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零尉迟安邺 > 第275章 痴傻了的墨子然

我的书架

第275章 痴傻了的墨子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丁零致谢道:“谢谢你的夸奖喽!那现在我可以出去了吧!”

“奴婢恭送郡主!”

“再见!”丁零欢快的出门,却没有意识到背后那双眼睛里的欣喜与激动。

厢房中,墨子瑞笃定道:“五哥,她肯定是丁零,她或许是因为某种原因才会忘记我们的,之前刘大夫不是也说过存在阶段性的失忆的病症吗?再者如若不是她,那她肩膀上的疤痕又作何解释?世间真会有那么多凑巧吗?”

而墨子非却颓然道:“是又能怎么样?既然零儿选择了忘记,我又何必非要再次揭开那伤疤,为她添加痛楚再次伤害她呢,难道一次伤害还不够吗?”

“可是……对了,就是昨晚上丁零说的话,你听到的只是一半,她说的并非是她自己,而是那天你伤了的护卫,所以五哥你不可以放弃。”

“七弟,你还记得零儿说过的那句话吗?她说她不曾后悔爱过,只是宁愿不相识。”

“五哥——”

对于墨子瑞的劝解,墨子非依旧固执己见,决绝道:“今天零儿既然已经来了,那就见吧!道歉也好认错也吧,我都愿意,只要是她想要的,哪怕是还我一剑也无妨。”

“五哥,你清醒一点好不好?你想想零儿对的你好……”

听到此话,墨子非骤然低吼道:“就因为零儿对我的好,我才更不能再次的伤害她,你明白吗?”

墨子瑞反问道:“那五哥你怎么办?难道你要继续这样折磨自己吗?”

“那是我欠零儿的,只要零儿能幸福,于我便是最好的结局。”

“五哥——”

“七弟,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这次算是我求你了,以后就不要再插手我和零儿之间的事情,好吗?”

“哥——”

“零儿该要过来了,你还是赶紧去招待吧!”也不待墨子瑞再说什么,墨子非的人已经离去。

聋子听见哑巴说瞎子看见了爱情,爱情啊,你到底是什么,竟要人如此的受尽折磨。

你既是所有的可能,亦是无穷无尽的不可能;既是千年磐石般的强硬,却又如美梦般的易碎。

丁零出门,抬眼却看到了一身翡翠色衣衫男子,背对着她,半蹲在地上,垂首好像在看着什么。

丁零悄声走了过去,却发现居然是刚才的天空蓝衣袍的衣男子。

发迹的水还未干透,长发随意的垂着,发梢偶尔会有小水滴低落,掉在脚下的草儿叶上,晶莹流动。

咫尺之处的水里,各色的鱼儿随意穿梭,映衬着他的一身翠绿,宛若一幅美丽花卷。

一旁有侍女手里拿着方巾,却踟蹰着要不要递过去,看见丁零的时候,眸中闪过些惊慌,低首,十指紧拽着方巾,不言不语。

丁零摆了摆手,示意侍女把方巾给自个,侍女犹豫了片刻,递了过去,后退几步,依旧低着头,没有说话。

丁零抬手极其自然的覆上男子的长发,轻轻擦拭着,而那翡翠色衣袍男子抬首,那纯净的眸子里竟然填满了笑意。

不知为何,那一刻丁零的心瞬时变得轻松了许多。

不知何时墨子瑞已经站到了两人面前问道:“你真想知道他是谁吗?”

丁零坚决道:“嗯。”

墨子瑞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的翠绿色衣袍的男子,说道:“他是我殷朝第九皇子墨子然,也是我的九弟。”

“那他为何会这样?”

“三年前受了重伤,又因为一女子的离世,过于痛心,醒来后心智大变,至此他的世界里只剩下了那女子,旁人再也不能入眼进心。”

丁零的手依旧停留在墨子然的发间,自我安慰道:“或许这也是种解脱吧,总好的过在醉生梦死依旧痛不欲生的人吧!”

“亦或许老天是公平的,至少对他是公平的,竟然让他遇见了让自己愿意安静的人。”

“哦。”

对于墨子瑞的话,丁零听得半懂不懂的,还想问,却见墨子瑞已经转身正待离去。

“我带你去见我五哥吧!”

“好吧!”

可是谁也没想到,到最后墨子然还真的是得到了命运之神最好的眷顾。

不知何时丁零的手已经被他牵住,他的人已经与她步步相随。

或许好人终有好报,或许真是心有灵犀,总之竟是岁月静好的模样。

来到大厅,墨子非已经在主位上坐定,像是等待客人来的模样,身上带着些宿醉的酒气与颓废,只是笑容却不似往日,竟然带了些许轻快与淡定。

只是在丁零的身形闪入厅堂的那一刻,他的从容里却再次布满了忧伤。

墨子非起身相迎道:“郡主来了,请坐!”

