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271章 我都会陪着你

我的书架

第271章 我都会陪着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着丁零的一脸惊讶,尉迟安邺却笑得随和,伸过手来,轻褪去她的鞋子与长袜,挽起裤腿,为她转个方向,把她的脚丫子放进了水里。

船儿缓缓走着,温和的水儿溅起,回落在丁零的肌肤,像是无数个湿润的吻。

丁零是最喜欢把脚丫子伸进水里撒欢的,只是向来不愿让她多玩水的人,今日怎么会……

“你——”

“我试过水温,觉得还不错,你呢?”尉迟安邺说着,而后,竟然也脱掉了靴子,挨着丁零把脚伸进了水里。

“安邺你——”

“零儿,无论你在世人眼中时如何的特立独行,如何的不入眼,你在我眼中却是这全天下什么都不能相比的珍宝。这以后呀,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一起去。”

丁零知道这是尉迟安邺对她觉得自己可能会给她摸黑的反驳,心中自是欣慰,“安邺……”

“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叫我小仙,它总让我想起我们第一次见面……”

就在丁零感动的快要跳起的时候,突然船头的船夫发出了一阵怪笑。

而丁零偏偏又觉得这声音是那般的似曾相识,只是一时间她却无法从尉迟安邺的贴心里分出心情来去辨别。

丁零复问道:“我们的初次见面?”

“是啊!”

就在这时,船夫的怪笑竟然突然变得暴虐起来,丁零抬首望去,过分的是那人眼下竟然双手已经放开了双桨,捂着胸膛大笑起来。

丁零责怪道:“你这船夫不好好划船笑什么?”正待发怒,却见那船夫一下子扯掉了头上的破草帽,露出了一张熟悉的脸来。

“哈哈哈哈……”

“追影?居然是你?”

追影特自豪道:“当然是我,要不然主上怎么会允许你上船。”

“原来是这样啊。”

“要不然你以为会是怎么样?”

“哼,知道了,知道了。”

“呵呵呵呵……”坠井却满脑袋还是在想着自家主子与丁零初次见面的事情,兀自大笑着。

“哦,对了,追影你刚才为什么笑得那么夸张啊?”

“我我……我笑了吗?没有啊!”疾风尴尬的笑着,眼角却瞟向了一旁被冷落了的自家主子。

“你当然笑了。”

“是……是吗?那是因为……因为我的脚心突然痒得厉害……痒得厉害……”

丁零却立马点破追影的谎话道:“追影你撒谎,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你就说你说不说吧!”

追影赶忙推脱道:“真没有,没有,哪里有什么猫腻嘛,你们见面我哪里能知道,要知道也是你们知道我怎么知道啊?”

丁零却拽着追影不放,威胁道:“你说还是不说,如果你不说我现在立马就一脚踹你下河吃泥巴去!”

不想,追影却死皮赖脸道:“踹就踹吧,如若我说了,主上肯定也会把我踹下去的,相比起来,我倒宁愿被你踹,疼一会可比十天半个月好半个天呢。”

“那你就给我下去吧!”

只是,丁零伸腿还未用力,那追影家伙便顺势钻入了水里。

还不忘高喊道:“哦,我下去了,好疼!”

而丁零也只能气鼓鼓的扭头来质问尉迟安邺,“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我怎么感觉你是想连我也一起踹进水里呢?”

“那就下去呗,顺便带我也一同去玩玩好了。”

这女人竟然用自己也跳河来威胁尉迟安邺,不过他的确是接受不起的,很快便妥协了下来。

“非得要听吗?”

丁零笃定道:“是,非听不可。”

尉迟安邺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道:“丢脸就丢脸吧,我说。”

“说吧,我洗耳恭听。”

尉迟安邺便把那日在河边初遇,见丁零落水,误以为她是要轻生,自己火急火燎的跳河急救,不想却是打搅了她的游泳兴趣,整个乌龙事情款款而说,引得丁零阵阵娇笑。

却没有告诉丁零当时的立场是敌对势力,没有告诉丁零那时他已对她生了爱意。

“说完了。”

丁零意犹未尽道:“完了?这就完了?”

“完了。”

“如果我真是轻生,如果真死了呢?”

“啊?”对于这个问题,尉迟安邺确实从来没有去想过。

丁零却满眸子的柔情,说道:“如果真是那样,我是不是就会错过你了呢?”

