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273章 尉迟安邺的苦心

我的书架

第273章 尉迟安邺的苦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良久,听得自家主子一声叹息,追影这才敢抬头看去,只见尉迟安邺昂首望着天际的一轮圆月,精致的五官布满了愁绪。

“我不知道自己给予的是不是零儿想要的?我不知道零儿的幸福是何种模样?我不知道零儿的幸福里是不是有我?我不知道如若这样瞒着零儿,零儿是不是会幸福,所以……”

听着尉迟安邺的重重疑惑与不安,追影再次斗胆道:“主上你的自信呢?为什么你不能像往昔一样做自己呢?”

“每当午夜梦回,零儿呓语里总是会出现那个人身影,或悲或喜,或痛恨或恐慌,每次的惊醒都是与他息息相关的。”

“主上……”

追影听着自家主子的这话,是真心着急呀,难道他就不怕因此会失去深爱之人吗?

正欲劝说,却听得尉迟安邺说道:“我知道这样做可能会失去零儿,永远的失去零儿,但是看到她每每惊觉泪眼朦胧的模样,怎么能叫我不在乎不在意。

我放纵她心底里存放着他人,但是我不能容忍任何让她不快乐的分毫事情。

所以我必须要为她解开心结,帮她释放潜意识里的爱恨,还给她一个充实完全的自己,我想这样她才会真心的快乐吧!

即使明知道这样会让自己失去她,我也在所不惜。只要她能幸福,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都无所谓。”

尉迟安邺的话说了很多很长,追影这才知道原来这些他的主子都是明白的,顿时又是懊悔,更是心疼道:“主上……主上刚才属下误解您了,对不起——只是您……”

“追影有些事情还需你保密,万万不可告知零儿,明白吗?”

“属下明白!”

尉迟安邺叮嘱道:“回去告诉疾风明日去了不要多嘴,就当那日他什么都没看到,随着零儿的心情就好!该说的时候,我会告诉他的。”

“是。”

“明日你也陪着去吧!定要护的零儿周全。”

“那主上你……”追影望着一身黯然的自家主子,欲言又止。

“我亦会随时关注着你们的一举一动,去休息吧!”

“是,属下告辞!”

大概是湖水也睡着了吧,静谧的如若一面明镜,在朦胧的月色里亮若美玉,只是这窗里的人儿却再也无心入睡。

翌日,午后,尉迟安邺刚刚送丁零上了马车渐渐远离,回头却看到一男子,那人便是玉礼,被丁零赞许说是“谦谦有礼,温润如玉”的玉礼。

玉礼见尉迟安邺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亦是上前行礼道:“玉礼见过太子殿下。”

尉迟安邺亦是以礼相待,问道:“进来吧!”

大厅之上,侍女已经奉上了茶水,尉迟安邺喝一口茶,这才问道:“玉礼有什么事情便直接说吧!”

这玉礼呀,虽不是合格的政治权术家,但是却是个名副其实的才子,年少成名,就冲着这份才名,尉迟安邺亦是对其有着几分好感的。

“既然太子殿下如此说,那玉礼便直说了,玉礼有几句话想问问恋儿郡主,不知郡主可方便见一见玉礼?”

尉迟安邺听后依旧泰然淡定,那感觉分明就是他对于玉礼的到来以及玉礼的提问是一早便知晓了的。

是啊,从那日宴会见到突然而来的玉礼起,尉迟安邺已经做好了被玉礼怀疑乃至是质问的准备了。又怎么会惊讶?

“她不在,如若你想问什么问我便可。”

玉礼见尉迟安邺风轻云淡的模样,犹豫道:“这……”踟蹰片刻,起身行礼道:“玉礼觉得还是改日等郡主在了,我再来叨扰吧!”

玉礼说罢,便后退几步正准备离去,不想却听得尉迟安邺说道:“玉礼,你是在怀疑恋儿郡主就是你那这些年都毫无音讯的妹妹玉瑶吧?”

玉礼听及尉迟安邺的话,刚刚迈出的步子顿时凝滞在了原地,努力了好久,这才平复了心中的情绪,回身问道:“是。”

“玉礼,你妹妹的性情你自是最清楚不的,你再好好看看恋儿郡主,你觉得他们是一个人吗?”

