力当他不存在。

然,事实却与之相反,丁零越是努力,心越是难过。

众人拜别无名巫师,一路心情却格外的沉重,来时众人都是抱了极大的希望,不想只是这么一会的功夫,这路已经走成了绝路。

大帐内,丁零一夜无眠。

黎明时分,秋雨飒爽。

骤然听得一声哀嚎,丁零披了件衣袍,来不起去穿鞋子,便赤着脚丫子直冲秦皓月的帐内。

一袭白衣的秦皓月此刻趴在地上,蜷缩着身体,像只受伤的野兽在哀嚎着,看到丁零投来了恳求的目光。

“丁零……丁零……”秦皓月一声一声的轻唤着丁零名字,然丁零却像是被石化了一般跪坐在地上,双手抱着秦皓月,她自是知道秦皓月眸中的恳求是何意,只得拼命的摇着头。

“我想去寻我的母亲,丁零你帮帮我,帮帮我……”

“如若可以把我葬母亲……母亲的旁边,做儿子的生来……生来没有好好陪过她,死了之后……希望能够陪着她……”

“丁零帮帮我,疼,我疼……帮帮我……”秦皓月挣扎着伸出手,紧紧拽着丁零的袍角哀求着。

“丁零……疼……好疼……”

面对痛苦的扭作一团的秦皓月,丁零颤颤巍巍的伸手取过那冰冷的匕首,唇齿紧紧的咬在一起,血腥渐渐弥漫开来。

这时,尉迟安邺冲进了帐子,一把握住丁零的手,安抚道:“零儿,此事交给我吧!”

丁零抬眸望着满眸疼惜的尉迟安邺,挣扎片刻,却摇了摇头,道:“我答应过……他要……要给他……给他个痛快的。”

“零儿……”

“我知道他怕疼,但是……我也……我也可以很快的。”

“好。”尉迟安邺看着如此艰难苦痛的丁零,慢慢放开了握着丁零的手,起身站到了一旁。

丁零扬手,手起刀落,那锋利冰冷的刀锋终是刺入了秦皓月的心脏,丁零看的那汩汩从秦皓月胸口流出的温热血液,一双眼睛瞪着几乎要裂了开了。

然,秦皓月却软软的躺在丁零怀中笑了,他说:“丁零,遇见你是我一生最幸运的事情,是你让一直生活在了黑暗肮脏里的秦皓月见到了阳光,感受到了被人呵护的温暖。谢谢你丁零。”

秦皓月说罢,便轻轻闭上而来眼睛,只是那唇间的笑容却依旧像朵迎着阳光悄然绽放的花,幻化出了美丽的色彩。

“秦皓月——”

一旁尉迟安邺却再也看不下去了,一把揽丁零入怀,还未开口却听得丁零说道:“安邺,我们带他去寻他的母亲吧!“

“好。”

帐外的秋雨突然雷声大作,冷雨滂沱。

丁零埋首在尉迟安邺怀中嚎啕大哭,嘶声力竭道:“安邺,我们永远也不要分离好不好?”

“我们永远的都不分离,永远都不分离。”

“哪怕是要死,我们也不要分开,好不好?”

“好。”

尉迟安邺轻拍着丁零背,一颗心却疼的就像是被万箭刺穿了一般几欲让他窒息。

朝堂之上,禹国最后一战彻底败北,只得向尉迟国俯首称臣,尉迟安邺御驾亲征转战殷朝,丁零随军常伴左右,就像她对他的承诺:他沙场点兵,金戈铁马,她便为她铸就最快的剑与战甲,养成最健壮的马;他一马当先、冲锋陷阵,她便是他最强韧坚实的后盾,手持快刃,等他助他;

冷兵器时代,丁零创新武器,加之火药的运用,使得尉迟国捷报连连,一改百年来三国鼎立的局面迅速扭转,尉迟国傲世骤然崛起,一步步实现着统一天下的宏愿。

殷朝节节败退,连失十五城后,潇水一战,迫使殷朝璟帝不得不迁都避难躲离战火。

之后的殷都一战,随着殷朝主帅墨子轩被俘,殷朝只得派使臣求和,双方约在洛城进行谈和。

尉迟国皇宫,此时的丁零粉色衣衫,长发随意挽起,在百花园里飞旋,长袍水袖轻扬,美得不可方物。

而石阶上席地而坐,敲着折扇的尉迟安邺眸光里却满是柔情,浅笑着听丁零音声婉转。

“安邺,你觉得我穿粉色好看还是杏色好看?”

“不论你穿什么都是我心中最美的小小仙。”

“油腔滑调——”丁零貌似嗔怒,心却甜了起来,正所谓吾之蜜糖,彼之糖蜜。谁又会去在意说了什么,在意的只有那幸福与欢乐的感觉。

“安邺,我们出去玩好不好?”

“好啊。”尉迟安邺答应的爽快,却让丁零意外起来。

“怎么今日这般痛快?”

“谁让是我家小小仙想要的呢。”

听着尉迟安邺笃定的回话,丁零故作认真的问:“这么说,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会答应的喽!”顿时起了想要打劫尉迟安邺的心,偷偷乐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