“零儿……”

“如果真没能遇到你,那一定便是我丁零这一生最坏最糟糕最不幸的事情了。”

对于丁零突然的认真模样,尉迟安邺失措道:“零儿你……”

“如若相识不能相知相爱相守,如若爱情里受伤的会是最先爱上对方的那个人,此生,我宁愿孤独终身亦不愿自己曾在你生命里出现过。”丁零自是知道自己对于尉迟安邺的重要,这才会说出这般坚决的话语来。

“零儿……”

“所以我会好好的,很努力的保证自己能够好好的留在你身边,陪着你直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烂。”

“好。”

不知何时落汤鸡般的追影已经重新站立在了船头,轻摇的木浆,目光却回落在了船尾相互拥抱的两人身上。

主上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吧!送心爱女子离开去殷都后日日夜夜的翘首期盼,茶饭不香,辗转难测;

得知坠崖后,不顾安危的拼力追寻,痛心疾首,墨发骤白;再次相遇后的欣喜若狂,紧张失措,言语错乱。

情不从何而起,只是早已注定了一往情深。爱不知有多深广,却已是刻入骨髓融入血液。

追影知道这次自家主子为何要来落日城,只是他也明白,主上想要给所爱之人的幸福,是所爱之人想要的幸福,而不是单方造就的幸福。

只是,如果那是别人能给的幸福,那么他呢?谁来给他幸福呢?

追影心里想着,却无能为力,只能祈祷他的傻主上会得到幸福。

丁零指着西方渐渐下落的一轮红日,说道:“小仙你看那里——”

“哪里——”

日已西斜,快乐却在继续着。

接下来的几日倒也舒适而快乐,迎着温和的阳光出门,领着清风月色归来,倒也惬意。

应着墨子瑞的邀请,丁零和尉迟安邺来到了船上,来品尝巨好吃的食物和欣赏落日城最美的风景。

一上船丁零便大叫着墨子瑞的名字,四处寻找着他的身影。

却见一张俊脸探出了纱帘,丁零一眼便认得出洋溢着的笑容的脸的主人。

墨子瑞看着丁零身后的尉迟国太子尉迟安邺,颔首,算是见面礼节,尉迟安邺也回以浅笑。

“公子请——”墨子瑞伸手做出请的动作,邀请尉迟安邺先上船大步进入,丁零随后,一脸的好奇。

丁零道:“原来你在这里呀!很早嘛!”

“是啊,等你的大驾敢不早吗?”

“切——”丁零对于这种热情满眸子的不屑,却得到是墨子瑞的大度笑声。

“请进吧!里面可都是你喜欢之物。”

“喜欢之物?瞧你说的好像你我认识好久了的样子!”丁零倒真是好奇,这第二回见面的人,怎么敢如此自信的说是知道自己喜欢的东西。

“这——”面对丁零的质问,墨子瑞一时间语顿。

“这什么这,没话说了吧!”

是啊,要怎么说呢,说已经认识好久了吗?可是她却好似陌生人般的生冷;说认识几天吧,这不就成了不攻自破的谎言了吗?

此时的墨子瑞确实是无话可说了。

“先来看看吧,或许是你喜欢的呢?”墨子瑞说着便领着二人进了船舱。

里面满桌子的点心小吃都是极为精致的,且都是从墨子非口里听来的,墨子非说过丁零在贤王府的那段时日这些都是她最喜欢吃的。

只是现在的丁零是否还喜欢,墨子瑞的心里却是不能肯定的。

丁零可以把曾爱过的人当做是敌人般的刺杀,一而再一而三的进行言语挖苦攻击,甩脸子,给对方的伤口上撒盐巴,一反那时的痴恋模样,亦是有可能会变了喜好的,不是吗?

墨子瑞是不敢相信的,但是面对已发生的事情,却又不得不去相信,但是即使相信了,他却又禁不住去抱有一丝希望。

即使曾经伤害过,他依旧不能去相信眼前的丁零所做之事是真心的,他仍旧不由自主的会去想,或许丁零也是有苦衷的吧!

不想,丁零看到眼前满桌子的小点心小零嘴时,一双眼睛瞪得巨大,特开心道:“哇——这么多?”

墨子瑞心中自是一喜,道:“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这是椰蓉糯米小点心、抹茶绿豆凉糕、杏仁松糕、桃花酥、花生芝麻酥、山楂夹心炉果、草莓夹心糯米点心……”

对于各式各样的精致小点心,丁零看着的眼花缭乱,听得倒也开始颠三倒四起来,随手拿起一块桃花酥放在嘴里,轻咬一口,不想整个香气弥漫了整个口腔,直醉人心哪!

一个下肚,心底那种似有似无的熟悉感却悄无声言的浓烈起来。

“这个我喜欢,酥脆香甜都占齐全了。”丁零嘴里咬着,手里还不忘再拿着一个,吃的那叫个满意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