面对尉迟安邺的提出的问题,其实在初见丁零的那一刻起,他已经统统都想过的,甚至是有一次瞧瞧跟在了尉迟安邺与丁零的身后,细细的观察过,丁零的性情自是与玉瑶是相差甚远的。

思及至此,玉礼摇了摇了,道:“不像,只是……“

“初见到你妹妹的画像时,我也曾像你这般怀疑过,但是我知道她并非是玉瑶,虽然对此我也不能给出你任何证据来证明,只是想告诉你,零儿便是零儿,绝非你的妹妹,这点你玉礼大可放心相信。”

玉礼抬眸看着一脸笃定的尉迟安邺,心中自是知晓其中的缘由,亦是知道他的妹妹亦也绝不可能是恋儿郡主,整个人顿时变得黯然与悲伤。

那是他唯一的妹妹,寻了几年的妹妹,居然就这样像是一点水滴般从人间蒸发了,没有了任何踪迹可寻,干净的就若从来都没来过一般。

许久,玉礼这才抬起头来,一扫之前的神色,凄楚道:“玉礼知道了。”说罢,便行礼落寞离去。

然,今日没有了丁零黏糊在身边的尉迟安邺还真是不是一般的忙碌啊,玉礼这才出门没半盏茶的功夫,下属却来报,说是尉迟国三皇子轩王墨子轩来访,此刻正大门外等着通报。

尉迟安邺抬眸,思索片刻,这才摆手示意下属将其带进来,只是对于墨子轩的来访是何意,他委实有些不清楚。

大厅之内,尉迟安邺静静喝茶,而墨子轩却更是泰然处之,结果仆人递过的茶盏,倒是细细看起了茶色。

良久,这才道:“太子殿下的茶清香纯正,唇齿留香,确实是少有的好茶。”

尉迟安邺抬眸看了一眼墨子轩,淡然说道:“轩王不愧是懂茶之人,这茶是我尉迟国皇家贡茶,茶树难养,工序繁复,一年产量极少。”

“原来是这样。”

尉迟安邺点点头,便不再说话,其实对于墨子轩的印象,放眼整个殷朝还是一个很显眼的存在,为人沉稳随和,却城府极深,在殷朝璟帝的十一个皇子中亦是出类拔萃之人。

再加上之前丁零在殷朝也算是受其照顾有加,故,尉迟安邺对其还是另眼相待的。

“那轩王便慢慢品!”

墨子轩见尉迟安邺亦是不着急,便试探性的问道:“不知恋儿郡主可在?”

尉迟安邺思索着,这一个玉礼来问丁零在不在是要见人确定丁零是不是自己的妹妹玉瑶,而这墨子轩又是为何?

而墨子轩自是知道玉礼刚刚离开,也知道丁零午后便去了墨子瑞那里,他呢,之所以这样问,自是与玉礼不同。

玉礼是希望能见到丁零,而墨子非却与其相反,他并不想丁零在,至少他与尉迟安邺谈话的时候,不希望丁零在场或是听到。

“郡主去了瑞王那里,还没回来,不知轩王是有何事?”

墨子轩态度诚恳道:“子轩有一事相求,还望太子殿下能够帮忙。”

尉迟安邺对于墨子轩的话,心中亦是惊诧,问道:“你先说来听听吧!”对于未知的事情,尉迟安邺自是不会随意做出应允的,即使他已经隐隐感觉到此事定然与丁零有些关系。

墨子轩这才说起了他与玉瑶的爱情与艰难,从初识到相许,从求娶被拒到无奈劫持送亲队伍,从想着要丁零代嫁到如今的无望,字字句句深情,不想受尽了是非曲折却依旧不能相守有个圆满结局。

尉迟安邺没有想到墨子轩会如此一件一件的说出所有的事情原委来,心中亦是震惊,他自是知道殷朝郊外的小院内住着一女子,只是不曾想到那女子竟然是禹国寻了几年的公主玉瑶。

对于墨子轩的执着与玉瑶的勇气,心中佩服,亦是猜到了墨子轩的此次的来意,便问道:“你是想让我出面成全你与玉瑶的婚事?”

墨子轩点点头,对于尉迟安邺的直白的话,倒是有几分惊讶。

“一来,现如今禹国已臣服于尉迟国,殿下您要是说话,胤王玉胤定然是不会有所意义的;二来,零儿自此也能摆脱玉礼的质疑,算是有了属于自己的身份。还请殿下成全。”说完,墨子轩躬身行礼,恳求尉迟安邺应允。

虽说,面对玉礼的质疑他作为太子尉迟安邺亦是能强行压制下去,但是终究不是一个好办法,如今听得墨子轩的想法,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思及至此,便点头答应道:“好。”

墨子轩尉迟安邺答应,心中亦是高兴,再次致谢。不想,尉迟安邺却说:“你该感谢的人是零儿。”

尉迟安邺与墨子轩之间的话,看起来有些像是交易的意味,墨子轩本也可以拿着丁零之事进行强势胁迫,不想他不仅没有如此做,反而是坦然相求。

却不知亦是因着这份坦诚尉迟安邺这才会答应下来。如若是换成第一种,那将会是完完全全的另一种结局了。

两人喝茶,闲聊几句,墨子轩便起身告辞准备离去,自始至终却不曾问过一句对于此事尉迟安邺会如何处理,是什么想法。

对于墨子轩来说,他今日来之前,对尉迟安邺的是做过很多的功课的,亦是知晓此人的行事风格以及性情,亦是因着这种谨慎周全,才有了如今的事半功倍的效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