丁零没有说话,视线回落在他眸子,略微的停滞后,恢复了惯有的神态,点点头,算是恢复。

“请坐,来人上茶!”墨子非做出了请的动作,看着丁零的他,神色里带着点点尴尬。

或许他这一刻的神情,旁人是无法理解的,甚至是无法相信的,昔日堂堂的战神,竟会有这般模样的时候

只是今日的他,确实是小心翼翼的说着做着,故作洒脱,故作不在乎,精心的极为谨慎的伪装着心中的爱与自责。

既然爱了,他就得做到成全,难道不是吗?

茶盏在手,茶香徐徐,丁零的心却满心的不在乎与不知味。

在琢磨着怎么给疾风出口气,在思量着身侧的恬静的一如暖玉的墨子然受伤前的模样,却唯独漏掉了墨子非眼神里的悲与痛,不舍与执意。

一室寂静,突地有脚步声想起,看到门前出现的人时,丁零这才收住了飞逸的心。回眸,视线落回了墨子非身上,缓缓的开了口。

“贤王既是诚邀我们至此,那么我想贤王是有心致歉的,对吧!”

丁零的话语咄咄逼人,似乎要殷朝贤王向自己的一护卫道歉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墨子非没说话,眸光却是温柔的,像是一棉花糖,似乎能把人宠溺进去。眼前的人的的确确是他的零儿,依旧那般的口齿伶俐。

疾风道:“公主,属下……”

“疾风,你觉得堂堂大殷朝贤王会是个无理耍赖之徒吗?”丁零毅然打断了疾风的话,看似平静的夸赞人的话语里却句句逼迫这墨子非必须道歉,否则便是坐实了无理耍赖之名。

疾风看了一眼墨子非,摇头道:“不是。”

“既是这样,你再多言岂不是有损贤王的美誉。”

“是属下愚钝了。”

这场面是个人都能看的出,此情此景,丁零明着是在戴高帽子给墨子非,暗着却是在挖苦讽刺。

墨子非终是唇角上扬,启齿开了口,“那日是本王莽撞了,认错了人,害的疾风护卫受伤,本王今日在此以茶代酒,敬疾风护卫一杯,还请疾风护卫谅解!”

只见墨子非笑意温润,双手执杯,站在疾风面前,风度翩然。

这一举动倒是让一旁的疾风有些呆愣了,望着堂堂的殷朝王爷,一时竟有些不知所以然的感觉。

丁零失忆了不记得与墨子非的相处,亦是不了解墨子非的行事风格,但是他疾风可是如雷贯耳的,怎么不意外。

“疾风。”丁零出言提醒了一下疾风,疾风回神,接受了墨子非的致歉,只是心中却有些不可思议。

说实话,这次丁零是准备好唇枪舌剑和墨子非大战几百回合的,不想竟然这般容易的对方便缴械投降了,意外之余对墨子非的厌恶也削弱了不少。

墨子非道:“作为歉意方,不知可有幸邀请各位来客共进晚宴否?”

如若注定是要失去,那自己可否能为自己再次挽留爱人多留片刻否?

哪怕能再多看到她的一丝笑意,那也将会是余生唯一的念想吧!

墨子非看着丁零,笑意一若清风徐徐而过,而那掩映在眸底的忧伤与深爱却是那般被藏匿的隐蔽。

他在期待着,期待着丁零的回音,说一句好,可以啊,只是越发是等待,时间便越发的流逝的漫长起来。

墨子瑞见丁零没有什么反应,立马助攻道:“这里的厨子可是在这方圆几百里最有名,而且是最独特呢。”

一听吃,丁零这只吃货便再也把持不住了,好奇问道:“独特在哪里?”

墨子瑞卖关子道:“那得你自己亲自品尝一番才能下的结论,别人可说不好,所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嘛!”

丁零瞧了瞧窗外的天色,点头应允了。

“好嘞,我现在便去嘱咐厨子把他最拿手的菜肴统统都备好。”

“谢了!”

“郡主这是太客气了吧!再说要谢你也得谢对人不是?以我之力那可能请得动这犟驴子样的厨子。”说罢,墨子瑞笑着离去。

丁零回头,看向墨子非道:“看来今日我是要沾贤王的光喽!”

墨子非答道:“客气了。”眉宇间的喜色却是那般的明显。

“追影,你先陪着疾风回去吧!”

“好。”

追影应允的快,回身来扶疾风,却被疾风拒绝了,“好什么好!”

疾风狠狠瞪了一眼追影,回神对说道:“属下伤已无大碍,请郡主勿为我操心。”

丁零故意一字一顿道:“没事?”
sitemap